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代祷

2013-01近况分享

其实一月份回国有一个重要的服事就是为一个机构做释经讲道学这门课的助教,教授就是我在三一的讲道学老师,也是三一教牧学系的系主任。我从这门课中受益匪浅,由于这门课要求学生现场讲道并由其他同学和助教给予反馈,所以老师不得不请一些懂中文的神学生做助教。我的工作主要就是解答同学的问题、组织讲道练习,并且给予总结性的讲道反馈。虽然以前我也参加过这个培训,但是这次我是以助教的身份参加,而且我知道参加的学员都是很有经验的传道人,甚至是神学院教师。我原来最担忧的就是两件事:(1) 谁都不愿意发言——因为我们不习惯当面指出人家的缺点,更何况是讲道的缺点;(2)有人受不了对他讲道的批评,毕竟有不少学员服事的工场无论从规模上还是从资历上都比我高。但是培训结束后,我发现我的两个顾虑都不存在,大家对这门课都很有热情,积极发言肯定或帮助其他同学,也没有人因为被批评而跳起来。我为神的仆人们如此谦卑而感谢神,也为这个教育机构在同学们中间能建立如此深厚的信任关系而感恩。

回到学校,就赶紧开始新的学期了。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了六门课十五个学分,包括《圣经希伯来文II》、《宣教人类学》、《教牧实践》、《护教学》、《系统神学II》和《美国教会史》。这些都是很有意思的课(坦率地说,除了希伯来文都是很有意思的课,还请大家为我的希伯来文祷告,上学期只得了B+)。

阅读详细 »

2012-12近况分享

亲爱的同工、支持伙伴,

主内平安!

2012年秋季学期已经过去,考试的结果要到1月11日才会出来。我之前最担心的希伯来文考试也不算太难,感谢神的恩典。我希望这学期的成绩能够帮助我的GPA恢复到3.5以上,因为暑假密集课程时我在《希腊文解经I》得了一个C+,把GPA往下拉了整整0.2,让我很担心奖学金不保。

12月14日考完后,我第二天就回到了上海。从11月中旬到12月中旬,我与家庭分开(因为妻子孩子先回到了上海)了整整一个月。虽说靠着今天的科技,用Facetime之类的工具很容易保持视频联络,靠着弟兄姊妹的爱心,顿顿饭都有着落,可是这种分离仍然让人难耐。妻子说,“原本以为回到上海是回家,可是回到上海才知道,我们在一起才是家。”儿子更是在美国的时候嚷嚷着要回上海,可是到了上海才一个礼拜就问我什么回去,再过一个礼拜就问怎么还不回美国——因为在他小小的世界里,他的小伙伴们都在美国。

阅读详细 »

2012-11近况分享

感谢神,第三个学期(2012年秋季学期)也接近尾声。吸取了上一个学年的教训(我常常在截止日期的最后一天才完成论文,导致没有时间拿去请写作中心帮我做语法检查,结果论文都得不了A),这次我提前两周完成了所有论文,还剩一篇在等待写作中心老师批阅。剩下的就是三门考试了:希伯来文、伦理学、符类福音。

十一月份也发生了很多事,虽然是美国感恩的季节,但是我们身边却发生了很多让我们很难感恩的事,特别是亲人朋友的去世:在我所在的教会有好几位弟兄姊妹的亲人,包括我们的家人,都在十一月去世。为此我的妻子和孩子都改签了机票在11月中旬赶回了上海参加追悼会,并将留在上海等我12月中旬考完回去后在明年春季学期开学时再返回美国。死亡在过去是离我很远的一个话题,我似乎都没有认真面对过亲人过世的问题。感谢神,她早已接受耶稣,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其他父母亲属都没有信主,在生死和末后审判的话题面前,死亡突然变得很沉重,因为死的毒钩对那些未蒙救赎的依然有着威胁。也请为我祷告,让我回国的时候能有效的向父母亲友,还有这边弟兄姊妹委托我去拜访的他们的父母分享福音。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