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梦奇缘迪斯尼

在长洲岛上的午后斜倚着看小说,没几下就睡了。发了个有趣的梦,按照小说作者的笔法和思路在梦里把它写完了,在梦中似乎意犹未尽,禁不住为自己设置的情节拍案叫绝,就这么把自己叫醒了。后话是,全忘了。关于书的梦,在现实中我艳羡的最不过能在书的扉页上写上献给我最爱的某某某。前两日儿童节,我硬是把这话刻在心里,紧紧地拥抱小慕溪,希望妈妈的陪伴在他以后的回忆里、写的书里、甜美的梦里成为一个礼物。

香港迪斯尼一站是为慕溪特别预备的。当书里的梦幻奇景成了现实的乐园,对一个孩子来说究竟有多少惊喜呢?从始至终,这个两岁半孩子的脸上偶有期待,多数时候都平静得如同置身他经常游玩的东安公园。他那颗并不刻意分辨现实和梦幻的头脑也许比我们更能面对这个颠倒的世界。香港迪斯尼在欣澳站有部特制的迪斯尼列车,宝蓝色丝绒座椅、米老鼠头像的窗户、随处可见的铜制迪斯尼人物把大大小小的人们带进属于它的世界。通往园子的大道宽阔整洁,两侧椅子的设置都面朝一个方向—一个巨大的米老鼠在鲸鱼喷泉上冲浪。这个标志让那条至少500米开外的大道显得极有奔头,当然比起世博会那些鲜花假意迎候的长道来说,这里真是高妙得多了。入园手续清晰,可带食物和水,小朋友立马得到工作人员给的卡片。在之后的游园中,迪斯尼人物的小卡片如影随形地出现在孩子们每一次的哭闹后、疲倦时、等待中,它们是工作人员手中的秘密礼物,也是迪斯尼摆在桌面上那一手百搭的牌。

这个嘉年华和游乐场拼搭的乐园可游玩的项目大约一二十个,基本都需在蛇形通道上等候十来分钟。小小世界、小熊维尼乐园等适合3岁左右的小朋友,入园时就候场游玩的话,可以免去午后孩子排队时的疲惫烦躁。而全场真正值得一观的还是它的”米奇金奖音乐剧”、花车巡游和”星梦奇缘”烟花表演。迪斯尼的动画人物或者剧景再现都不是它的法宝,桌子下的底牌里有的还是迪斯尼的”明星”员工和服务。以广东话串起的音乐剧高潮迭起,美女与野兽、米老鼠唐老鸭、木兰、阿拉丁等等,看过或没看过不要紧,听没听懂也不重要,舞台上的快乐抓住了你的心神,不为了博你一笑,却告诉你有梦在此。

我是个在追星的年纪因为没钱看演唱会从此断了念的人,即便在网上也狂搜个某个影星的照片,也没有落入任何一个粉丝团的窠臼里。迪斯尼的花车巡游在我看来比起任何一个粉丝见面会来得更可亲、高性价比。公主的吻有了、王子的邀舞有了、精灵满场绕,每一个围观的游客在扑面而来的亲切和笑容里,坦然忘了高昂的门票,漫长的等待和外面冷酷的世界。有趣的是,慕溪在花车巡游的梦境里睡着了,我想这些闪念般行过人物也许抵不上他纯真美梦的十分之一,我因此羡慕,XPP因此痛惜钱白花了。:)

在园子里,我们认为迪斯尼的极优客服无法在其他的公司里复制,那种自然的快乐和亲切也许是被魔法点化的作为,虽然我在他们不断用新的油漆刷新的道具上、纤尘不染的地面上看出了点端倪。离了园子后,我们也常想起迪斯尼的种种好来,因为私底下我觉得教会也当有由衷的喜乐充满,因为祂比万物都大。

“星梦奇缘”这个俗透的名字用来形容迪斯尼的烟花表演恰到好处。当城堡亮灯时,闪念而过的浪漫场景来不及铺张情节就被绚烂的礼花和激情的音乐淹没,于是你在暗中仰视的奇幻城堡像暗房中被冲洗出的底片,在未亮灯前显现出夺目的色彩,夺去你瞳孔里的惊讶,还给你失真的世界。看过很多场烟花表演,但只有迪斯尼的这一场是真正的星梦奇缘。

一条评论

  1. Xu Yumei说道:

    文笔温情,是做妈妈的温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