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聚會后的一些想法

這次來奧蘭多,住在奧蘭多華人福音教會(OCECC)陳彪牧師的家裏,承蒙牧師和師母的熱情招待。前兩天也有機會和這裡的弟兄姊妹交通個人見證和事奉。

      OCECC是一個成立時間不是太長的教會,我猜測是以大陸學人為主要服事對象,因爲網站是簡體中文的。目前還沒有自己的會所,租用別家教會的籃球舘在聚會,不過已經計劃購買一処會所,還在募款之中。

這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如果中國有一天民主了,家庭教會是否需要自己建堂?我過去想過,比如説很多家庭教會系統是一個團隊下多個聚會點的。如果建堂,好處是資源可以集中,同工不用周末辛辛苦苦的跑來跑去,但是對於例如上海北京這樣的大城市而言,也給信徒帶來交通上的不便;另外,建堂對於城市教會來説,是一筆天文數字的開銷(中國城市的房價比美國還高,收入卻比美國低好幾倍),對於捉襟見肘的教會財務來説,是否值得?這是一個需要去思考和準備的話題,對網絡化的城市教會來説。

      昨天的團契聚會來的人不多,今天早上的成人主日學更是“千山鳥飛絕”,如果我是帶領同工的話,我想我會抱怨連天了,但是牧師和師母還是很喜樂(雖然我猜測失望還是會有)。我記得我幾年前有一次在聚會裏領詩歌,起了個音大家沒有跟上來,當時心裏一火就“吼”了一聲“唱呀!”,嚇得旁邊的姊妹一哆嗦。有時候看到教會和其他基督徒的的冷淡,自己若是沒有内在生命的話,就會爆發出來,不是發火就是發怨言。今天牧師和師母的耐心給我很大的一個功課。

      今天的信息是講到我們很多時候只要“能力”,而不要“使命”。講到“能力”的時候大家都喜歡聼,很多基督徒把教會當作是充電的地方,來教會“重新得力”再到世界裏面去打拼;講到“使命”的時候就覺得很累,事奉更累。分享的吳弟兄說,北美華人教會常有事奉的弟兄姊妹作一半就摞挑子不干的,不高興就不來聚會的,做點服事一般就不樂意服事下去的,等等。我心裏想,何止北美,起碼上海的一些青年聚會點裏這樣的事情就層出不窮。剛開始有熱心想做,做一半了公司的事情一忙,或者自己的心情一不好,招呼也不打就不服事了,結果還要其他同工來收拾殘局。這樣的“事奉”對於教會,是弊大於利的多。但是同工也很無奈,一面要鼓勵弟兄姊妹來侍奉,樂意侍奉的更加不能打擊積極性,做一半也得有人做下去,所以這種情形繼續持續著。不知道農村教會裏情況怎樣呢?傳統家庭教會怎樣處理這樣的問題和培養工人呢?

      或許,事奉就是這樣一個路綫:發熱心–>做工–>不行–>不干–>再發熱心–>……–>終于認識到自己是有限無能,靠著神才是無限全能–>内在生命更新–>喜樂全然擺上的事奉。這只是我的一些體驗。

      不過我想,屬霛的工作總是一個交戰的過程,對任何教會的成長都是如此。OCECC短短幾年時間就考慮建堂,而且宣教事工非常活躍和卓著,僅僅一些偶然、個別的現象,或者魔鬼在少數信徒上的工作並不能阻擋神全面的得勝。

      我忽然有一個很有趣的想法:北美華人教會、中國城市教會、中國農村教會這三個大類,資源和知識是從高到低排列,熱心和奉獻確是從低到高排列。當然,這只是我突然的一個想法,採樣于少數教會,並不能代表整體。若有得罪觀衆的,千萬不要口誅筆伐。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