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书评

25年前对岸的野火

1985年龙应台的《野火集》在台湾出版,三年后大陆的时事出版社旋即出版同样内容的《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定价人民币一元六角;同年湖南文艺出版社以《野火集》出版,定价人民币三元二角;8年后上海文艺出版社以“龙应台自选集”为副标题出版《野火集》,定价却涨到了十二元九角……

2005年时报文化出版《野火集》20周年纪念版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出版的。1985年以来的台湾经历了太多太多的故事,以至于20年后的无论是作者、出版者还是旁观者都不胜唏嘘,似乎20年前的《野火集》成了社会的先知,字字珠玑。不是吗?1986年民进党成立、1987年宣布解严、1989年开放党禁、1990年三月学运导致修宪、1994年台北市首次由反对党执政、1996年全国公民直选……今日台湾的民主政治,不单单是蒋经国李登辉的开明,也是自雷震、胡适以来一代代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青年学子和龙应台这样的社会良心震聋发聩的呼喊而来。虽说国、共两党都是苏俄指导下建立起来的列宁主义和民族主义政党,但是在执政方针和建国宗旨上存在着根本分歧,也就导致了今天两岸的两种局面。

阅读详细 »

不仁的何止是天地?

终于看完了这本正体中文,竖排本的书。我以前最怕的就是竖排本的书。记得中国神学研究院的《圣经·串珠本》没有出版横排本的时候,我何等的痛苦,即喜欢看,又常常在结束一列汉字的时候挑错了列。所以97年内地一出版横排本,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购买了一本。所以看这本书着实让我痛苦。

如果叫我评价龙应台的这本新书,我赞同网路上另一位仁兄的观点:一流的构思,二流的素材,三流的叙事。

说他是一流的构思,因为在中共建政六十年之际,有人会去想到六十年前的中国人到底经历了什么,并去围绕这个题材写书,即使在台湾和海外的华人世界都是极少的。对于败退的国府来说,往事不堪回首;对于得胜的中共方面来说,自然是“成王败寇”的传统视点,让胜利者来书写历史。我对1949的印象,完全来自凤凰卫视的《一九四九大迁徙》这部纪录片,但是此书不但写了大迁徙的愁苦,更向前延伸到台湾人的悲情和三年内战的摧残。

二流的素材,是因为他采访的当事人随是亲历者,但在大历史中不过是小人物。引用的材料和文献都不足以让读者看到历史的全貌。如果作者能对中共方面的文献,如《龚楚将军回忆录》、《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历史的先声》等做一些研究和引用,我想效果会更好。因为就被采访者和作者记录的视角来看,大多是失败者的哀叹,而没有胜利者的思索。

阅读详细 »

来自外部的批评

拜读了最近在基督徒网络论坛中一石激起千层浪的“亲历汶川大地震中的中国基督徒”一文,我想作者能写下那么长的文字,一定也是胸闷已久,不发不行了。观看跟贴也好,博文也好,虽有基督徒们的奋起反击,但是倒也不乏一些很好的反思性文章。比如基甸兄的这篇“评议中国基督徒在救灾中的“极度传教””和一位非基督徒所做的分析,涉及到中国的“酱缸”文化及其对基督教的侵袭。

让我高兴得是中国基督徒们没有奋起而攻之,虽然很多基督教福音节目说实话比春晚还要粗制滥造,比五毛还要五毛,但是在这一明显是泼脏水和以偏概全的论题上的平心静气让我佩服。和很多基督徒读者一样,我在读“没有远方”的这篇文字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委屈,因为我也去过四川,扪心自问我认为我和我的教会作了有意义的事;第二感觉是,就算教会里有什么做的不好的,也轮不到你教会外的人来指手画脚。只有我们基督徒自我批评的权利,没有你非信徒外部批评的权利。

阅读详细 »

幸亏不是销售市场员工

这两本书远远比号称80后圣经的《奋斗》靠谱。《奋斗》我也不是没看过,从上海飞往西雅图的班机上用小电脑强忍着看了10集终于看不下去了。一是因为小电脑巨热无比,二是因为剧情实在装B。男主角俩老爸都是老板(生身父亲和GF的老爸),养父也是个权威,他奋不奋斗有区别吗?片中的俊男美女们租的都是2K以上的白领公寓还是一个人住的。就算是“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两位大学刚毕业就有了小奥拓,况且那大学估计也是个二本。我严重怀疑导演有没有到应届生毕业前几年工作时租的那种老公房去看过?我们那时候小资的起吗?

