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子的名分

成为基督徒以后,我们常常从属灵的长辈、从牧师和传道人那里听到一个词叫做“爱世界”。如果有的人很长时间没有来聚会,或者大家的视野中消失了,我们常常说他“爱世界”。但是到底什么是爱世界呢?我刚刚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我心里嘀咕,因为我常常觉得自己是爱世界的人,难道基督徒就不食人间烟火,淡泊名利,这也不买、那也不用?当我心里想念某一个新型号的手机,想要添置某一个电子产品的时候,似乎都有另一个声音在提醒我说,“这是爱世界!”。有时候我们有一种感觉,做教会的事就是爱神,做教会以外的事就是爱世界。这种观念正确吗?

在中东历史中有一个至关重要的人,新约希伯来书的作者称他是“贪恋世俗”,在新约希伯来书12章16-17节:

恐怕有淫乱的,有贪恋世俗如以扫的。他因一点食物把自己长子的名分卖了。后来想要承受父所祝的福,竟被弃绝,虽然号哭切求,却得不着门路,使他父亲的心意回转,这是你们知道的。

这个故事被记载在旧约圣经中,我们可以翻到旧约圣经的创世纪25章19~34节。以扫在中东历史中是一个非常特别的人物,以扫和雅各是中东两大阵营——以色列与巴勒斯坦——的祖先。雅各后来被神命名为以色列,他的后裔就是以色列人;以扫又名以东,他的后裔就是以东人,在以色列人从埃及回归以后成为以色列人的仇敌之一,最后汇入阿拉伯民族。但他们两人又是兄弟,而且是孪生兄弟。

我们在5月份的时候用四个周日的时间和大家分享了关于亚伯拉罕这位信心的祖先的一些特质。亚伯拉罕是一个被神所拣选的人,他对神有完全的信心,圣经说当神叫他离开埃及的时候,他还不知道往什么地方去,但是因着神的命令,他不问目的地就跟随了神;他到哪里就筑了坛来敬拜神;当神命令他把唯一的儿子奉献给神的时候,他也是二话不说立即遵行。所以圣经称他为信心之父,是犹太民族信心的祖先。

但是犹太人除了在信心上的坚贞给我们留下深刻的印象之外,另一个印象就是狡诈,哈姆雷特的《威尼斯商人》一剧中的犹太商人夏洛克的形象就是这样的一个典型代表,他狡猾、自私,又心胸狭隘。犹太人并不每个都这样,但夏洛克的形象如此深入人心也不是空穴来风。凡是读过旧约创世纪的弟兄姊妹都会对雅各有同样的印象:狡猾、自私、说谎。刚才说过,雅各又名以色列。雅各的特质和亚伯拉罕的特质交织起来,在以色列人身上,在基督徒身上都可以体会到这种罪性与信仰的交战,这就是我们的信仰生活。

今天我想集中我们的注意力在27节到34节,许多人对以扫失去长子名分这件事,觉得有令人不平的地方。何以象雅各这样诡诈的人,会成为神特别赐福的人呢?他一生中满得神的恩惠和眷顾,且成为以色列人三大先祖之一(神被称为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而那被骗去长子福分的以扫反而无分于神所赐给亚伯拉罕的应许。这真是一件费解的事。其实所有人,按本质都是大同小异的罪人。人的好坏只不过程度上的少许差别。但一个比较好的人,轻忽神的恩典,与一个比较坏的人,却重视神的恩典,在神看来却有很大的差别。前者虽比别人略胜一筹,但在神前仍是个罪人。后者虽比较坏些,却可以凭着神的恩典得着拯救和改变,成为神所喜悦的人。

一、何谓“长子的名分”

在这段经文中,我们首先要回答的一个问题是“什么是‘长子的名分’”?它对于今天的基督徒来说意味着什么?如果以扫是一个坏榜样,我们不要效仿他,那么我们要重视这个“长子的名分”,对不对?我们要重视的是什么呢?

