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教会要重视神学和神学教育?

在来读建道的短期课程之前,就有一些弟兄姊妹在饭桌上或论坛上有一些困惑,为什么要花这个时间和金钱来读这样一个课程?为什么有人要全时间攻读神学?为什么在很多正规的建制教会里传道人、牧师、教师必须是神学院毕业,甚至还要求道学硕士以上水平?神学是不是故弄玄虚的、属人的哲学?是不是人意搞出来的?

我过去也有类似的想法,我甚至几年前和同工开会的时候说我讨厌神学,我觉得我们只要读圣经、按照圣经说的去做就好了,为什么要搞得那么麻烦,付出那么大的代价去学习神学呢?特别在我们身边有那么一些学了一点预定论和神学的人所表现出的那种骄傲和对一些问题的不屑一顾的态度会让我很生气,更加觉得神学是故弄玄虚、让人骄傲的东西。跟我提起神学,我的头脑里出现的词就是“知识”、“骄傲”、“哲学”。在中国教会里,神学尤其不受人欢迎,我认为原因有三:

  1. 老一辈家庭教会传道人大多没有读过神学,比如王明道倪柝声,而读过神学的有的被神学院当成神经病(宋尚节,他读的是一个自由派神学院),有的在五十年代的“三自爱国运动”中变节投靠、卖主卖友(如吴耀宗)。
  2.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中国教会爆发式的增长使教牧领袖们忙于教会的日常运营和牧养关怀,而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读神学,但因着中国巨大的禾场,教会一样成长、倍增,无形当中给人一种感觉——有没有神学都无所谓,努力传道就好了。
  3. 中国文化中的“反智主义”和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洗脑教育使“独立思考”成为禁忌。在教会中有不同声音的时候,领袖倾向于用权柄而非严谨的说理解决问题,所以神学所提倡的理性思考和查考圣经不再必要,也减少了神学教育和神学学习的需要。

所以有人说,中国教会象一条一公里宽的大河,但是却只有一寸深。缺乏有深度的神学教育的结果是什么呢?

  • 异端横行,因为在面对异端的时候,我们只知道这是错的,却无法有理有据的去教导和辩证如何错、为何错、错在哪里?要知道,异端不仅仅是东方闪电、被立王这种我们想象的骗骗无知村民的邪教,也包括耶和华见证人、摩门教乃至唯物主义心理学、新纪元运动、自由派、成功神学这些彬彬有礼、英文流利、网站华丽、到处开班授课又回应时代需求的思想和组织。
  • 以人的权柄和领受代替圣经的教导。很多人都说,“我不需要学习神学,我只要老老实实读圣经,听道又行道就好了”。殊不知同一本圣经,每个人都会读出不同的意思来,我们可能按照自己的意思读经,把自己的想法放到圣经里去再读出来;我们也可能按照某个传统或某个人的主张来读经;我们也可能错误的解释圣经乃至机械的应用圣经;我们也可能避重就轻的“处境化”经文;……而严谨和系统化的研经,能帮助我们还原神本来的意思,免得我们把自己的意思放到神的口中。
  • 盲目的复原主义,而忽视教会两千年来圣灵在历代圣徒身上所给我们的启示,即忽视教会传统。特别在一代的基督徒当中,轻率的忽视包括教父时期、天主教会、宗教改革、清教徒运动,以及现代中国家庭教会这几十年到几千年来的属灵思考和传承,自认为“只靠圣经”,但忘却了神也在不同的时代透过圣灵所做的交托。“唯独圣经”是没错的,但是圣经的诠释、应用并不像Windows一样在每一代都要重新启动,而是透过圣灵在前辈身上的工作,让我们得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否则使徒信经中的“我信圣灵,我信圣而公之教会”岂不是成了空话?今天我们去思想“唯名论”、“唯实论”、“和子争议”好像他们那时候神学家们非常可笑,就一点点鸡毛蒜皮的事情就吵个不休,但若没有他们对真理的执着和辩论,怎会有今天我们所享受的、伸受保护的系统神学?

其实对于每一个人(不仅仅是基督徒),都有一套自己的神学,因为神学就是一个人对神的认识。如果我们不把根基建立在正确的神学上,就一定是在发展自己不正确的神学、或是歪歪扭扭的神学。尽早的学习神学、重视神学,就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自讨苦吃。而神学的归正也在很多层面上影响我们的事奉和生活。举个例子来说,如果你清楚一个人得救是全然靠着恩典,而非人的功劳,是圣灵的工作而不是败坏的人自由意志的选择,你就不会用弱化“罪”与“灭亡”的方式去传福音,而是更专心用正确的福音信息辅以祷告来传福音。

有人会问,那自己看看书不就行了吗?为什么要去神学院读学位、读文凭,花上那么多的时间和代价呢?

