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

    学校的BBS上说学校旁边新开了一家书城,号称可以跟上海书城比美。昨天下午校车到总校的时候才5点半,离祷告会还有1个半小时,便抽空去书城看了看。

    这个书城叫做博库。刚进书店的时候就发现,书店的布局和杭州庆春路新华书店购书中心非常相似——自动扶梯旁的长凳、矮矮的四行式书架,似乎让我又回到了杭州。一问,果然这是浙江省新华书店总店开到上海来的分店。心中大感欣慰,还是咱们浙江人厉害呀。不能不支持家乡产业,于是就决定不管怎么样都要买两本回去。

    正如思考乐、上海书城,放眼望去都是励志类的书,以及管理类的书,这方面浙江书店也不能免俗,我不能指望在今天的社会还能看到昔日的“现代书屋”这样的纯文史书店。

    眼睛一亮,又见刘猛的作品:《狼牙》。

    喜欢上刘猛的作品,是从《最后一颗子弹留给我》开始的。在2000年以后的的文学作品中,很少有看一本小说看到流泪的,兰晓龙的《士兵的突击》算一本,然后就是刘猛的作品了。昨晚拿着《狼牙》,借口洗了澡头发没干,坐在床上看到两点钟才为了第二天上班而恋恋不舍的睡觉了。

    今天问同事胡老师,如果我当初真的考了装甲兵指挥学院,我会是一个优秀的军官吗?胡老师斩钉截铁的回答:不能,因为你不喜欢纪律束缚。想想也是,在这个学校里我就够异类的了,如果放在军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的鸟人。

    说归说,还是一如既往的喜欢军队,为军旅文学中的人物欢喜或流泪。也许今日的军队已经不是小说中那样的军队,今日的战士也不个个都有许三多、小庄那样对国家和人民的赤子之心,然而我想往小说中那样的军队,向往着能够像小庄那样大声喊着回答:

    “因为我们准!!!因为我们狠!!!因为我们不怕死!!!因为我们敢去死!!!”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
还记得我们一起巡逻吗?还记得那次抗洪抢险吗?还记得炊事班的饭菜香吗?还记得庆功会的锣鼓吗?
我们曾经一起训练也曾经一起摸爬滚打.我们一起翻山越岭也曾经一夜行军百里.
我们曾经一起喝醉也曾经一起谈天说地.我们曾经梦想当将军也曾经宣誓向雷锋学习.
还记得那年报名参军吗?还记得第一次穿上军装吗?还记得营房前的那棵树吗?还记得爱训人的排长吗?
还记得我们一起巡逻吗?还记得那次抗洪抢险吗?还记得炊事班的饭菜香吗?还记得庆功会的锣鼓吗?
我们曾经一起训练也曾经一起摸爬滚打.我们一起翻山越岭也曾经一夜行军百里.
我们曾经一起喝醉也曾经一起谈天说地.我们曾经梦想当将军也曾经宣誓向雷锋学习.
战友啊战友,战友啊战友,还得得我们最爱唱的那支歌吗?

今天啊再让我们一起高声唱: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预备起!(合)战友战友亲如兄弟,战友战友亲如兄弟.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