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BC印象记(7):狄马可和他的教会归正

dev2要研究这个教会,作为主任牧师的狄马可自然是最重要的人物(呃,我已经说了是“人物”,我当然知道基督最重要)。我也参加过约翰派博(John Piper)的机构组织的牧者大会,也在神学院里上卡森的课,但是从未期待在一个这样的活动中与一位“明星牧者”近距离接触——派博总是讲完道就走,卡森也没请我去过他家。在整个周末的研讨会中,狄马可几乎是全程出席,有时候是他主讲,有的时候是他作为讲课者采访的对象。

虽然他作为一个重量级的神学家与牧者有很多的写作、出书和跨教会大会与演讲,但是在这个周末中我们看到他从未因此而轻看一个地方教会主任牧师的服事,他不但主日讲道,而且也主持新会员课程,参加所有的长老会议、主日服事评估会议,甚至他的讲道也在评估会议上接受别的同工的批评和建议。这让我想到有几位很受欢迎的牧师太热衷于到处开布道会、呼召人上台,但是在自己的教会里却没有尽到牧师治理和教导的责任,结果后院起火。我不敢论断服事的动机,但是确实就我自己而言,需要反思:我们做一个服事是因为我们喜欢,还是因为神真有交托?

牧师的家就在教会的旁边,实习生讨论或是一些谈话往往发生在他的家里。他有一个巨大的、让无数书虫羡慕的书房,用上海话说书真是多的“噗出来”,不但四面墙的书架直达天花板,每一张桌子每一个柜子乃至地板上都有大量图书摞的高高的。他是一个很慷慨的人,我与他有机会在他书房里简短分享后他就问我“你要不要拿几本书走?”。我当然求之不得,他站起来走到一堆书旁边,拿起一本说“钟马田,要不要?”,然后“派博,要不要?”……一下子给了我三四本,我都不好意思了,说“如果我一直说要你会一直给下去吗?” 他说“为什么不呢?”,然后又给了我两本,我吓得说不要了他才作罢。从他们教会常常免费派发书籍看出来,他的这种慷慨和鼓励读书大大的影响了教会的事工和决策。我们在财务报告上看到,教会倾注了大量的预算在祝福其他教会上:全球差传、实习生项目、本地布道、还有我们参加的这种研讨会都占用教会的资源、时间和金钱,而且对本教会增长也没有看得见的益处,但是为着神的国度他们很乐意去做。还有一点值得学习的,是这种事工的策略不是让牧师到处讲演,而是请人来教会受造就、受栽培,使教会作为整体参与到这些事工中去,而不是仅仅牧师。我想这可能和狄马可的教会论神学理念“教会展示神的荣耀”(A Display of God’s Glory,点击链接可下载PDF电子书)紧密相关。所以我们看到的是一个展示神荣耀的教会,而不仅仅是一个被神大大使用的“名牧”。

在第一天的介绍CHBC教会历史的一个讲座中,狄马可与教会最早的长老舒马克分享了1993年狄马可的前任牧师离职后到现在的历程,这个分享其实挺有帮助的,对我也很有鼓励。狄马可是杜克大学的本科、哥顿-康威尔神学院的道学硕士、美南浸信会神学院的神学硕士和剑桥大学的神学博士。1993年被聘为国会山浸信会的主任牧师,根据年龄推算,那个时候他可能是刚刚博士毕业,33岁。而当时的国会山浸信会刚刚经历前一任给教会带来很多伤害的牧师的离任,小心翼翼的聘请下一任牧师。据狄马可和长老说,一些首都地区的牧师都建议他不要去国会山浸信会,因为这个教会太复杂,会毁了一个好牧师。于是他在被聘牧长老面试的时候暴露自己的真实面貌:

“我对长老说,我是一个加尔文主义者,他无动于衷,后来我知道了,浸信会嘛,浸信会不在乎神学的(大家笑)。于是我进一步告诉他,我是五点的加尔文主义者,我相信‘有限的救赎’,也就是说我相信基督不是为所有人而死的,这下子好像把他吓住了。”