长子的名分首先意味着财富,但是这个财富并非立即可以得到,在近东地方,长子可以在分遗产的时候首先分到双份的,比如说如果有兄弟九个,那么长子可以得到十分之二,其他八个平分剩下的。但是长子的财富并不是立即获得,而是要在看不见的将来,父亲去世以后才能获得。在雅各的经历中,长子的名分并没有给他带来财富。以扫丧失了长子的名分,但是因为雅各的离家出走,反而享有父亲的全部家财,他的武装侍卫就有四百人之多,他统治广大的以东,而且享尽荣华富贵,安然辞世,得享高寿。我们从创世纪的描述中,看不到任何他的失意潦倒之处。当他和雅各再度相遇的时候,当年被欺骗的愤怒似乎已经被他淡忘,他不但没有丧失长子的应得之分,反而得到了更多。

长子的名分也不是神的保佑或者免遭患难,在雅各的生命中恰恰相反。他一得到长子的名分,似乎灾难的盒子就在他身上被打翻了。他带着一个手杖去寻找遥远的栖身之所,他为舅父做工,把他一生最精华的光阴用来牧羊和娶妻。他的家庭生活给他带来无数的烦恼,他深深地叹息,认为他一生的岁月又苦又短。长子的名分显然不是免去痛苦和悲伤,因为得到这个名分的雅各所受的痛苦远胜过失去这名分的以扫所受的。

长子的名分是什么?从雅各的生命中我们看到,长子的名分是一个属灵的产业,它给予拥有这名分的人一项权利,就是使他作为家庭或宗族的祭司,它的权柄在于它成为家族属灵的领袖,连接后代的人儿女,有权承受属灵的恩赐和能力,传递弥赛亚希望的火炬,继承神在于亚伯拉罕立约时的应许,有权作为神所拣选的工人。我想当时的雅各未必看重这些,但从雅各和以扫的经历中我们看到,长子名分的意义就在这里。圣经并没有说雅各有多么看重属灵的产业,但是圣经却说以扫贪恋世俗。

亲爱的弟兄姊妹,长子的名分是看不见、摸不着,也不能给我们带来今生的财富的,就像我们的属灵身份一样。我们成为神的儿女,回到神的家中,并不能够发财,反而失去或者放弃了一些机会;并不一定能够家庭幸福,反而可能带来纷争,如果还没有结婚,择偶范围也缩小了;也不能让人生一番风顺好像得到了上帝的保佑,相反越是事奉神,所遭遇的困难、苦难和试探就越多。那我们为什么要做基督徒呢?就像当很多人离开耶稣,觉得耶稣讲的道不中听的时候,耶稣问他的门徒,“你们也要去吗?”,彼得回答他说,“主阿,你有永生之道,我们还归从谁呢。”

正如长子的名分所带给雅各的,重生所给我们的产业就是神的恩典,这恩典赋予我们权利脱离黑暗的国度,进入神儿子的国度;被饶恕,被拯救,成为全能神的儿女,在神子的荣光中与他共同站立,承受基督所有的产业;有权胜过仇敌,有权加入在辉煌彼岸等候我们的那群圣徒。你看重这名分吗?没错,这是虚无缥缈的,这不是我们这个物质世界的一个客体,看不见也摸不着。但是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却极其看重它。雅各的宝贵之处就在这里,他能看到以扫所忽略的将来之事所具有的价值,当以沉溺于世上的娱乐时,雅各却不满足于现在的生活,而一心渴望得到将来的产业。

二、在世界里“累昏了”

“以扫善于打猎,常在田野。”(创 25:27) 圣经给我们看见亚伯拉罕的家族乃是牧羊的,神藉他们牧羊的工作使他们富足起来。按古时的人,许多是靠打猎── ─种杀害夺取的职业──维持生活的;但神的选民却是靠牧养牲畜或耕种生活。牧羊在当时可以说是一种积极性和生产性的职业。在此以扫不是以打猎作为一种职业,只不过是他的一种娱乐,因他父亲有许多羊群和田地(参创25:5,13:2,26:12-14),无需靠打猎为生。正如雅各在帐棚内煮红豆汤,也不是一种职业,只不过是偶然的兴趣而已!适当的消遣不算有什么不对。

