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三自

温州永嘉三江教堂被拆除案中的不同基督徒观点

三江教堂案从被要求移除十字架开始,到主堂副楼全数拆除为止,历时一个月之多,吸引了海内外基督徒的注意力,乃至世界主流媒体的报道。尽管最后教堂被彻底拆除,但是中共政府的形象和信用也受到全面的质疑,乃至三自体系内部都出现了公开的不同声音。政大左同学硕士论文中所叙述的三自“统合主义危机”在温州首先得到了显露。我也观察到,在家庭教会公开、兴旺的地方,三自对底下堂会的控制也减弱,此非三自所愿也,而是三自不这样做堂会就没有活力,也就无法与家庭教会“竞争“。所以北京、温州等地部分三自堂会的自主、兴旺乃是拜家庭教会的公开化和复兴所赐,是“两会”无奈的放权。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机会:如果家庭教会体制健全、讲台解经教导纯正,摆脱“家长制”和“乱”的印象,是可以倒逼三自堂会的复兴,让堂会的教牧向两会提出挑战,而堂会的复兴将会倒逼两会的放权或者架空上面的两会。最终可能是两会的节节退让,也更可能发生类似“东南互保”时期的情形:基层两会、堂会或公开或暗地里与上级两会渐行渐远。

阅读详细 »

澄清对一些”三自“的误解与错觉

10月16日,中国基督教三自爱国运动委员会(以下简称“三自”)借助Bible Study Fellowship International(国际研经团契), 达拉斯神学院的大力支持,分别在第一联合卫理教会(First United Methodist Church)和芝加哥最大的巨型教会(Mega Church)柳溪教会(Willow Creek Community Church)举办了中国圣经事工展。这是第二轮“三自”在美国举办所谓的“中国圣经事工展”,当我在写这篇文章时他们刚刚结束在达拉斯的展览,正匆匆赶往夏洛特。我是在展览开幕那一天才知道芝加哥地区居然有这样的活动,另外几位中国来的弟兄姊妹听了以后都很气愤,约好一起去柳溪教会散发单张和现场抗议来告诉美国弟兄姊妹“三自爱国运动”和这场圣经展的的本质。可是我还没有买车,芝加哥地区的公共交通又不发达,所以我就没有去成,殊为遗憾——我连抗议标语都自己打印好了。但是我想,我可以借助灵命塑造小组的时间向我的同学来说明中国的政教关系、三自爱国运动与爱国教会的本质。因为灵命塑造小组每个人要轮流做演讲,第二周正好轮到我。

记得两年前在建道上暑期课程的时候,就和同宿舍的同学感慨,今天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都对“三自”没有清楚的认识,有的弟兄姊妹以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隶属于“三自”的地方堂会(如慕恩堂、国际礼拜堂)而一听批评就火冒三丈,认为是批评圣徒、挑拨教会(很多的中国基督徒是不喜欢批评和辩论的,认为“没有爱心”,却不知道历史上多少纯正的教义和真理都是透过辩论和批评而厘清的。);也有弟兄姊妹将“三自”与政府相提并论,认为批评“三自”就是批评政府,而批评政府就是不顺服政府;也有很多受过“三自”很多苦的家庭教会弟兄姊妹不加说明的将一大堆圣经中的词汇——“淫妇”、“稗子”等等——冠到“三自”头上,或者与隶属与“三自”的堂会的弟兄姊妹剑拔弩张、不相往来,更是造成了外界对于家庭教会“狭隘”、“好斗”的猜想。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