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这是昨天在看《中国国家地理》时卷首语引用的诗歌,它的作者是……六世达赖仓央嘉措。但是主编引用这首诗歌的目的是为了地图上属于西藏山南(林芝?)地区察隅县/墨脱县附近的一块九万两千多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江苏省的区域。这块土地是西藏地图上唯一的一块绿色,居住人口七百多万——相当于整个西藏人口的好几倍,但是在中国出版的地图上,这块地区却几近空白。这就是印度共和国的所谓“阿鲁纳恰尔邦”,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境线以北/麦克马洪线以南的地区。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很小的时候,就像其他男生一样,在我的床边挂了一张中国地图和一张世界地图。闲极无聊的时候就看着地图背省会和首都。看着看着,不禁奇怪起为什么与中国接壤的苏联城市都有两个名字,比如海参威、伯力、庙街、库页岛、海兰泡、外兴安岭,等等…… 后来知道她们都曾经是中国的儿女。后来听中越战争报告,从儿时的英雄口中知道了西沙群岛、者阴山、八里河东山、老山,知道了今天争得不可开交的钓鱼岛,知道了已经不复存在(被印度强占)的不丹王国,还有毛泽东和蒋介石合伙断送的外蒙古……原来我们的国家周围是这样的一群恶邻和强敌。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我不是大国沙文主义者,我也不是网上叫嚣着要炸平日本把红旗插上白宫的狂妄青年,我只知道那曾经是我们的土地,生长着我们的人民。我期待着我们的祖国恢复海棠叶的版图的那一天,而不是一只孤独的雄鸡。

压根儿没见过最好的,也省得情思萦绕。

原来不熟也好,就不会这般颠倒。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