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BA没有开始之前学会的

期盼已久的交大国际MBA开学了,这段时间可以说是我有生以来最忙的一段时间,而且这个状态大约要持续半年。在上两周里,即是我装修收尾(每天都要跑过去看、收货、交代),又是我的MBA开学(不仅仅是上课,还要报道、安顿宿舍,还要办理各种奇怪的手续),还是我在单位开始教学(本学期我教授两门课、三个班,其中一门课是新课)。这三件事情还不是主要的,还有我们的“捐献时间”网站进入开发的关键阶段,作为写需求的设计人员我有一些工作要做,还有教会里的事务,还有申请教师资格证,还有OOPS翻译的第二段……等等等等。我有时候一看电脑里的“To Do”列表,我就有晕眩的感觉。

    当我们对一件事情失去决心,而又不倚靠神的时候,混乱就此开始。

    我原本对装修有很好的预算,每一样东西最多花多少钱,要买什么牌子,我计划的清清楚楚。可是,当不可预料的变更实在太多致使实际支出如脱缰的野马一般狂奔的时候,当我再如何节省也不能补足赤字的时候,我选择的不是修改预算计划,而是什么都不做,导致了实际支出的变本加厉的攀升。因为我对控制预算这件事失去了决心,又没有祷告的信心。

    暑假的时候,我原本对每天做什么都有美好的计划。如果完全按照计划执行,我肯定我能够在暑假期间把课全部备完,从而可以安安心心的上我的MBA,只要周三周四下午去上上课就好了。可是一次又一次的早上延迟起床,使我失去了修订计划重新控制时间的决心,而是对自己听之任之,导致了整个暑假只备了三周的课。

    当我们对一件事情失去决心,而又不倚靠神的时候,混乱就此开始。超出预算,就应当修订计划,使剩下的支出还在可以控制的范围内;早上总是8点起床,就需要调整计划把6点改到7点,并逐步微调;而我没有那么做,尽管天明给了我这样的建议。

刘润给我上了最好的一课。最近我和其他义工都有点忙,而“捐献时间”计划仍旧催得很紧,那个催得人往往就是他。我有时候看到他的邮件,心里不太舒服,因为实在没有时间来做,就回了他一封信表示了抱怨。却不料第二天刘润回给我一封更长的邮件,告诉我他为什么要施加一点压力。的确如此,我常常以“志愿者项目”、“大家都很忙”、“这个阶段肯定要延迟”等句子来敷衍自己不去思考这方面的工作,但刘润是的确为此而操心的人。当我用这些句子在敷衍自己的时候,其实我已经失去了控制这个项目的决心。前面我说过, 当我们对一件事情失去决心,而又不倚靠神的时候,混乱就此开始。还好,我们有刘润这样的领袖,一个没有失去决心的人,所以项目尚在控制之中。

   即使事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也不要失去管理的愿望和决心。

   回到信仰立场上来,有的基督徒会说,“我已经完全交托给神了”,“你说的这些话不属灵,管理的是神而不是我们。”是的,这样说的没有错。但是,我常常看到的,是很多基督徒在尝试各种方法后无奈的说“交托给神吧”,然后就放任自流了(即失去管理的愿望和决心)。我并不认为这就是“交托”,这是失去希望后的无奈,或者说是宿命论在基督教世界里的延伸。或许,或许“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神施恩典改变了这一切。是的,有这种可能性。但我必须要说,这是特别的恩典。我们不能把特别的恩典当作普遍的情况。真正的交托,是通过积极的祷告明白神的心意,积极地行动回应神的心意。而不是无奈的等待。或许,我要把上面那句话对基督徒改成“即使事情已经糟糕到了极点,也不要失去祷告的愿望、对神的信心和继续行动的决心。”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