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听到的另一个角度看种子的思考

Dr. Preist 在今天的灵命塑造小组(Formation Group)中分享的关于种子的感想给我很好的启发和思考。他引用两处的经文:

诗篇126篇5-6节

流泪撒种的,必欢呼收割。那带种流泪出去的,必要欢欢乐乐地带禾捆回来。

约翰福音12:24

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

他说在中东和西非地区,降雨是非常少的,所以在饱餐几个月后就要勒紧腰带,用其他食物来替代粮食。特别在农业不发达的古代,几个月的饱餐后换来的就是节衣缩食,等候撒种,等候下一季收割。所以设想你的孩子们都在挨饿,设想你们一天只吃两顿——因为库存的食物无法支撑到下一季收成,这是小崽子兴奋的来说,“爸爸,我找到很多吃的!我快饿死了,我们把橱里的粮食吃掉吧!”,你回答他说,“我们可以把它吃掉,但是我们更需要将那些种子播下去等候明年的收成!”

换一个角度去看这些种子,它可以是种子,也可以是当下的食物——特别在忍饥挨饿的现在。这可以帮助我们理解为什么撒种要“流泪”,因为这是从家人口中争夺口粮,是把现在急需的粮食放在一个不确定因素里面——可能明年有出产,也可能一点都没有。

教授说,这也是我们为什么在这里读神学,因为我们把宝贵的时间和金钱拿来播种,放在神的手中。这是有风险的,我们不知道几年后会如何,正像那些流泪撒种的。但我们知道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将来的欢呼收割,如果我们不这么做,这一粒麦子当作粮食吃掉——正如我们把时间和金钱用在其他地方,可能还是用在神的国度上,但那只是应付当下的、紧急的、饥饿的需要,但我们就会因此缺乏欢乐收割的喜悦。

我有时候也问自己,为什么非得出来读神学,因为学的东西——比如希腊文什么的——都好像对教会都不实用。在我看来,教会需要的是更好的治理、更好的门训、更好的生命传递,而不是神学院里教的这些东西。但是全世界的主流教会都要求牧师神学院毕业,背后总有他的道理。我总觉得这三四年时间,如果可以不用在神学院里而是在工场上,可以有更大的收获。但是今天的分享让我从种子的角度来看待这几年的学习。

我想这不单对神学生,对基督徒都是一样适用。我们的时间、才干、金钱,我们可以用在满足当下的需要的事上,但更应该——至少那一部分——用在欢呼收割的事上,即使那个过程并不让你享受(比如学习一些枯燥的教义)。你的时间、才干、金钱可能被当作一粒死掉的麦子让神来使用并结出许多籽粒来,也可能让你用来解决眼前的饥饿和问题,但却仍旧是一粒。

2条评论

  1. 陈定说道:

    谢昉弟兄,我之前参加过一阵子刘威力老师的希腊文学习班(后来因为和教会事工严重冲突实在排不过来而放弃),但据听很多同学所言,希腊文学习对于新约的深入认识和属灵看见还是很有帮助的,加油!兄弟!我最近刚开始在带职(每月一周)的读马来西亚浸信会神学院(上海川沙某地分校)的一些课程,每次来的老师还不错,有些课程老师是敬虔派的、灵恩派的、更多的是比较综合的,未见自由派气息甚浓的老师,据说未来少量系统神学方面的老师是改革宗的(也很期待…)。你能有机会去美国,而且还能带上老婆孩子,真是羡煞旁人!我加了你新浪围脖了,保持联系! 我读神学本意是想有一些学术上严谨的积淀(因为自己教会是走敬虔路线也偏灵恩的,多少也有些偏颇),有一些见识上的扩充(这和发发也聊过),但目前看来这学校难以实现,求神带领,若有负担为我代祷,先谢了(呵呵绑架了你的代祷),问嫂夫人周怡好!

    • hippy说道:

      定,謝謝你的留言。很高興看到你的事奉和學習,我還清晰的記得在安順路上你所租的房子裡我們的長談,常被你內心對神的火熱而感動。共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