抄作业都抄得那么可爱

刚才写了一篇blog,讽刺了一下当红的两部连续剧《亮剑》和《暗战》不了发不上来,可能是敏感词被过滤了。也怪不了谁,谁让我被生在专政地区呢。

刚刚结束批作业,已经11点了,想起以前常常唱的《老师窗前有一盆米兰》,可惜我的学生是不会唱给我听的。想想也很气愤,一个项目是去年10月开始布置的,还有毕业论文是今年1月布置的,学生们一定要等到deadline到了才开始交,搞得我手忙脚乱。但是想想自己交论文也是这个德性,还是怪不了谁。

学生抄作业成风,我曾经宣布过,不交作业60分,抄作业0分。但是还有很多人抱着侥幸心理抄作业。这次最可爱的是一份画网络图的作业,不知道为什么很多人明明直线的箭头一定要画一个心电图那样的折线箭头,我捉摸了半天才知道原来是某一个作业的版本因为纸头不够所以用折线,结果抄这份作业的学生想也不想统统画成了折线,这个倒容易抓。

还有一份抄得论文更离谱,连致谢部分也抄,抄得是川大的一篇论文,于是就感谢了川大的计算机系主任(其实还应该感谢那位原作者)。初初一看,我大吃一惊——这篇论文是他老人家指导的啊,这个学生社会关系不得了。后来拿去google一找,两篇文章一模一样,才知道这抄得没水平……

唉,连作弊技术都世风日下,毫无专业性可言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