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前的此时你在何方

快递送上来的东西沾着水珠,往楼下一望又飘雨了。这样的午后能指望什么呢?一壶热茶,一部好片子,一本读得下去的书。这些都轻易地可以随手得来,而那飘远的旅程不会像这黏人的秋雨时不时就来造访,它何时停在你的记忆里,就如同问一只蝴蝶哪一朵是你要停留的花儿一样。

一年前的这时候,我们在腾冲,冲它的名字你该想象他的位置该在边陲要塞上。没错!这个在西南边陲,中缅边境上的城市在云南稀奇古怪的地名中虽不显眼,但在千年的文明中能找到的痕迹这里一点都不缺。中、印、缅的商贸中心;春秋战国时期的繁华之城;二次大战中国军首次全歼日寇的沙场,而我们喜爱它只因为云南从北到南的旅程中,这里如同童年的家乡。它依然是多民族的聚集地,路边的腾冲美食和吃印度东南亚菜没啥区别,但走进腾冲的和顺侨乡,在高黎贡山里泡个温泉,去湿地里踩着海绵似的草甸感觉一下湿身的刺激,坐在热海边吃一盘沸水烤出的花生,你立马就忘了下一站的行程,它会让你的度假计划里不再出现海南三亚、青岛这些看得都有些发腻的地方。

总在傍晚的时候回到和顺的老宅,等着院子里的老夫妇忙碌中不失温暖的问候,我们就快乐地钻进起起伏伏的巷子里。巷口的工艺品店逛了许多回,却总喜欢单单跑去看两眼,即使什么都不买,也觉得巷子就该这么招徕着行人又用那曲折蜿蜒的身体把好奇的人群打散开去。和顺侨乡基本是汉族人的地盘,两边的院落虽紧密,跨进去却是深深几许,颇有规模,与徽式建筑类似。而院落里开客栈的都照旧翻了新,连砖瓦都是原拆原装的,所以一路蹭着斑驳的墙根走去没有丝毫新旧对比的乖张。而要去四处耍耍,也就是上个坡道的时间,一池湖水、不远处的火山和南地特有的大榕树把整个村子映衬得有模有样。老人孩子,谈情的男女找个秋千、树墩随意坐坐,都是极美的景色。我们总象放了学的孩子,到处找吃的,油着嘴仰脸时,不落的晚霞肆意地把青春还原在脸上,让人觉得这里真好。

IMG_2527 IMG_0702 IMG_0585-t

2条评论

  1. 千秋万睡说道:
    一年前的此时我在梅斯,为我的模型收尾,两天后要从法兰克福飞北京,开始十四天还乡旅程。
  2. 你不是上海人吗?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