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押运之行(3)

星期二晚上上的火车,星期四早上8点左右抵达江油。联系志愿者阿亮后才发现,志愿者们居然把帐篷搭在市政府大院里。门口的武警更像是一个停车场管理员,对于进出的个人视而不见。政府里面搭起了各种各样的帐篷,并拉起横幅变成临时办公点。顺便说一句,我觉得江油整个变成了一个横幅城,到处都是横幅,不是临时办公点就是标语口号。江油市政府的楼自己也很惨,裂缝明显可见。

      因为物资没有能够跟车在江油卸下来,所以星期四这一天变得无所事事,再加上下着大雨,车辆也出不去。于是我们先是在政府大院里看着官员家属们把自己的棚子拆了装,装了拆,大棚套小篷,外面还要铺上防水面料。虽然有一些愤懑,但是把自己的家搞舒适也是人之常情。所以其实我满能理解的,只是想起灾区还有更多的群众大棚小篷什么都没有,象这样奢侈的搭建帐篷是不是有点过分?据当地群众说本来他们还用的是救灾帐篷,因为中央要查所以一夜之间把救灾帐篷撤了个干净,换成了现在的大棚套小篷。真实情况到底如何,我也无从得知。

      中午和其他志愿者攀谈,才知道江油的物资供应还是充足的。饭馆照常营业——所以我们带的方便面只能带回去了。中午奢侈了一点,出去吃了碗炒饭。路边发现了江油三自教会的赈灾点。虽说平日里道不同不相为谋,可是在这个时候见到还是颇感亲切。旁边还挂着慈福行动的横幅。

      留守的长老带我去看了损毁的教堂。但当我提到教堂的重建预算时,他一开口就是三百万。这让我想起了网上盛传的灾区学校涨价论。我亲口问了两遍,都是货真价实的三百万。虽说我不是施工队,可是明眼人都能看出这个教堂不值一百万。更让我郁闷的是傍晚看到一群人在基督教抗震救灾办的横幅下打麻将。

      下午去另一个教会设立的救灾点,这是南充三自的福音堂建立的。他们给我的印象就要好得多,也正面的多。举几例和大家分享:

  • 他们很明确自己物资不多,只能做查漏补缺的工作。所以几位姊妹很仔细的给灾民营每一家的需要建立名册,然后具体送东西过去。比如政府发衣服是每家一件,他们就会注意到哪几家有老人,没有合适的衣服,然后送上门。这样的服事弥补了政府批量发放的缺憾,又能给人带来实际的帮助。
  • 他们15号就进入灾区。一个姊妹跟我描述他们刚到北川绵竹的时候帐篷搭在尸体旁边。让我很是佩服。
  • 在不去事奉的时候,他们就读经、祷告,非常喜乐(没有打麻将)。
  • 他们每个星期换班,而且来的基督徒志愿者都接受过培训。
  • 他们的条件很差,连个大帐篷都没有,用的是广告凉棚挡雨。比江油三自条件差多了。
  • 他们没有刻意的传福音,但是穿了特别的基督徒的衣服。

      交通过后,我们陪几位姊妹去了灾民营分发一些衣服。

      其实我们的百姓真的很好。有的群众很明确地说自己衣服够了,给更需要的人吧。慧君处于儿童的重重包围中,当孩子一拉他说“叔叔叔叔,有没有我穿的衣服啊?”的时候就缴械投降,连编织袋都没能保全。而我则坚决的把伸进来的手都推回去要求他们按次序来。显然我不太受欢迎,还好跟我一起的姊妹积极聆听和回应需求者的倾诉。

在灾民营非常缺乏的是防潮垫。衣服、席子都无法抵御地上的潮气。我们离开的时候看到政府在分发三合板,但数量无法满足全体人群的需要。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