“不重视神学”的国会山浸信会还是决定聘请了他,狄马可并没有详细介绍他为何会接受这个“吞吃好牧师的狗窝”(某人电话给狄马可的告诫)的聘请,但是1994年的八月他还是带着家庭来华盛顿上任了。好在狄马可上任前,教会已经通过了三个决议:确定长老治会的体制、确定改革宗神学作为教会神学立场、还有为牧师在教会旁边买房子(这个福利很毒辣——房子就在教会对面,牧师随叫随到)。

一个初出茅庐的神学博士,来到一个“吞吃好牧师的狗窝”,怎样推动教会的归正呢?在讲义上,我们看到改变是这样发生的:

  • 1994年8月(刚刚上任):与长老访谈了解过去牧师的做法、长老会使用通讯录作为为会员的祷告手册、建立在教会里谈属灵事物的文化(大概是指过去来教会都是家长里短的)。
  • 1994年10月:开始建立释经式讲道的年度安排,改革教会崇拜音乐(流行音乐式的现代崇拜从此绝迹),祷告会改为查经课程(不知道为什么),新会员面试流程建立;
  • 1995年:对会员名单进行大检查,将所有在名单上其实又不来聚会的会员尝试联络确认后清除;
  • 1996年:重新建立会员盟约,会员重新立约
  • ……

在后面的归正中,其实是有很多拦阻的,包括“国旗之争”(他将美国国旗从教会讲台上移除,遭到爱国者们的抗议)、“西厅俱乐部”(一群反对他的改革的会友,常在教会西厅闲聊)乃至最激烈的长老提名被否决。我们的讲义中包括了所有的这些“家丑”和当时的会议记录、牧师的抗辩和公开信等等。这让我学习到教会归正的艰难和一个神的仆人宝贵的执着和对真理的坚持。我想在这个历程中,教会最初的长老,包括舒马可等人,对牧师无条件的支持和顺服是非常重要的。反观有一些华人教会中,长老(或创会同工)视教会为己出,视牧师为雇工和讲道员,无形中限制了教会更有深度和广度的发展,甚至带来很大的伤痕——当然,我可以肯定如果不是神先呼召我全时间读神学,我一定会是那个把持大权的坏长老,没有之一。

我自己的学习是,他从推动讲道、敬拜和祷告的归正而开始,而不是从大刀阔斧的改变教会架构开始。的确,如果不是用神的话语、以基督为中心的敬拜和祷告来改变会友和同工的价值观与教会观,教会制度改革无非是另一个教会政治时代的开始而已。在公司里,我们都已经很熟悉这一套了:新老板上任,没过多久就要改流程、改系统,目的无非是为了按照他的习惯来做business review,让他有更多的操控感,而不是真的为了业务的好处。

在讲义中,狄马可给了新牧师们一些很好的建议,将其摘录翻译在下面作为本文结尾:

