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押运之行(1)

按理说地震的事儿我是不会上心的。其一,我这个人比较铁石心肠,平常看到乞丐残疾人都不愿意给钱;其二,我一直认为这是中共的business。既然我每个月交纳那么高的所得税,这种社会公共事务理应由执政党大包大揽而不应该再让百姓出钱。既然执政党喜欢大吃大喝公款消费,那就要承担带来的后果。然而这一次头三天的央视反应让我居然留下了眼泪,这不能不说是媒体的一大功劳。然而伤心归伤心,难过归难过,要我跑到四川去还是有点匪夷所思的。

      改变发生在5月15号的上午。14号是礼拜三我一般晚上会上4个小时的班,礼拜四早上就不去上班了。然而正在我难得在家的当儿,四川成都的一个家庭教会的领袖给我打电话了。他说他们在和一个NGO合作在灾区服事,严重缺乏药物和医疗器械,要我们教会在上海帮忙买,还给了我一个清单,3点钟之前用EMS给他邮政快递过去。我看了一下表,只有4个小时。我们教会的弟兄姊妹都要上班,怎么可能出去买东西?现在唯一没有在上班的是我。于是一开始我心里一股恼火,怎么事儿最后都落到我头上。恼火归恼火,想想人家拿着钞票也买不到东西,只好请了半天假出去帮忙,顺便请波波发了贴让其他弟兄姊妹也有空的话上街买药去。

     神很奇妙,就在我上街买药的时候开始改变我的心。当我在买那些东西的时候,我开始关注,开始站在那些受灾的人的角度去想。一件事情当你没有去做的时候固然可以说长道短站在道德和法制的高低,可是一旦开始做了整个的心情和看问题的角度就不一样了。那天的采购非常快,也很有效。其他点的弟兄姊妹,特别是娜娜和翟骋行动也很迅速。几个小时之内我们发出了五六箱的药品和医疗器械给慈福行动(www.obchina.org)。 而且此后一发而不可收拾,娜娜和晓真迅速联系了一些厂商购买人家的库存物资并天天push我下一步,我只好去push财务的WW给我们预算空间。

      更宝贵的是在这次预先采购中我认识了很多NGO的伙伴们。有的以前就知道,有的是刚认识。他们非常认真、专业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一点点小事。特别是新驼峰行动的亦帆和映绿的郝利琼。他们为我的一点点小问题反复的打电话、联系物流,态度非常热情。虽然隐隐知道一些大基金会背后抢地盘的恶闻,但这些热心专业的NGO管理者无疑让我对这次“全民赈灾”有了更加正面的印象。直到地震发生后两个星期,我仍然以为这件事发生在遥远的四川——那个本来计划今年和波波去度假的地方。

      关于采购的事,顺便说一句,公司的同仁也很踊跃。发帖后半天就筹集到将近八千元钱,买了一百五十公斤的二氧化氯。以部分员工的名义捐掉了,也是通过新驼峰运输给成都的。壹基金已经在网上公示这批给红十字会的物资:http://www.onefoundation.cn/html/68/n-168.html

      P.S. 从来没有购买过超过100公斤的东西,这次教会买药品、买帐篷,一买就是一吨,堪称是人生第一次。

堆积在“新驼峰行动”仓库的一些我们教会捐赠的消毒剂:

贴上标签后的消毒剂(标签是“新驼峰”贴的,倒也正合我意):

物品被送到了绵阳——那个我两周后前往的城市,真是奇妙: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