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08 代祷信与近况分享

亲爱的弟兄/姊妹/同工,

一转眼我们已经到达芝加哥快要一个月了。这是我们第一次全家一起飞越太平洋,也是第一次离开我们已经非常熟悉的工场和在基督里的同工与弟兄姊妹,心中真的是十分的不舍。从2001年在虹储小区开始查经到2011年8月9日踏上UA836飞往美国,整整十年的时间,我的主要的精力和思想都是在教会里度过,无论是与某个同工间的不同意见,或是某个难以解决的问题,或是某一项正在推动的事工,往往在我早上一起床时都涌入我的脑海,以至于我要在灵修前与这些繁杂的事务“搏斗”一番才能让我的心思意念集中在神的话语上。但是今天我却要操练将其完全放下,好把教会完全的交给神,也让新一代的领袖和同工们有足够的空间去思考和寻求神的带领,对我而言这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美国的生活对我来说并不是特别新鲜,但是举家搬迁确是一件辛苦而不容易的事。谢慕溪在这里有新的各种肤色的小伙伴,也有比在上海的家里还要多的玩具(赠送的和捡来的),他喜欢的滑滑梯和沙坑就在门口,但是他还是告诉我他想念东安路。要感谢神的是他在一个礼拜内就开始和外国小朋友一起玩,并且一个人能够睡过夜,这是让我们能够省心和感恩的事情。ZBB也开始学着用美国的菜场买来的奇怪的巨型蔬菜做中国菜,并且神也给我们机会服事另外的单身中国同学——就是请她们来我家吃饭。我们到达这里的时候,也受到了很好的欢迎和招待。先我们一年开始道学硕士课程的J弟兄一家为我们搜集了所有必须的家具和锅碗瓢盆,并热心的在前三天招待我们一日两餐,他们的女儿小犀牛还陪谢慕溪玩耍好让我们能够腾出时间和精力整理房间,我们为此非常感激。我们也知道,最好的回报就是同样的对待其他有需要的同学和游子。盼望神能够使用我们家庭像J弟兄家庭一样成为多人的祝福,成为华人神学生的接待者与帮助者。

这个学期我一共选了六个课程共计14个学分,包括希腊文基础(1)、宣教基础、个人评估与事工方向、灵命塑造小组、旧约概论、圣经神学与解释。相对其他同学来说我的选课是负荷最大的,因为我非常希望能够在三年内学完,但是我又缺乏英文圣经基础、希腊文基础,所以又要比其他同学多修至少10个学分。我尝试在第一学期多给自己一些压力,看看能不能适应,如果不行的话可能就要考虑四年读完了。我盼望您能够在祷告中纪念我的学业,求神给我优秀的英文听说写的能力,使我能够在功课上有好见证。

我也盼望你为我们祷告,求神能够给我带领让我看到我和我家要去那一间教会参加崇拜、事奉和牧养。在学校附近开车20分钟的范围内至少有四~五家无宗派的华人教会,以及同等数目的不同长老会的成员教会(讲英语的)。我盼望能够在一个成熟的长老制教会中接受训练、被督导并观察长老制度的运作;也希望能够服事华人的弟兄姊妹与中国学人学者;似乎这两个目的暂时无法两全,求神给我引导和看见,让我放下自己已有的计划和目的,单单寻求神的心意与带领。目前我只去了一间教会,可能接下去还会去几间不同的教会来观察和寻求。

北美物质的极大丰富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需要你的祷告帮助我胜过。这里常常可以买到很便宜的东西,折扣低到很有诱惑力,而这些东西不一定是我必须要用的或者可以拿到免费的旧货(比如说家具、电器、电脑配件等)。由于我自己还有些积蓄由我自己来管理,我如果要寅吃卯粮也不是做不到。求神给我能力抵御那些诱惑,并学习过节俭的生活。

谈到祷告,我觉得这是我来到美国后所要经历的第一个训练:学会完全依靠祷告来服事教会。我仍然在教会和同工的邮件里面,很多时候看到大家正在讨论的话题,很想帮助大家做决定(就像以往一样),有的时候恨不得回复说“一定要这样做,不然直到这个时候我才真正体会到等候神、仰望神和依靠祷告是多么重要,我想这是神把我带来这里要学习的第一个功课:将教会的主权交在神的手中,站在一边用祷告服事教会,并与教会的同工在基督里一起成长。我觉得稍稍有点体会一点保罗在哥林多后书11:28所说的“除了这外面的事,还有为众教会挂心的事,天天压在我身上”的一点点滋味了。求神怜悯我,让我学习如何帮助上海的同工,又不越权帮他们做决定,更在祷告中成为教会的同伴。

三一神学院是一个相当学术性的神学院,我在开始第一天的上课之后也稍微有点后悔,是不是选错地方了,是不是应该去实用性更强的神学院(比如香港的建道神学院、这里的慕迪等)而不是在这里接受学术性的训练。然而现在想这些可能也太晚了,我在华人学生中分享为什么会来三一的时候,我说一方面是有点稀里糊涂,但是另一方面我也觉得自己太喜欢做事、太忽略思考,而三一的风气正好相反,或许这是神把我带来这里的缘故吧。

感谢您在祷告、事工和金钱上对我们来这里学习神学和参加服事的支持。如果您有任何的问题,或者是分享,或者是代祷需要,请不要客气的随时与我联络。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