  • 在教会做决定的时候考虑将来世代的需要。Consider future generations in decisions the church makes.
  • 在被聘牧委员会面试时坦诚分享自己,包括你知道他们可能会不喜欢的地方,这是为了学习把聘牧的决定放在神的手中,而不是自己紧紧地抓住。Be straight forward with search committees, even telling them the things they may not like about you. This helps to force you to put the candidacy into God’s hands, not your own.
  • 作为候选人,告诉会众他们可以期望从你这里得到(或者得不到)什么。As a candidate, tell the church what they can (or cannot) expect from your wife.
  • 缓慢改变。一般来说,不要一开始就改变教会已经在做的事。如果你想立即改变什么,那就在被聘任前就告诉他们。Move slowly. Generally speaking, don’t plan on changing any practices in the beginning. If there’s something you will change immediately, tell them before they hire you.
  • 公共敬拜的每一个元素都教导和带领会众,所以应该让牧师和长老来制定管理(我的理解是:而不是让敬拜主席或者会众的音乐胃口)。Every element of the public service (music, prayer, preaching) teaches and leads the congregation. Therefore, it should be given elder/pastoral oversight.
  • 在你的服事中,注意(避免)娱乐文化,注意操控的情绪。In your services, beware entertainment culture; beware of manipulating emotions.
  • 在决定教会有哪些聚会时要明智,这些聚会的目的是什么?Be deliberate about each gathering of the church. What is its purpose?
  • 注意金牛犊,明智的选择你的战役(这句话我忘了是啥意思了)。Beware sacred cows. Choose your battles wisely.
  • 主张会众共同唱诗!(这句话也不知道啥意思,难道以前都是牧师独唱?)Promote congregational singing! Consider the advantages of music that’s mere and enhancing.
  • 尽可能快的确定自己的会员身份(我想这是指牧师作为地方教会会员的加入,长老会的弟兄姊妹一定不赞成这样做)。Clean your membership roles as quickly and as wisely as you can.
  • 问自己:我做些什么来兴起将来的牧师。Ask yourself, what am I doing to raise up future pastors?
  • 教会会员是不是知道作为会员教会的期待是什么?有没有教会盟约?盟约是否被看重?你如何教导教会会员的意义?这些教导如何被执行?Consider whether or not members of the church know what’s expected of them as members. Is there a church covenant? Is it used? How do you teach your church what it means to be a member? How are these lessons reinforced?
  • 除非你的教会已经准备好了、一致同意,否则不要强行改变。Don’t lead your church through change before they are ready. Don’t lead your church through change before there is a consensus.
  • 当推动改革的时候要准备好收到你未曾希望的反对。Expect to be opposed from unexpected places when leading change.
  • 有时在推动改变时,你可能要做出牺牲工作的准备。(我想他可能是指做好被驱赶的准备,因为他曾经有这样的经历,他提名的长老未获大会通过,他第二次提名时遭遇了很多流言蜚语和反对。)Once, maybe twice, in the process of transition, you may have to be willing to put your job on the line.
  • 不要把这份工作抓得紧紧的。Always hold your job with a loose grip.

后记:

忽然想起来,狄马可自己是神学博士,但是教会一些其他牧师并没有读过神学院,有一位牧师跟我坦诚说他觉得在CHBC聚会了十年多比读神学院还值。是不是美南浸信会的都这样?我还认识一个美南浸信会神学院毕业的双料博士也跟我说同样的话,觉得神学院学习价值不大,不过他后来又说,“我读了两个最高学位,叫你不要去读神学,这是不公平的,你还是去吧。”

10条评论

  1. Cindy说道:

    Clean your membership roles as quickly and as wisely as you can. 應該是指 “Membership rolls” 會員名單吧

  2. Lionel说道:

    我们教会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啊。博主好好深造~~~

  3. 说道:

    教会倾注了大量的预算在祝福其他教会上:全球差传、实习生项目、本地布道、还有我们参加的这种研讨会都占用教会的资源、时间和金钱,而且对本教会增长也没有看得见的益处,但是为着神的国度他们很乐意去做。还有一点值得学习的,是这种事工的策略不是让牧师到处讲演,而是请人来教会受造就、受栽培,使教会作为整体参与到这些事工中去,而不是仅仅牧师。

    我喜欢这段

  4. […] 首先感谢诸位读者的指点与批评,虽然评论散见于Google+、豆瓣、FB等各处。上一篇文章中所说的提倡会众唱诗应是指反对(或不提倡)唱诗班或敬拜团式的表演。高人指点我们应当阅读狄马可原作中关于敬拜的那一章,或者在麦种阅读2011年第三期(PDF点击下载,强烈推荐)中先睹为快。 […]

  5. hippy说道:

    LS说的也有道理,那我再改回“归正”。

  6. 大牛说道:

    LSS,说“归正”没有什么不妥吧?这世上难道真的有一个教会是完美的达到了圣经对教会和圣徒的要求?真的有一个教会不需要归正?17、18世纪,荷兰改革宗的口号就是:“教会需要不断的归正。”(Ecclesia semper reformanda est)而这个口号现在也基本被所有的改革宗背景和不少非改革宗背景的教会所接受。

  7. hippy说道:

    我改了,满意了吧?

  8. 麥子说道:

    “歸正“?難道狄馬可和他的教會以前是”邪的“或”斜的“?

  9. 麥子说道:

    讀讀《深思熟慮的教會》或《麥種閱讀》2011/03就知道了

  10. Ben说道:

    会众唱诗那个,应该是说以前主要是诗班献唱吧。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