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rentice

我不想工作了,以后,也许看看自己能不能做点生意吧。—–我的朋友们
如果让我做销售肯定不行,我最讨厌卖东西了。—–破破
 
据世界银行的一份report,中国人是最具经商潜力的人群,说经商潜力是指未必现在从商的人数最多,或者最善长经营,但希望能自己做老板,打理自己小生意的比例却是世界其他的族群要望其项背的。小的不过摆个卖油条大饼的摊子,大的经营资产上亿的企业,近的是隔壁开麻将馆,收收茶位费的张阿姨,远的则是我们遍布世界开了无数小餐馆。对于大企业的运作,我的兴趣一直不浓,身为大企业的一员,我并没有鱼在水的感觉,而是常常象那个被人握在手里的棋子,落在棋盘的哪个角落都无关棋局的命运,因为早在开局之前,一切已经注定。我爱草根的生活,情愿做根墙头草偶尔被顽皮的孩子捏在手里把玩,或者干脆踩在脚底下和小蚂蚁住一个窝,所以观察周围百姓的经营之道是真满足。加之,开始学习持家,回家走过弄堂总喜欢看看街坊邻居们拎着的菜,提着的水果,就觉得大伙的生活水平时实在比我们这些个累死累活的小白领灵活得滋润得多。经营之道其精髓就如同圣经箴言中所提到的贤德妇人之家,手中殷勤的工作使他们的生活得以荣耀在城门口。只可惜现在各样成功推销,卓越经营的书所教导的都背离了经营家庭的原点,在拙劣的技巧和精明的权术玩弄之中把一个生意做起来,把一个人的良心和幸福丧尽了。
我们隔壁的张阿姨是个精明的经营者。她的生意是实实在在掩在陋巷中,传在巷尾间。几十个平方的老房子开了个麻将馆,几个街坊邻舍,都是极相好的,每天来家里摆上两桌。从早到晚,分成两场次。每个入场的交十元的茶位费。这样算来,一个月的收入也在四千左右。张阿姨人极好,高挑的身材,年轻时也有几分姿色。平时对我们照顾得很,烧了好菜从不忘我们家的胖狗。以前待破破也是亲人般的情分。她丈夫出国许久不见归来,就和儿子一起窝在小家里,养着条凶悍的拳师,招徕邻舍打麻将消闲。也许一来一往成了习惯,麻友们自觉交纳茶位费,张阿姨也是变着法儿烧好吃的茶点给这些麻友吃。夏天的冰冻绿豆汤,冬天红豆汤,各样的小零食等,以致他们家的狗也恃宠刁蛮,狗粮冷菜从来不碰。
我们虽不赞成她的生财之道,但这份小小的经营也成了她的安慰和生活。很少听到她抱怨生活艰辛,或者骂政府腐败什么的,只要她家的狗幸福,她就把幸福堆在脸上。
这些日子看得最多的是部叫《Apprentice》的片子,估计曾在上海热播的〈创智赢家〉是从他拷贝的。记得他也有个中文名字,叫飞黄腾达之类,有些俗气了。佩服西方的娱乐节目名字很直白简短却不俗气,象American Idol , Apprentice之类的,虽也是娱乐大众的节目,但培养的大众口味还不低贱。一群来自各地的精英们因一个知名企业Trump的招募聚首到一处,来争夺成为Trump的学徒。这个最后的胜出者将管理Trump旗下的一个企业并且月薪超过六位数。Trump本身是个身价千亿的富翁,手下产业无数。他的一大爱好就是以自己今日的成功来教训人,培养人。所以许多已经成功地精英们对成为Trump手下的一员仍旧趋之若鹜。我不质疑美国人的创业精神,他们比起中国有太多成功的例子。但我看了这个纪录片后,佩服西方人愿意无保留地表现真实的自己,愿意享受在竞争中获得的成功。每一集都有笔生意要两个团队去竞争,他们初始的条件基本相似,在其中可以得到的资源补助也不相上下,但竞争总有输赢,标尺很简单,就是赚到了多少钱。于是输的一队必须淘汰其中的一个队员。每次的任务都离不开销售,推销成了一个好的管理者学习的平台,无关大小,无关尊贵。我们每次看的时候都想如果换成了是自己会有多大的成功,也许一笔生意也做不成。今天有不少天生的管理者看不起做销售,做小生意的,Trump给大家上得很好一课就是,好的管理者首先是个成功的销售。但正是因为这是个销售的时代,每个人的心里都暗藏着赚一票的反光镜,让人相面而行的时候常常被刺眼的反光震翻了天。每个潜在的学徒们激烈地彼此攻击着,不同团队的如此,同一个团队的更是如此。因为目标只有一个,只有一个人最后能够胜出。我看到在招数平平的销售技巧后的人心开始扭曲。人们的态度,言语,肢体都表现在销售的数字之上,叫看的我们心惊胆战。坦然地面对人心的诡诈可能是西方的娱乐节目很喜欢表现的主题,各种真人秀背后揭示的无不是人心的险恶和生存的艰难。今天我们所看到西方文化的自由进取,很重要的前提是人们不害怕被揭示自己的罪和丑陋,只要能促成最后的成功,尽早看到自己的缺陷,成功离自己更近。
中国也开始引进类似的节目,其目的是培养中国人的商业精神。 让习惯与金钱打交道的中国人更明白在纷繁复杂的经营理念背后真正主导一个人商业成功的心态和行为如何,以及社会是如何评判成功者的。我没怎么看创智赢家,下了一集和Apprentice比较了一下,觉得未免做作得厉害,项目的挑战性和节目本身的趣味性都相去甚远。其实中国商业世界中许多叱诧风云的大家都隐在商业理念和众人评判的背后,不断实践改进着他的地摊理论。一个地摊摆得好了,就再开个麻将馆,麻将馆的人坐不下了,就开个连锁,连锁可能需要租房子,不如把钱用来投资房产。但回到自己的地摊,抽着烟看一下午的摊子还是这个小商贩最大的乐趣。也许我说的你觉得胡说八道,没关系,你别看就是了。
 

5条评论

  1. 千秋万睡说道:
    呵呵,文风变了。
    另:东方商业,原来叫小农商业。自你开始,可以变成自娱商业。
  2. 写得太好了,像儿时暑假下午的感受,看蚂蚁咬从葡萄藤上掉下的青虫.
  3. 真好看,写得像散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