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BC印象记(6):成员大会

成员大会应该怎么开?会不会有伶牙俐齿非常challenging的人在成员大会中把长老们问的下不了台?如果有事情需要表决,是无记名投票还是记名投票?将违反纪律的会员除名时遭遇歇斯底里的情感反应怎么办?——带着这些对会众制教会的好奇,我们所有的weekenders一起参加了晚上8点钟的成员大会。

一如周四晚上的长老会议,教会对会议的日程做了精心的安排。下午5点在晚间崇拜之前,所有长老都在地下室开会并对成员大会的议程做最后讨论。由于本次大会需要将一名会员除名,以及将一名会员从Private Carelist移到Public Care List,所以请跟进长老做了最后的说明,并将准备写给被除名会员的信也读了一遍,对措辞进行了调整使其更加温和。

每一位成员在进入会场时都领取了大会日程,大概有七八张纸,正反两面打印。日程不但告诉会员今天会讨论什么事情,而且将新加入的会员的大头照(大概有三十几张)都印在上面,以帮助会员了解今天要批准谁加入教会。另外有大约三页的执事报告,包括财务、慈善、老年会友关怀等。

纪律处分

成员大会从纪律处分开始,这是我印象最深刻而且不得不说的部分。因为过去我们在教会纪律的执行中往往会在乎被处分者的面子,在会友面前遮遮掩掩躲躲闪闪,似乎是唯恐侵犯了人的隐私。其实当一个人委身加入教会的时候,他就已经授予了教会将其公开除名的权力;退一步来说,犯罪羞辱神的名和被公开除名,哪一个更严重呢?我们是不是太看重自己、太以人的需要和情感为中心了呢?

首先是一位会友因为婚外情而被除名。长老宣读了哥林多前书中保罗对于“赶出去”的命令,并告诉大家这位会友的姓名、具体犯罪情况,从什么时候开始,长老们做了哪些努力想要挽回他。牧者并没有因为类似的会员大会举行了很多次而忽略对教会纪律的教导,并没有因为大家都知道了而省略程序中的任何一步。长老特别提到这位会友的妻子还在教会里也在成员大会中,请会友们为她祷告,并且在见到他妻子的时候爱她、关心她、不要特意去提她丈夫的事情,并鼓励她依靠基督胜过难处,等等。在宣讲完后,长老问会员们有什么问题。

一名会员提问,“哥林多前书教导说连跟他吃饭都不可以,那我们如果还可以跟他出去玩吗?”

长老回答,“你当然可以跟他继续交往,但不要让他以为你接纳或者忽视他的罪。如果他今晚的除名被通过,如果你有机会与他交谈,把福音放在你们谈话的中心,努力让他回到耶稣基督里面来,让他看到凭着信心和脱离犯罪带来的释放。”

另一名会员提问,“那他还可以参加小组吗?”

长老回答,“小组仅对会员开放,被除名当然就不能参加小组了。但是他原来小组的组员应当尽量关心和把他带到基督面前。”

会员提问,“他自己知道今天晚上可能会被除名吗?”

长老回答,“他知道,我们已经打电话与他沟通过。他知道如果不悔改,今晚会被教会除名。但他仍然不愿意从犯罪的生活中脱离出来。”

会员提问,“她妻子应该和他离婚吗?”

长老回答,“根据圣经对婚姻的教导,姊妹可以提出离婚。但是我们鼓励姊妹先不采取主动……”(后面没听懂,博主英文太差。)

回答完问题之后进行表决。如果赞同长老会的除名,请大声说“同意”(Ai),然后如果反对长老会的除名,大声说“反对”(Nai)。当然,这次没有人说反对。(前面的文章说过,教会要求反对要预先告诉长老反对理由。)通过后长老们为这位男士和他的妻子祷告。

(注:咱英文不够好,记性也不够好,如果没有记清楚的请原谅。)

公开关怀名单

第二个事项是一位加入教会的大学生,长达好几个月没来聚会。教会长老已经用各种方法联系他,他都没有回来教会,也没有参加任何其他教会。长老会决定将他从私下关怀名单移到公开关怀名单,告诉会众这位会员的情况(和姓名),鼓励会员为他祷告。如果会员中有他的同学,或正好和他一起上课,务必关心和邀请他回来教会聚会。加入公开关怀名单的会友如果没有悔改的话,将在下一个会员大会中提出除名表决。

一位会员提问,“现在大学都在放暑假,要不要等9月份开学了再说?”(我觉得有道理啊。)

长老回答,“我们已经联系了他三个月了,包括邮件、电话和语音留言还有托XXX(他的同学)给他带话,他都不予理会。我们不是要他一定要来我们这里聚会,如果他去了别的教会,只要告诉我们,提出退会申请就可以了。如果他不来这里聚会,也不在任何其他教会聚会,这是违背圣经的教导,也没有继续在地方教会的身体里面,还是要给予除名。”(我也觉得很有道理啊。)

然后长老请会员们为他祷告。

批准新会员加入

上面两件事情已经花了半个小时了,我看七八页的会员报告连一页都没有过完,心中哀叹今晚别想睡觉了。因为接下来是三十多个会员的加入批准。每一位会员在投影屏上都会打出大头照和简要介绍,包括怎样信主的几句话回顾。长老在介绍每一个申请人后都询问全体会众是否愿意接纳其成为会友,同意的先说“同意”,然后请反对的说“反对”。

虽然三十多个新会员的介绍格式千篇一律,但是每一个人的得救简介都让我感到激动和感恩。有的是去看医生被医生传了福音,有的找律师被律师传了福音,有的在大学里信主,有的在军队里信主……我发现当这些神恩典运作的故事在眼前闪过的时候,我的心也被激动起来。我想起我们过去很少有分享见证的经历,甚至同一个聚会点里可能有些人怎么被主得着的大家都不清楚,这个环节非常有意义。因为每个会员都只介绍一分钟左右,而且是长老介绍的,就避免了本人紧张或者不敢表达的问题。

其他事务

教会纪律和接纳新会员用掉了整整一个小时。出乎我意料的是,剩下七页纸的报告居然在半小时内一笔带过。每一位执事只是介绍和总结需要大家表决或者需要大家参与的事情(比如儿童主日学师资、呼吁捐献什么东西),其他事务都请大家自己看报告。

顺便说一句,教会也并不是世外桃源。我看到报告上有一段是关于一位不被教会欢迎的人士,教会请会员在看到这位人士在教会产业内出现的时候要立即通知教会职员将其驱逐。偶不知道他干了什么居然得此殊荣,我想可能涉及到治安问题。

最后每位会员都免费领取一本书(在这里做会员真幸福,动不动就被送书,无形中读书的文化就这样形成了),在互相问候中离开了教会。(为什么在写叙述性文字时我都是小学生作文的水平。)

一条评论

  1. Lionel说道:

    叙述性文字看起来比较好读,记录的点滴很吸引我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