但是在29节、30节,什么使以扫放弃了长子的名份呢?以扫说,“我累昏了”。以扫为什么累昏了?因为他从田野回来,很可能是在打猎,当然也可能是在做别的事情。圣经在这里并不记载以扫这次打猎回来是否得着野味,却一再记载他“累昏了”,这 就是以扫打猎所得的结果。打猎使他身心疲乏不堪,干渴至极。无论他是否打了许多野味,那些野味只能增加他的疲乏和干渴,绝不能消解他的疲乏与干渴。 以扫这种“累昏了"的情形,足为贪爱世界的基督徒一种很好的描写,一个拼命在世界追求金钱、虚荣,而不顾自己灵魂的人,其结果必象以扫一样,在灵性上“累 昏了”。世界的福气。象“野味”一般,只能满足人属肉体的需要,但不能使人枯干的心灵得着滋润。圣经并不是谴责以扫,认为他不应该去打猎,相反我们看到以扫打猎也给饭桌上带来很多惊喜。但是以扫的问题在于他沉迷于打猎之中,以至于他没有时间去思考长远的事,当我们被眼前的事、世上的是、立即就要成效的事缠累的时候,就没有时间去思考更远的事。以扫就是这样,所以当他累昏的时候,雅各说,“你今日把长子的名分卖给我吧。”,以扫说“我将要死,这长子的名分与我有什么益处呢?”。当他累昏的时候,他就只看见眼前的需要和困难,别的都统统丢在一边了。

亲爱的弟兄姊妹,你有没有“累昏了”的时候。我想每个人都是有的,包括传道人也是有的。在公司里面,有时候有一些非常赶的项目,让你日夜加班,忽略了属灵的事,这时候往往是属灵生命一个很大的低潮。我们往往会想着完成这个项目之后,带来多大的晋升的机会,或是能得到一个长假,但是却忘却了我们里面真正需要的属灵福分。同样的事也会发生在刚刚进入工作岗位的毕业生,刚刚生下孩子的夫妻,工作的事、家里的事都把我们“累昏了”,从而失去了来到神面前的福气。

“累昏了”极大地捆绑我们的心思意念,使我们没有时间去思想属灵的事、神家里的事。你不一定是在工作上累昏,你也可能在家务上累昏,也可能在娱乐上、上网上、甚至某一个正常的爱好上累昏。累昏的人的特征就是轻看属灵的事,丢弃属灵的权柄,包括读经、祷告、团契生活、敬拜、以至于事奉。一个真正重生得救、被圣灵充满的基督徒必定是羡慕属灵的事,爱追求属灵的事,以事奉神为荣耀的。但是今天教会里为什么乐意服事神的人那么少,就算是服事也往往不能全力以赴呢?因为基督徒在别的事上累昏了。

所以“累昏了”是我们的仇敌,亲爱的弟兄姊妹们,看一看你的时间表,有多少时间你来亲近神?有多少时间你拿来事奉神?有多少时间你用来阅读,更多的认识神?固然在委身和跟从基督的道路上有很多的困难,但是第一个难处,就是你是否愿意拿出时间来亲近神,而不是被这世界所累昏。

三、轻看长子的名分

当雅各向以扫提出交换的建议时,以扫轻易地接受了这项建议。他粗鲁的说,“我将要死,这长子的名分与我有什么益处呢?”圣经中说,“这就是以扫轻看了他长子的名分。”在体魄上最魁梧强健的人,往往在抵挡短暂情欲的世上最脆弱。以扫抵挡不住一碗红豆汤的香味,参孙为一个非利士的女子神魂颠倒,彼得被一个仆人的问题逼到死角。而且这些试探往往在最无关紧要的事上出现。往往我们在小事上跌倒的时候,我们会安慰自己说,等遇到更重要的事,我们一定会表现的更好。但是我们不明白,这些琐碎的小事才会试验出我们的品格。平时不会传福音的人,不能指望他在布道会上滔滔不绝;平时不祷告的人,在大难临头时也不见得会恳切祷告;平时不读圣经的人,肯定不能正确认识属神的生命。运动员先要把基本动作学好,才能在运动场上奔驰。如果我们在世界上已经精疲力竭,神呼召我们起身迎战来势汹汹的强敌时,我们又如何承担重任呢?

今天我们看了圣经,如果是我,我们会想,一定不会做那么傻的决定。一碗红豆汤算什么,饿一顿又不会死,不值得啊。但是今天我们也有同样的问题问今天的以扫,为了眼前的利益放弃基督徒的权柄,值得吗?为了娱乐、爱好、晋升、加薪,放弃基督徒的事奉、读经、祷告、崇拜、团契,值得吗?如果有人跟你说,我用一块巧克力,换你明年没得加薪,你干不干?我想一个理智正常的人都会说,“你疯了吧?”。但是很多人会用永恒的祝福去换取今生的一点点加薪,或者是解决一个眼前的问题。

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个问题,那就是如果以扫从来没有享受过长子的名分有何好处,也没有看到有任何人享受,那么他的交换是合理的,因为在他的价值观当中,长子的名分真的比不上一碗红豆汤。同样,如果一个人从来没有尝过主恩的滋味,从来没有经历过基督里的喜乐,那么“贪恋世俗”也是合理的,因为属灵的事对他来说毫无价值。

