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者坚强

生者坚强!
昨天去听灾后心理干预讲座,专家亲历过唐山大地震,谈到他所亲见灾后的情景和人物,30多年前的场景和今天四川的灾难比起来也是一个闪回。除了希望这次大规模动员的心理干预能有所收效外,我相信这些震不垮的百姓内里的坚强可以带他们走出苦难。网上有一段流传的央视记者李小萌路遇三个普通灾民的片段,其间人物的问答很像《童年往事》里的片段,翻滚而去的灾难后是生活再次的翻滚,眼里不再有眼泪,因为回望背后苍凉的一片里生生不息的不是自己的子子孙孙,而是一辈子不能认识的掩埋生命的土地。曾遇见过镜头中这样的百姓,曾握紧过那些在死亡线上一次次挣扎过来的手,他们的沉默不是心理学上简单的否认期可以避之,这些不善言辞的心灵里能释放的早已在吞落的几口白干里,在锄头锄地的气力里,在烟袋上腾的烟雾里。我不知道心理咨询师简单的话语和短暂的停留能替他们背负多少的苦痛和悲伤。也许真正心灵的重建,是在实在同住同吃的环境里所重建起的情感和支持。你若不与我同住,怎能与我同行呢?
我想起在偏远山区里传教士小小的墓碑,想起在游客稀少的山尖尖上立起的十字架,那些终其一生奉献给这些百姓的生命都没有挂上任何一个头衔,因为他们已经是山里的人,是山民中最普通的一个。无疑,人的心灵却在长久的相依和他们言语的见证中真正得到重建。
生者坚强不仅对灾民,也是对预备自己想要参加服侍的人一个问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