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家

既今为止你搬过几次家?
没有离开过生长的城市,屈指可数的搬家经验比起许多自己打拼的才俊大鳄们当然相差甚远,不过你有没有给自己的搬家线路画过路线图呢?用的是世界地图也好,全国地图也好,城市地图也罢,它会成为一个怎样的图形呢?乡音未改鬓毛衰的未必从起点回到了起点,天涯寻舍的游子在世界的版图里画的是再稳当不过的三角。而搬家是在所有过程中一个可以忽略的节点,却不比开始更困难,结束更容易。
搬家于我是件极为有规律的事情,频率不高,每隔七年一次。地点相对固定,长宁区和徐汇区,与其说这是父辈们生活的惯性,刻意选择相近的生活区域,不如说我们的生活在变动中缺少变动的勇气。改变是必须的,在原有基础上增加一点就可以了,就好像坐在理发店的凳子,嘴里说着剪一剪,心里想着不要变化太大才好。而我们可爱的理发师不会这么想,数刀修下去,他的心里已经给你一个新的发套,和你怎么想的完全没有关系。同样,搬家在别人看来总是一个新的开始,仓促也好,无奈也罢,总而言之是把窝挪了地,旧的新的都在一个个被搬动的盒子里发挥出新的功用来。
这回我搬去十年前住过的旧居,听到的问候倒是相当有趣,“你们要搬回来住了“ ”恩,不过我父母不来“ ;  ”原来的为什么要拆啊“”….住了旧了装修一下“; ”还是搬回来好啊“”嘿嘿,嘿嘿“; ”要出去啊,噢,是回去了“。问候的有原本壮年的,如今苍老;有原在襁褓中的,如今已经强壮。套用《一一》结尾的话,“婆婆,你原来总说自己老了,我现在觉得自己也老了”。
也许搬家最根本的是在提醒你,那个地方的日子已经过去了。

纸箱纸箱屋子虽小,东西巨多

一条评论

  1. 千秋万睡说道:
    迁居会总少不了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