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丽江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7)

七、香格里拉

      可能是中虎跳耗费了太多体力的缘故,昨晚一夜都睡得很香,连梦都没有。我们住的客栈就离白水台的大门不远,在公路边上。可能是老板娘做惯了来往客旅的生意,显得十分功利。最后结账的时候居然把司机的住宿也算在我们头上,还收我们高达每人5块钱的早饭。经过尽力争取,总算把司机的住宿费给免了,但心里总有些不快,木师傅也闷闷不乐,因为是他把我们带到这里来的。

      离开白水台,前往碧塔海。碧塔海是一个高山中的海子,据说非常迷人。从白水台倒碧塔海要跑3个多小时。不料车开出白水台还不到20分钟,我们就遇到一个塌方。山洪冲垮了整个路基,在路基下面形成了一个小小的瀑布。木师傅开始抱怨设计公路的不在这里放一个涵洞,不过连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里会塌方。被冲垮的路基上布满了山上冲下来的石头好像成了一个河床。蜿蜒的公路上只有我们一台车孤零零的停在断路边上。木师傅妄图冲过去,结果差点陷在里面,便决定回头去搬救兵。回去的路上碰到了一台三菱越野和一台公交班车。三菱越野可能是道班的去看公路,它轻松的冲了过去往香格里拉开走了,随后的中巴班车也冲了过去。存着一丝的侥幸心理,我们也想沿着他们的轨迹冲过去,不料开错了地方,整台车陷在泥里面动弹不得。我们被迫脱了鞋下去推车,车也是纹丝不动,哗哗的水声倒是越来越大,让我开始怀疑会不会把我们连人带车都冲到山崖下面去。这水是从雪山上下来的,冰冷刺骨,不一会儿我们的脚都红了,让我一秒钟也站不住。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6)

六、虎跳!虎跳!!

前一天已经和木师傅讲好了今天的行程,先送我们到上虎跳,然后视天气而定接下来的行程。如果天气晴朗,那么我们就照原计划行事,徒步虎跳峡,不然就坐车前往中虎跳,而后来一个香格里拉两日游,还是最俗气的那一种。如果我们徒步,那么就算单程的虎跳峡,120块钱;如果游香格里拉加上玉龙雪山,800块钱三天。因为既不知道其他行情,也对木师傅的知识和为人颇为满意,就此和他敲定今天在相遇的地方见面。

早上7点半出车,沿着公路向虎跳峡狂奔。但开不到半路,就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离虎跳峡越近雨就越大,心里也越发着急。金沙江是云南迪庆藏族自治州和丽江地区的分界线,金沙江在虎跳峡划了个边界,北边是迪庆州香格里拉县的虎跳峡镇(即桥头),南面是丽江地区。一般丽江的团都游览丽江一侧的上虎跳作为景点,而迪庆一侧的游客就少一些,一方面是因为公路不好,另一方面是因为从中甸过来的游客少。但是丽江一侧的公路岛上虎跳为止,要去中虎跳和下虎跳就必须走迪庆这边的公路。迪庆桥头的公路已经修了两年了,仍然是一片泥泞,我们就像坐在船上一样颠簸,好在很快就到了。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5)

五、激沙沙

从泸沽湖回丽江,又是四个小时的车程,不过回程比去成要快多了,因为路上不会再停下来拍照。早上8点,我们的车离开了落水。泸沽湖在我们的背后渐渐的远去,耳边似乎又响起了船上学的歌声。泸沽湖畔的一天两夜着实让我们留恋。

路面不停的变幻着,柏油路、弹石路、土路交替着出现,让我们的车颠簸得挺厉害。公路在高山之间蜿蜒着,路两旁是彝族人的村寨或者是山间平地的梯田。一方面我佩服中国的农民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在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山上仍然为了生存能种出田来;另一方面这种耕作给山区带来了巨大的生态破坏。政府在山脚下修建了村落以吸引山上的彝民下山,但是大多数的山民仍然喜欢呆在山上保持迁徙的特性。据司机师傅说,他们的家当相当简单,赶着一群牲畜,把家具拆了让两头牛驮上就足够了。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1)

一、旅行准备

本来压根没有想过要去丽江,一切的准备都是去天山的。无奈手头的工作没有结束,自觉无颜提出休假要求,待到手头忙停了,便已经是七月中旬。一壁之隔的同事就是丽江人,无疑带来很多便利。振臂一呼后,应者虽不云集却也足够成行,于是便这样决定下来。

听说丽江的气温很低,在这个夏日炎炎的上海不失为避暑的好去处;又向往高山峡谷之中的徒步,虎跳峡便不得不去;《时尚旅游》中鼓吹的湖畔居又让我对泸沽湖怦然心动。说实话,丽江古城对我的吸引力不算太大,便在行程中把古城的游览零敲碎打的放在旅行的间歇。原本计划的行程如下:

阅读详细 »

丽江-泸沽湖-香格里拉纪行(2)

二、丽江:被痛宰的第一天

7月19日,上海正处于高温的前夕。我们的飞机下午两点45分从上海虹桥机场起飞(东方航空MU4512)。抵达昆明后(由于没能买到直达票)还得下飞机等两个小时转乘云南航空的飞机去丽江。东航发了一个便携的充气枕头,在后来的旅行中非常有用。两小时中无所事事,便在昆明巫家坝机场周围闲逛,尝到了云南凉爽的天气和迥异于上海的清凉空气。昆明机场离市区很远,短短1个半小时也不够我们游览,只好围着机场赚了一大圈,聊表寸心。看来这是一个军民两用机场,因为看到停机坪边上一排整齐的罩着蒙布的歼六(或是歼七?)战斗机和机场外围的一样罩着蒙布的高射炮。如果是20年前,这是离前线相当近的机场了。

昆明转机需要出机场从新签票,但是当天不需要重新购买机场建设费,只要出具到达机票说明就可以。下午7:45,我们搭乘云南航空的MU4344(现在是东方航空了)从昆明飞往丽江。虽然是晚上了,上海应该已经是灯火齐明,但是这里仍然跟下午一样,想来应该是时差的缘故吧。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