同样的道理,学计算机科学自己在家里看看书、上上网不就行了?学MBA自己在家里看看书、看看励志片不就行了?很多时候我们采用一个“双重标准”,就是对于世俗的知识我们舍得花钱、花时间;但是对于属灵的追求总觉得那是“业余”的,“免费”的。直到今天,还有很多中国基督徒认为圣经就是应该免费拿的,神学就是应该免费学的,夏令营就是要免费去的。中国教会受惠于西差会和西方爱主的弟兄姊妹这么多年,身在世界第二大经济体里不愿意承担属灵的责任,殊为可惜。有一个弟兄也是同事曾经跟我说过,我们在公司里招聘都要第一流的大学毕业的第一流的技术人员,为什么我们在事奉神的时候却可以随随便便,拿业余时间、业余的精力应付一下呢?(当然,我们并不是谈到信徒的事奉,而是教牧领袖的事奉。)全职做社会工作尚且要读社工系,做更加繁复重要的灵魂工作岂可马虎对付?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读过书,无论是本科专业还是“新东方”的都明白,与有共同追求的同学们在一起,在专业领域里接受第一流的、深入的教育,和自己在家读书是完全不同的。付学费的文凭教育加上实践科目,不但能保证高质量的教学,也能给自己很大的压力和紧迫去完成学业。

也有人说,初期教会并没有神学院,今天的神学院都是人的发明。

首先,初期教会的确没有今天这样的成建制成体系的神学院,但是透过门徒训练,信徒和门徒的集体生活,使徒与他们天天在一起的大食堂和教导学习,其果效和经历与今天的三年制四年制神学院教育无太大区别。所以我们不能说初期教会没有神学院,只是他们不叫神学院。

其次,初期教会所面临的迫切任务和我们不同。他们没有太多的历史传承,也没有那么多的哲学思想和文化观念要去应对,圣经对他们来说是为他们的文化而写的。而对我们来说,我们有两千年的思想史需要学习,我们面临的文化不是近东的文化,我们所面对的异端邪说、哲学思想和文化挑战数倍于初期教会,所以成系统和成建制的神学教育就显得必要。

我也可以用另一个问题反问,初期教会没有钢琴,是不是我们用钢琴也是人的发明,要弃用呢?

更有人说,知识使人骄傲,唯有爱心能造就人。

我同意这句话,但是知识使人骄傲并不意味着不要知识,否则不是变成了“知识越多越反动”的文革语气?圣经强调的是“爱心能造就人”,而不是强调“知识使人骄傲”,前半句是为了与后半句对比,而不是单单为了前半句。我在前面也说过,一个不是出于爱,而是想教导别人的人去学习知识,结果就必然是骄傲。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没有知识,我们的爱也可能是人的爱、盲目的爱、错误的爱,而不是出于神、基于圣道的爱。

作为一个曾经的“反神学”者,我为自己过去轻率和粗鄙的观点表示抱歉,特别啰啰嗦嗦写了此文希望帮助一些弟兄姊妹,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人愿意用爱心和为了神的国度去共同追求圣道的纯全和传扬。如果有人过去听了我的“反神学”观点而深以为然,希望本文可以扭转我所传播的错误,让我们对神的话和神自己心存敬畏,并谦卑于教会两千年的积累和圣灵的工作面前。

这几个月以来,也对整个神学教育和学位体系颇有研究,如果有弟兄姊妹感兴趣,我可以另开一个扫盲贴。

延伸阅读:

5条评论

  1. 李林高说道:

    我想在网上修读学分,请帮忙申请或指引一下。谢谢!以马内利!

  2. Phoebe说道:

    Hippy 弟兄,

    想作私密回應,請問如何作?
    Phoebe

  3. emir说道:

    有一些单身JM不知不觉年纪就大了,我们是应该帮着张罗呢,还是只要为她们DG就好了?你知道有时候一些父母都会来JH说这些事。作为一个鸭梨,我感觉自己很大……你有什么见解吗?

  4. emir说道:

    这几个月以来,也对整个神学教育和学位体系颇有研究,如果有弟兄姊妹感兴趣,我可以另开一个扫盲贴。

    感兴趣!期待ing……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