但是圣经告诉我们,“你们要尝尝主恩的滋味,便知道他是美善。”。如果你觉得属灵的事没有价值,或者虽然有价值但是比不上世界的事,比不上你现在渴慕的事,那么就有几种可能:

  • 第一,你可能不是一个真正重生得救的基督徒,你只是有基督徒的头衔,参加教会活动,但不见得是一个重生得救的基督徒。在彼得前书2:2说,“就要爱慕那纯净的灵奶,像才生的婴孩爱慕奶一样,叫你们因此渐长,以致得救。你们若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如此”,彼得很肯定的说,你如果尝过主恩的滋味,就必然渴慕神的话,这是必然的,就像小孩子出生会想要吃奶一样,这是生命的规律。一个不渴慕灵奶,不爱读神的话的人,很可能根本不是信徒,只是徒有其名而已。
  • 第二,你是一个基督徒,但是你的生命里另有偶像。这偶像可能是你自己,也可能是某个爱好,某种理念,或是某种追求。这个偶像在你的价值观中,比基督更加宝贵,更加值得让你追求,让你去渴慕和付代价。

我们今天读到雅各和以扫的故事,可能以为以扫不值,觉得他太愚笨了。但在当时的以扫却全不觉得有什么不值。圣经说他“吃了喝了,便起来走了。”(创 25:34)到后来虽哀哭后悔,无法挽回失去的机会!(来 12:17) 今天正有不少人,只顾眼前,“贪爱世俗如以扫”。甚至有些基督徒,为贪图今世暂时的利益,便忽视轻看基督徒的身分,放弃主的荣耀,竟不知道是一种无可计算的损失。像以扫将神所要赐的大福──“天上的甘露,地上的肥土──多民事奉你,多国跪拜你──”以一碗红豆汤的代价全出卖了!

在约翰一书中,约翰说不要爱世界的理由是,这些事都会过去,我们一起翻到约翰一书2:15~17,一起来读。什么是暂时的?什么是永远的?我不了解背后的奥秘,但是从字面上我们可以知道一件事,那就是我们在谨慎遵行神的旨意,是于永远有益,是属于永恒的,这是向永恒的投资。也是我们长子的名分。

1967年奥斯卡获奖电影《四季之人》描写了这样一个故事,英国国王亨利八世想要休妻再娶,但是被教会反对。亨利八世想要强迫当时的首席大法官托马斯·摩尔(《乌托邦》的作者)认可他的离婚与再婚,但是托马斯通过多个渠道拒绝了。1534年国王操纵通过“继承法”,规定全体成年臣民都要宣誓承认亨利八世与前妻的婚姻不成立,拒绝宣誓者即等于犯了叛国罪。轮到托马斯被召去宣誓,他在现场阅读“继承法” 后,对审问他的人说道:“我的目的不是指出这个法令错了,或制定这法令的人错了,或是任何对此宣誓的人错了,我的目的也不是责怪任何其他人的良心。但是,就我自己而言,我的良心让我不能对此做宣誓,不然,我的灵魂会被诅咒。”他被以“叛国罪”罪名起诉,在起诉中有一个重要证人也是托马斯一直在栽培的年轻人理查德作了伪证。在电影中,托马斯在理查德作证后向法庭提出了一个请求,他说“我想看一看证人佩戴的金链子。”,法庭准许了他的请求,金链子在英格兰是权位的象征。他摸了摸理查德新带上的链子,问说“他们给了你什么职位?”,理查德羞愧的说,“威尔士的检察官。”,托马斯轻轻的说,“人若赚得全世界,赔上自己的灵魂,有什么益处呢。何况你只是为了一个威尔士!”

我们今天所追求的世上的东西,我相信连一个威尔士都不如。

所以弟兄姊妹们,以扫给我们的功课,是不要贪恋世俗,不要被在世俗中累昏了,而要看重那永远长存的,并存喜乐的心为永恒而生活。

3条评论

  1. emir说道:

    hippy什么时候出讲道集?

  2. Ryan说道:

    这篇分享好棒啊,我一直觉得自己在某些方面很像雅各(比如喜欢美女)。到今天才明白原来以扫和长子的名分原来是这么一回事情,感谢弟兄分享啦!

  3. 暖暖说道:

    太棒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