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生活初瞥(4)

去哪个教会是一个很需要认真严肃去对待的事情。过去对那些每个礼拜天去不同教会“体验”的基督徒不屑一顾,认为他们是“Window Shopping”。从网上搜索附近的教会可以找到一大堆,我设置了几个关键字:Chinese, Reformed, Presbytery以后搜索结果立即变成了0。我心目中理想的教会应该是A.一个有一定历史的教会,B.一个有魅力的学者型牧者带领的教会,C.一个讲国语的华人教会,D.有很好的儿童主日学的教会,E.有强烈的中国宣教事工的教会,F.一个改革宗神学的教会,G.一个保忠于圣经的教会,H.一个具有长老制度而且最好是隶属于某个保守的长老会系统的教会,I.一个开车20分钟以内的教会,J.当然大多数会友都是蓝营反共还可以赢得特殊魅力分。然而当我面对现实之后,发现任选三个都会导致搜索结果返回为零,不免有些失望。

周六和周日都跟学长去了附近的NSCCC(城北華人基督教會 ),周六白天去参加Rummage Sale也就是二手货市场,晚上参加教会的细胞小组,周日早上参加主日崇拜。但是让我感受最深的不是这个教会如何,而是我如何面对改变了的身份。虽然过去也在美国的华人教会聚过会,但是都是出差或者是学生的身份,而这次是神学生的身份。我无法站在一个会友或同工的角度去思考教会里来了一个神学生意味着什么(因为国内没有),是潜在的劳动力?还是需要关怀的对象(不是已经信主了吗?)?还是来制造纷争或是论战的潜在威胁?让我感恩的是,可能教会离神学院很近,加之美国华人教会对学生和新移民一贯的热情和帮助,我们在这里感受到浓浓的同胞之情和肢体之爱。

晚上的小组类似于我们的细胞小组,不过是隔周的。为什么是隔周的呢?因为有十几个家庭,几十位小朋友。我到了那个开放接待小组的家庭后就被震惊了,地下室简直像个游乐场,玩具丢的满地都是,小崽子们快乐的上下奔跑追逐打闹;客厅和厨房的桌上摆满了食物,十几位弟兄姊妹正在闲聊交通。我虽然在美国也参加过家庭的小组(西雅图基督的教会的家庭小组是每周一次),但是没见过那么多人那么多小崽子的家庭小组。我顿时对开放家庭的这对夫妻肃然起敬,也理解了为什么是两周一次——因为家庭多、孩子多。这么大的房子,整理起来至少要花上两三个小时的时间,周六晚上肯定是没时间了,周日早上要去崇拜,那就是把周日下午赔进去了。这得需要多么大的爱心啊,而且为了招待还要腾空整个地下室,而且不是一次聚会而是每次都在这里……我很敬佩这个家庭!

我开始感受到身份的变化,特别是在初信的或者不信的朋友面前,“神学生”、“来读神学的”可能会给他们一种敬而远之的心态。我记得在上海的时候,弟兄姊妹们向新来教会的朋友介绍我,除了说我是带领同工以外,基本上都会加一句“他是在微软工作的”,似乎这样能显出我们不是脑残。我也记得有一次聚会时警察气势汹汹的冲进来问我们是干什么的,我和另一个弟兄出去和他交涉,那位弟兄说“我在家乐福工作”,我说“我在微软工作”,警察的态度顿时一下子就缓和下来了。如果我说“我是个传道人”,我不知他的脑海中会出现怎样的词汇——“神棍”?“职业宗教人士”?“卖嘴皮子的”?

在弟兄姊妹当中,我也能感受到一种反应“哇,你真了不起!”、“你好爱主啊”、“你境界很高了”,真的是一种“出家”的感觉。这种感觉和反应让我很不舒服,似乎自己成了一个“异类”是与普通的基督徒不一样的,无论这种反应是恭维还是调侃,我认为背后都是是一种错误的对奉献的观念,当然有这种观念的人大多数是初信和慕道。我想我需要学习如何去回应这种反应,让他对“呼召”和“奉献”至少有所了解——即便无法一时改变。我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只好嘿嘿一笑了事。

谢慕溪小朋友还没有完全倒过时差来,下午睡一会儿,然后7点开始又继续呼呼大睡。第二天早上5点钟就会醒过来,然后骚扰我们,不停的说自己饿,肚子咕咕叫,要吃的。今天中午我睡午觉的时候,谢慕溪见我睡着了就把小犀牛姐姐给他的乌龟灯(小夜灯)拿过来放在我旁边帮我点亮,还在我脸上亲了俩口,好有爱的小朋友啊,心里好甜蜜。

7条评论

  1. Kevin说道:

    ABCDEFGHIJ……
    从倒数第三段开始,你又开始自我享受地调侃了~
    不过我很希望从你这里看到,你对中国教会的一些反思。我想,肯定不可能是拿来主义。
    最后,请向你家的慕溪问好!虽然没有见过,但是实在想和他正式地认识一下。

  2. Jayplum说道:

    我們敎会符合你的要求項目A-H;我的团契滿足項目J;只有I項目落空,抱歉我們 曉士頓中国敎会Houston Chinese Church 在Houston, TX. 不过若神允許,欢迎你耒HCC summer interim.

  3. jerry lee说道:

    对你的item J感到很心有灵兮一奌通.

  4. 懒羊羊说道:

    一个神学生意味着什么–就是你的生命要被人家反反复复地重新衡量。未进神学院人家说你好谦卑好谦卑,进了神学院人家说你太骄傲太骄傲,其实身份的改变不过就是报到这一天的事,犯不上这么琼瑶嘛~~

  5. Alicia说道:

    xiefang,真高兴看到你的近况,你是去威斯敏斯特读道硕是吧?太太陪读?奖学金是怎样的?还有签证?可以MSN我,谢谢。

  6. 孙洁说道:

    你开始有些价值观改变了,哈哈!神有时让我们变化很多环境,让我们学习用多种角度看事物。谢慕溪小朋友长大懂事了。

  7. 杨雅静说道:

    要求真高,ABCDEFGHIJ~~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