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押运之行(5)

最后一天,我们的行程很简单。江油–>成都(火车)–>上海(飞机)。

但是还有两件趣事,都和我的迷彩服有关。因为前面穿的衬衫臭掉了,所以早上换了一件迷彩服。这件迷彩服是我以前喜欢美军的时候在深圳军品店买的,和一般的“民工迷彩”不一样的是,上衣上有我的名字、(美军的)军兵种标识和军衔标志(够臭屁的吧?)穿着解放军不像解放军,干部不像干部,群众不像群众。先是把列车段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据雪平说我坐在他们车厢的时候怪大叔收敛了好多。

更有趣的是到成都火车站提取第二批物资(儿童节礼物)的时候,工作人员端详了我的军服一番居然让我直接进了库房上了站台,挥舞着货运单让工人们快速把我们的物品给装运了。后来回想起来,可能是因为第一货运单上注明了救灾物资;第二吃不准我的这套行头算是什么单位,干脆让我自己进去搞定算了。

更快乐的事情是志勇和我们一起接受了主。我好喜欢志勇,首先他当过兵,带着点军人的正直和憨厚;其次他的四川话很好听;第三他很热心也很认真。慧君挑战他接受耶稣,我们跟他分享了四个属灵的原则,他很快就表示愿意接受。慧君真的很主动很勇敢,+10分。唯一担心的,就是想起那个打麻将和“三百万”的江油三自——志勇以后去哪个教会得到牧养呢?

      倒叙:

       离开江油的时候阿亮正组织抵达的要去给儿童们过儿童节的志愿者们开会。我也列席了会议准备向雪平小咸传达会议精神。然而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会议——带着物资的志愿者们带着不同的期望、时间表和目的来到这里,要在很短的30分钟会议中总结出行动计划,我不得不佩服阿亮,他是一个优秀的领导者。他成功的让每一个志愿者队伍都接受或妥协了自己的想法。

      流水账姑且先记到这里,有空的时候我再慢慢写下一些心得和体会。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