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烈日下大跨步(六)

六、 黑湖——喀纳斯

8月10日

早上早早的起床,看着初升的太阳慢慢把金色的阳光洒在帐篷上,白白的冰霜凝结成水珠从帐篷上滚下来。马夫早早的开始催促我们上路了。好的马夫很重要,这次徒步我对我们的马夫有很大的不满。首先,一路上和牧民勾结收取很贵的烧水烧饭的费用——烧一回水居然收了20块钱——我亲眼看见他们在分帐;其次,一味的催促我们赶路,为了尽早抵达目的地好休息和节下一单生意。结果我们路上停下来拍照的时间也很少;第三,非常懒,不乐意合作,连卸行李和接人都要推三阻四。一路上他们和当地牧民的表现让我甚至对哈萨克人也有了不太好的印象(决不是民族歧视)。如果再去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的挑选马夫,和他们谈好条件。

骑马好还是走路好?这条路上我算是深有体会。骑马的优点是省力,缺点是不能停下来拍照——除非你有很高的控马能力,而且骑马的人会很冷;而走路运动量大,不会觉得冷,还可以一路拍照,想停就停——只要你不管马夫的脸色。

从黑湖到喀纳斯的路比前一天的山路好走多了,甚至无路可言——都是草原,只要朝准方向一往直前就行了。走到中午1点多的时候到一个蒙古包旁边,牧民帮我们烧了一壶20块钱的开水。一路上视界比较开阔,左边是原始森林和雪山,右边是羊群和山坡。看久了也不过如此,只顾埋头赶路。看见头上盘旋的鹰,忍不住对了半天给它拍了一张。

左边的雪山和森林

休息好了之后,沿着马道走一个多小时,便到了一个50度左右的下坡,马夫告诉我们下坡后就是喀纳斯了。这句话顿时给我很大的动力,甚至可以沿着马道前后奔跑。

右边的鹰和山坡

马夫告诉我他们不能帮我们把行李驮进喀纳斯村,据他们说马匹不能进入喀纳斯,否则会被处以罚金。我不知道他们是真的不能进去,还是想早点回去布尔津而随口打发我们。既然他们这么说,我们也不能勉强。所以我们把行李堆在离村几百米的山坡上,由我和波波进村去找住的地方。

来之前就听说了喀纳斯的住房非常紧张,Angella已经提醒过我了。网上其他驴友们告诉我,需要预定的是宾馆、山庄的标房和普通间,小木屋的床位不需要预定。所以来的时候就决定住小木屋(没有厕所和淋浴)。但由于路上出了意外,需要让受伤的队友住标准间,心里就有忐忑不安不知道是不是能找到标准间。

下山的台阶上遇到一个年轻人主动和我们打招呼,告诉我们他是小羊军团上的一个网友,而且是当地人,开客栈的。我们喜出望外,象抓到稻草一样请他帮忙找住的地方和定标准间。后来才知道他叫关新,哈萨克人,新疆大学二年级学生,回到上海后查GOOGLE,还知道他是新大赤骥户外的负责人之一,真是失敬。关新是个很热心的人,他帮助我们在山上等待的伙伴把沉重的行李搬下来山来,帮我们在他的小木屋安顿好(20块钱/人),答应帮我们找车去白哈巴和借我们锅子烧方便面(是的,方便面!喀纳斯饮食暴贵)。

进入喀纳斯景区,就好像回到了人间。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来来回回的车辆,还有“社区民警友情提醒”,给我几分亲切的感觉。喀纳斯的区间车是不要钱的,坐上就可以走。我们坐车到码头,吃了冰棍,买了明信片(带邮资加盖纪念戳20块钱),晃悠晃悠的回到住的地方吃晚饭、睡觉。把一路上的疲惫丢到爪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