无论是《浮沉》中的安妮还是《杜拉拉升职记》中的杜拉拉,我认为才是外企销售与市场部门应届生“奋斗”的好典型。作者显然是在外企工作过的,我认为。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人写一些外企的工程师呢?我估计写了也没人要看——你喜欢看一本书毫无跌宕起伏,每天描述解决了几个case修复了几个bug吗?我自己想想也觉得很没趣。

销售与市场的故事虽然刺激,但如果置身其中我是没法想象那种诱惑和堕落的。所以对我等工程类落后青年来说,也只能看看人家的故事而已。

好在,这两本书传达的中心思想还是很积极上进而且也很正确的,故此推荐给职场新鲜人。我觉得主的教导在职场也同样有效,因为无论是安妮还是杜拉拉都提到这一点:“吃小亏就是赚大便宜”。哈,想起来Jade也说过。

书评:美国的本质

我发现自己越来越被网络捆绑,其突出表现就是看书只翻三两页,而上网即使没有东西可看,也会在开心或者豆瓣上逗留数个小时而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在这种恶习的大背景下,能够看完一本书实属不易(求主释放我)。《美国的本质》就是这样一本书,新浪读书频道有此书的网络版本

《美国的本质》最突出的一点,就是陈述了这样一个观点:美国的外交不是利益外交,而是意识形态外交,这个意识形态就是基督教保守派的人权观、自由惯和民主观。的确,仔细一想,美国的很多“干涉内政”都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无论是越战、韩战还是科索沃,以及索马里。如果从利益外交的角度上来说,这些行动都毫无必要。但是今天美国还是有很多人认为越战韩战是正确的,如果不是如此,东亚早就陷入了全面赤化,事实也的确如此。当然作者说的也未必完全正确,美国也并非他说得那么具有国际共产主义精神,但是阅读这本书可以让我们对美国的很多内政外交决策有一个基督徒的视角。

同时,在读这本书的时候,我也想到有很多世俗的观点从小被灌输给我们,然而却不是正确的。比如说:

  • 国与国之间只有利益(潜台词:不用讲什么正义承诺,有好处就干)
  • 成王败寇(潜台词:只要能赢,历史和事实随我删改。历史的原貌和事实并不重要,谁赢了谁就是对的。)
  • 弱国无外交(潜台词:等我们强大了,就搞死他们。)

在火车站等车的时候,看到候车室里的《厚黑学》、《教你怎么诈》、《从三国学习谋略》等类似的书,也就恍然大悟牛奶中为什么会有毒素了。

左愤读了此书,一定会骂作者是汉奸的。

读完两本人物传记:李宗仁和小布什

诸位看官一定注意到了blog右侧栏新增加的一列“我正在读的书”,此Badge拜豆瓣所赐,他们提供一行的JavaScript代码供嵌入到Blog的边栏上,以方便一些像我这样一瓶子不满半瓶子晃荡的人炫耀自己读书何等的多,何等的高雅。虽然觉得这样很俗气,可是自己也是个俗人。巴不得豆瓣除了“我看”、“我读”和“我听”以外,在提供一个“我行”以便我炫耀自己去过的地方何等的多……要知道,在Jackgu.com上,我去一个地方可是连它周边的村级行政区都分别登记的,酱紫算起来,我去过的地方少说也百八十了。

    今天照旧去学车,不过还好,所有出错的时候师傅都不在,所以他半只眼睛都没有看到我擦杆撞线的劣行,并兴致勃勃地表示过两个礼拜把握送上去考试,我只好以微笑作答。

    不过在等着师兄师姐们练习的时候,我倒是百无聊赖的在烈日下,配合着超过40度的地面温度和徐徐吹来的热风,我在训练场边看完了两本人物传记,尽管这两个人风马牛不相及。但既然做了豆瓣会员,总要写评论的,既然写都写了,不如也写到blog上来。

阅读详细 »

《在未知的中国》

这一期的《中国国家地理》,基督徒不可不读。因为这一期的杂志,记载了一个可歌可泣的宣教士故事——伯格里(Rev. Samual Pollard)。文章题目为,《石门坎:“炼狱”还是“圣地”》。

    说来惭愧,记录伯格里牧师和他的同事们的书籍,《在未知的中国》,我很早之前就从天梯书屋买来过,但是放在书橱里从未翻阅过。也许是书的厚度把我下到了。但是这一次读了《中国国家地理》,让我下定了决心,无论怎样也要近年读完这本当年宣教士的日记汇编:《在未知的中国》。

    基督新教的宣教士们给石门坎,这个边缘洪荒之地带来了什么?是基督的仆人们为苗族人创制了苗文,以便印刷圣经;创办了第一所小学和中学;培养了第一位博士;倡导和实践了双语教学(没错,就是上海市教委喊得很响却无法落实的双语教学);开中国近代男女同校的先河;倡导民间体育运动——当年宣教士们倡导的运动会今天已成为苗家风俗;创建了第一个西医医院,创办中国最早的麻风病院以及苗民医院……在宣教士和基督教会的努力下,石门坎在1949年共产党夺取政权之前一度成为贵州文化教育最普及的地方。直到今天,当地的苗民识字率比后来移进来的汉人要高得多。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