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第一次为自己是浙大毕业生而感到耻辱

引用自浙江大学缥缈水云间:

某学生裸体走在学校中,
路人甲问:"你为什么不穿上衣?",
生曰:学校说我的上衣印有"抵制日货",于是被校方收走了;
路人乙又问:"你为什么不穿裤子?"
生答:学校说我的裤子上印有"振兴中华",还是要没收;
路人丙:"那你为什么不穿内裤?"
生:"他们说我的内裤上印有’爱国’",一样要没收,
路人一致恍然大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谁叫你穿着这些衣服在日本的
学校晃啊?"。
学生委屈的哭了说:"我冤啊,我在浙大里晃啊!"

        这是一个黑色幽默,影射了最近发生在中国浙江大学的一件怪事——学生在BBS上自发组织印制了一些抵制日货的文化衫,学校当局知道后如临大敌。新任校党委书记张曦下令没收还没有发出去的文化衫,并发动学生会干部、宿舍管理人员和教职员工在校园中“抓捕”穿有该文化衫的学生并令其脱下没收。

引用自博客中国论坛:

8月15日,中国人在浙大投降了
今天是日本无条件投降纪念日,可是我们学校,我们曾经喜爱的浙江大学,却发生了一起怪事。学校学生自发组织预定的抵制日货文化衫被学校有组织的“没收”了!
文化衫包括两个图案,胸前是龙的标志,上书“振兴中华,自强不息,抵制日货,从我做起”;背后是一些日本商标黑名单,以及“抵制日货”,“reject jap’s”的标语。没有任何违反法律和国家规定的地方。
可是就是这么一件衣服,让我们的校方惊诧了,按照某些老师的话说,他们是害怕友邦惊诧了!于是他们发动在校的辅导员,各级管理人员,甚至导师来“劝说” 大家将衣服“上缴”。整个浙大,无论玉泉校区,紫金港校区,还是华家池校区,都弥漫着一层莫名的恐怖气氛,因为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上的衣服会被人扒走,或者在寝室的时候又来上三个人将你的衣服“请”走!
我们不知道当我们国家的留学生在日本被人欺负时,日本ZF是不是也有过类似的行为呢?他们是不是也和我们的学校一样会担心友邦惊诧呢?我们不知道当毒气弹不停在中国的土地上放出毒气而日本人只给点所谓的“慰问金”的时候,他们是不是会担心友邦惊诧呢?我们不知道cctv将现场声音切换延时30秒播出导致第二个失球成为现实的时候,到底是谁在笑又是谁在哭呢?我们不知道珠海日本人集体晕晕的时候,是不是还有些领导在担心她们对它们服务不周呢?我们不知道我们只是穿了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和规定的衣服的时候,为什么有这么多人无事生非、忐忑不安?
是的,他们害怕友邦又惊诧了!
大家记住这一天吧!
2004年8月15日,日本无条件投降纪念日,中国人在浙大投降了。
浙江大学爱国学生自发抵制日货行为被学校制止

引用自一塌糊涂论坛:

近日,浙江大学爱国学生为了表达对日本一贯歪曲历史、否认侵略罪行的抗议,自发印制带有“抵制日货”内容的文化衫。当日8.10号就有300多人订购,衣服于8.13号经各校区负责人发放,不料浙大BBS上校方的人众多,消息被校方获悉后,校方迅速采取行动,向各校区派出老师和学生骨干,将未发出的文化衫全部扣押没收(价值数千元的衣服,尚未给予经济补偿)。已购买衣服的同学,校方也依照线索派专人强行追回。
校方派出人员以“不要影响中日两国关系”、“不要闹事”、“不要影响自己前途“等理由,苦口婆心相劝,并派出多人蹲点守候。好多寝室里的老师半夜12点尚在等候,有学生不肯交出衣服,校方的代表用威胁性的语气表示:要是今天上交的话,学园那边就算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目前已成功追回若干件。 就是这几天的事情,作为一个浙大的学子,真的没想到如此自发的爱国行动会遭到学校的阻止甚至威胁,今天已经有校方领导发布消息:以后敢穿出来的,见了就没收.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没办法了,连BBS明天都可能会被封,只有向兄弟学校求救,希望各兄弟院校声援我们的行为,再次多谢了. 
绝非假消息本人乃浙大一名大三学生,这事今天在我们学校闹的轰轰烈烈,但学校警告不准说出去,有浙大同学的可以向同学求证事情的真实性.我们没办法,前途在他们手里,希望得到支援!!!

引用自新加坡联合早报:

中国浙大禁学生穿反日T恤
(2004-08-17)
(综合电)中国浙大禁学生穿反日T恤,但是日本《读卖》却呼吁为侵华战犯翻案!
前天是中国抗战胜利59周年,来自日本大阪、神户、长崎等地的日本民间团体,与北京、江苏、上海等地的史学专家及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和青少年代表,在南京举行和平集会。
不过,浙江大学一群学生为抗议日本当局歪曲历史、否认侵略罪行,自发印制写上“抵制日货”等标语的文化衫(T恤),原本计划在本月15日抗日战争胜利纪念日穿上,引起校方高度紧张。
校方除强行没收未售出的T恤外,还派员工大搜校园,逐件追回已售的T恤,并警告学生不得公开穿上这些T恤,否则校规处置。校方昨日表示,事件在当日已妥善处理,校园“一切正常”。
另一方面,在日本战败投降59周年当日,日本舆论充斥极右思潮,日本最畅销报章《读卖新闻》公开呼吁要为所有判刑的日军战犯平反。
《读卖新闻》该篇充满极端民族主义思想的的社论,以《八月十五日,别忘记B、C级战犯》为题,公开推翻二次大战后东京国际裁判法庭的判决,认为南京大屠杀进行百人斩竞赛的两名日本B、C级战犯被判死,是误判事件。

    从新疆回来没几天,就听到母校发生这样的事情,友邦都还没开始惊诧,我们的张曦书记先开始惊诧了。不知道他是中国共产党的书记呢,还是日本自民党的书记?张曦所采用的手段也是极其无耻,甚至是违法的。在未经公安机关许可之前,学校作为行政机关,无权对学生私有财产采取任何行动。

    张曦所做所为,已经使浙大不再是竺可桢老校长带领的有骨气的浙大了,文军长征的传统,断送在张曦手上。有人为张曦辩护,说他也是不得已。我不赞同,人活着就要有所选择,张曦在民族大义和保乌纱帽的一己私利之间选择了后者,注定他要被钉在浙大的耻辱柱上。

下载:某学院领导与学生就该事件对话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