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朱走了

今天晚上,小朱来向我告别。我又少了一个房客。

一起祷告的时候,我们回想起一年多来的路程,我的眼眶也湿润了。很少流泪,更很少在人面前流泪,但是朋友离别的时候,忍不住。

认识小朱,是去年初的时候。还记得浦东的一面,尽促使我给他传福音的勇气;还记得,东华食堂里,他是第一个没有被我请吃饭而听福音的人;还记得,搬到我家后,每天早上唱诗歌的勇气和耐力;还记得,在杭州郊游时把衣服让给别人的爱心。

亏欠小朱的事情:

1. 帮他解决电脑问题的时候总是不耐烦;

2. 一直想跟他建立属灵伙伴关系,能够一起在神面前查验自己每天所犯的罪,但因为懒惰而一直没有成行。

3. 原本答应修理笔记本的钱我来出,但是因为换工作后手头窘迫而没有这么做。

在上海的几年中,拥有很多真诚相交的朋友,而真正有离开之痛的,小朱是第一个。

再见,一路走好,我会在喝酸奶的时候想念你,我的朋友和弟兄。

一条评论

  1. haixin说道:

    XF感谢一直留着这篇博客,7年前的当我离开上海时没想到写什么纪念一下,今天可以借这个机会补回来了.

    你是我认识的第一个基督徒,在我对基督教还是一张白纸时你写上了精彩的第一笔.
    七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美国来了个奥巴马, 地震海啸一个接着一个, 我们的大坝建成了又...."但你的风格和体型却还是老样子,借用一位ZM的评价"像一个被拧干了的毛巾,一点水分都没有"一个坦诚的神的子民.

    三年很快,希望到时你们如雅各一家丰丰盛盛的回来.

    我会在拧毛巾时想念你,我的战友.

    主内.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