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书,一电影

凌晨窗外的鸟儿们开着音乐会,本该静心听上一会儿,无奈身旁的那位翻腾得像烙饼似的,我也无心分辨是哪些个鸟儿鸣得如此快乐。但我终于明白一件事,就是鸟儿绝对是夜间鸣得快乐,白天的叫声比之就是哼哼了。王维诗: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好一出月夜鸟鸣图,我竟有这福气每夜枕耳听之了。
夜里想到的却是一本书和一本电影。书叫《深入非洲三万里–李文斯顿传》电影叫《史前一万年》。两本有声无声的作品都是近期看得,未料竟在月出惊鸟声中想起两者的相似处。《深》书是记录全世界最伟大的宣教士李文斯顿如何将上帝救赎的旨意带进没有开化的非洲内陆。李文斯顿是当时非洲的"第一人“,第一个进入非洲内陆的医生,第一位画出非洲内陆河川的人,第一位率队打开非洲内陆探险的先锋,第一位详细记录非洲动植物的科学家,当然也是第一位把基督的福音带给非洲各个部落的人。李文斯顿三次探险非洲内陆,其间走过沙漠, 数次失败于赞比亚河的天险,跨过高山,到山颠寻找隐秘的部落;他所遇见的部落有食人族,因为他们觉得吃尸体会使他们更强健,有以下唇装饰了极多的珠子、贝壳为美的部落,更有彪悍如犀牛,靠近他们就听到鼓声越来越激烈的,手持盾牌永不离身的部落。可叹的是,李文斯顿每次都逢凶化吉,在恐怖的非洲部落面前,他才是真正的强者,真诚勇敢。因此,在他的一次非洲探险之后,几乎所有的部落都传遍了他的名字。不止于此,李文斯顿因在探险中见奴隶贩卖的情境远比部落间的残杀更恐怖,就定意要阻止奴隶贩子的恶行。奴隶贩子听到他都躲之不及。
看过《史前一万年》的朋友可能对这个电影没有太多评论,但从男主角救回族人一路的经历来看与李文斯顿的颇多相似之处。那些个部落族群的表现,被掳的族人的惨状,人对爱和责任的委身,都不过是去掉了宣教色彩的一场探险之旅。不过,之所以看了觉得失味,正是因为里面缺少了人对授之其生命的神的回应,失去了对人之使命的反思。一场战争可以救回族人,但以后呢,面对更强的文明,更明确的利益驱动,谁才是他们所依靠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