烦恼新妈妈二

Reader上有个文章上美国女性们觉得每天写blog比性生活来得更重要,一天不记录,生活就不完整。不知道相对保守的中国女性怎么样,也许不看blog这一天就不完整吧。

上回说到进入第二产程。生产的难度有时来自你选择的环境,至少在国妇婴的生产室里两脚踏上生产台就是个技巧活儿。踏脚间的距离很宽以使你的脚分开约120~150度,这取决于你的身高和腿长,我这个小妈妈当然不占优势。两个手握柄没有拉伸性和方向控制,按照护士的要求要往上提,像拎水桶。我能想象的就是寝室的热水瓶。所以,我觉得能在这样的产床上完成任务本身是个考验,我捉摸了半天终于明白如何脚蹬手提往下用力,由此也羡慕那些可以用坐姿或站姿分娩的产妇。一个小时左右孩子娩出,医生反复确认的是你的名字和孩子的性别,并且你的孩子将会以母亲的名字来命名,比如周怡之子。在住院的两天中,医生对婴儿的确认也都是询问,妈妈叫什么?但孩子长大后很少再冠以母亲的名字,反倒以父亲姓氏为重了。

我的孩子出生时七斤,通体发红,哭声响亮地对抗着这个陌生的环境。也许正如一位老牧师为他祷告的,他所面临的并非一个美好的世界,充满着罪恶,也注定不能长存。若不是靠着基督的救赎,这人生匆忙一遭走得何等苦短。同样,作为母亲的苦痛也随着生命的诞生经历着兑变和历练,我所祈求的是最终能结出平安的果子来。

怎么够吃?

没有生产时就担心奶水不够,因为我没在母亲怀里吃过几口奶。之前听了姐妹们的母乳经验分享理智上相信99%的母亲能够亲自喂养孩子,但在哭声和家人的压力下,我实在缺乏信心。谢慕溪始终在哭闹中度过,很少有安静的时间。每个经过的人都说孩子没吃饱,正是这样一种评价使我在亲自喂养上始终处于自卑的状况。我祷告上帝是否是我的罪影响了乳汁的供应,为何我作为一个母亲却不能在物质上给与最基本的供应。不知道有多少产后抑郁症的妈妈因为母乳够不够吃的缘故而心情沮丧,反正我为此没少流眼泪。月嫂开始为孩子添加配方奶,但每一次我看见宝宝满意地在喝完我的奶后又灌下奶粉,我心酸得厌恶自己。感谢主,藉着不停的祷告,我突然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母乳喂养的论坛,里面记述了妈妈们亲自全母乳喂养的实战经验,我被大大地鼓励。决定扔掉奶瓶,完全亲喂。我就把自己当成战乱时候的母亲,除了母乳,没有奶粉。两天,谢慕溪每隔半小时就要讨奶喝,我就24小时全程伺候。说来也是神的恩典,我的奶水够宝宝吃了,从他一天数次金黄色的大便里我看到了神的应许。虽然母乳或配方奶无关乎母亲对孩子的爱,但我希望这最初的坚持可以使我成为一个更坚强的母亲。也想在此鼓励所有想母乳喂养的妈妈们,只要信,你的宝宝一定会恋慕你的胸怀,从你的乳汁中能饱足。当然,其中的代价是许多无眠的夜和日后不能摆脱的索奶者。

下次说说坐月子。

更多照片,点我

3101888462_ccd293870a

4条评论

  1. 小洁说道:

    为了纯母乳喂养的问题,我们家也讨论了好几次,我的月嫂也冷嘲热讽的说过孩子是饿不得的,奶水不够给白开水也是不行的,还好我的产婆一直鼓励我说我一定行的,我爸爸说这个咋们得听老外的,决定就不再用奶瓶了。我女儿吃到一岁前2周,现在身体棒棒。对了,还有副食品我是6个月后才给的,很多专家觉得4个月就可以给,但是我担心孩子会对食物过敏,再说现在bio的食物也不确保没有污染,还有就是千万不能给1岁前的孩子开荤(温州是有这样的习惯,用筷子沾大人吃的菜汤给婴儿吃)

  2. 朱宏伟说道:

    眼睛很漂亮。嘴角上扬

  3. hippy说道:

    讨厌楼上

  4. wujiang说道:

    不错哦 加油 喜欢看你的分享(比hippy的好看 hoho)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