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会员

CHBC印象记(6):成员大会

成员大会应该怎么开?会不会有伶牙俐齿非常challenging的人在成员大会中把长老们问的下不了台?如果有事情需要表决,是无记名投票还是记名投票?将违反纪律的会员除名时遭遇歇斯底里的情感反应怎么办?——带着这些对会众制教会的好奇,我们所有的weekenders一起参加了晚上8点钟的成员大会。

一如周四晚上的长老会议,教会对会议的日程做了精心的安排。下午5点在晚间崇拜之前,所有长老都在地下室开会并对成员大会的议程做最后讨论。由于本次大会需要将一名会员除名,以及将一名会员从Private Carelist移到Public Care List,所以请跟进长老做了最后的说明,并将准备写给被除名会员的信也读了一遍,对措辞进行了调整使其更加温和。

每一位成员在进入会场时都领取了大会日程,大概有七八张纸,正反两面打印。日程不但告诉会员今天会讨论什么事情,而且将新加入的会员的大头照(大概有三十几张)都印在上面,以帮助会员了解今天要批准谁加入教会。另外有大约三页的执事报告,包括财务、慈善、老年会友关怀等。

阅读详细 »

CHBC印象记(2):会员制与教会纪律

教会的会员制究竟是什么?过去的传统中国教会对会员制有诸多误解。由于在传福音的时候有时被福音朋友误以为是在拉会员,所以有不少基督徒对“会员”这个称呼深恶痛绝,认为缺乏圣经依据;又因为天生的对有建制组织的厌恶,“会员”这个词一度在传统家庭教会中成为西方自由派神学的代表。是啊,神呼召我们成为神家里的人,为什么要有会员制度呢?我认识一些基督徒因为教会实行会员制度而愤然离开,也认识一些基督徒因为会员制度变质为教会对“自己人”的定义、或者教会某些福利的分派边界而愤愤不平。的确,会员制度带来一些误解和偏差,但是不能因此否认会员制度的必要性。我们不能因为容易被福音朋友误解而放弃圣经的教导,比如圣经教导一位忌邪的神,这很不讨人喜欢,但我们能因此停止宣讲吗?会员制度究竟是什么?是投票权?还是教会福利的边界?还是信与不信的分野?

第二天的内容主要集中在这方面,在长老会议中我们已经见识到了长老如何确定会员名单,包括新增和删除。第二天我们上午参与了教会纪律的讲座并参加了傍晚的会员课程。我把会员制度和教会纪律放在一起,因为从CHBC的操作来说这两者有圣经和神学的关联性,在此基础上才能进一步探讨会众制和长老治会。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