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通过桩考

前在教会的代祷记录本上,有一个姊妹写道要为她下个周末的驾驶考试祷告,又在交通聚会上反复提及。我当时心里暗道,真是小题大做。不就是考个驾照的考试吗,难道会比高考还紧张?可是看他们的样子,的确是蛮紧张的,考过以后又逐个告知,弹冠相庆,真的可以和高考比美了。那时候,我真的无法理解,有那么重要吗?

    今天轮到自己考了,从上礼拜就开始紧张。生怕今天的到来。真的,高考我也没有那么紧张过。昨天去考模拟考回来,拿着茶杯的手都在发抖,差点把杯子砸了。桩考的时候一共有两次机会,第一次我失败了,功亏一篑;第二次成功了。出来的时候教练也如释重负,把毛巾给我擦汗,嘱咐我我回家的路上要小心,坐什么车……真让我受宠若惊。

    为什么一个小小的桩考那么紧张?心里负担那么大?比我去年考研还有过之而无不及。我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我认为我紧张的原因主要还是怕教练师傅的怒吼。没有考试他就吼成这样,如果我没有通过岂不是要不被他追着砍?所以我特别恐惧,甚至打算考不好就退学。看来我真的欠人骂,一有人骂我就受不了。所以,我得出的结论是:

  1. 我依然欠骂
  2. 即使有人写了再奇怪的代祷要求,或者我觉得他那件事多么的小,都不能代替本人的感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