标签: 冯君蓝

Day 8 “卑微的隐喻”观展| 相遇偶然

白露逼退残暑,草木日渐式微,墙角已难寻促织踪影,我决意扮作小儿,出门觅雅趣。一路向东向北,近苏州河西,浓郁的上海市井气息扑面而来。交错纵横的小马路隐藏在地图指引软件下,一步步将你带向那尿布内衣横陈的私家天井。狭窄的马路边没有惯常所见的梧桐,两层的木板红漆街面房牢牢地把守着属于它的市面,无论是绿植、人行道统统让位于它。蹲在门口杀鸡的,端个面盆洗头的,推着高景观婴儿车散步的,挑着路边的空心菜嘎三胡的,相安无事地在助动车、汽车的穿梭中不紧不慢地过着日子。在不知哪一日离开这片老城厢之前,他们乐见人们穿过他们的胸罩内裤婴儿盖被,走向一墙之隔的高档小区。那里曾有他们的老邻舍、老顾客和发小,但如今他们再也搬不回这片承载记忆的土地。沿着河畔百十来步就是上海最早的艺术创意园区。原来的粗纺厂早已面目斑驳,背着相机的文青们出没在一个个幽黑的门洞里,原本纺织女工彼此间的揶揄粗口换成了一个个文艺新名词,浮世清欢、记忆层次……我迷失在城市混杂的矫情里,直到出了园区,被指向旁边的小楼。

现代工业化的小楼外墙被巨幅的黑底海报装饰着,光影中两只手轻柔地交互着,“卑微的隐喻——冯君蓝摄影个展”几个字被端正地书写在上面。这就是我此行的雅趣所在。甫一进门,高约一米开外的两只手就出现在眼前。肤色相异的手,纤毫毕现的纹路,被一张带着刻纹的旧木桌承托着。他们交相诉说着爱情、依托、相与,似乎在那世界的大同和种族的合一里宣告着和解,却又在隐没的黑调背景中带着彼此间不相称的秘密。肤色黝黑的手又出现在另一幅作品中。他单独地托着云絮状的物品,似乎窑匠的造作,起落间竟在混沌中露出微明来。我似乎明白那双手后的隐喻,正因为我们从不曾见他,只是风闻有他,如今不过在受造物的智慧中被再现,就惊得我痴于他的慈怜和降卑。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