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洲岛散记(3)

今天想说说可爱的同学和老师。

建道的暑期普通话课程是面向全社会招生的,招生广告就发表在建道神学院的网站上。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内地同胞莫名其妙的无法访问建道神学院的网站(www.abs.edu),所以来报名参加的学生只可能有两种原因:(1)像我这样孜孜不倦的以翻墙为终身事业的好公民;和(2)通过各种拐弯抹角的关系介绍来学习的同学。

在这里“家庭教会”是“政治正确”的,虽然来得同学里面既有来自家庭教会的也有来自三自的。但是很明显,如果有一位来自教堂的同学被问到她/他来自哪个教会时,会出现:

  • 回答“我在三自服事。”,顿时问的人沉默了,整张桌子的人都沉默了,直到下一个话题开始:“今天你找到网络了吗?”
  • 回答“我在神的教会服事,哪里都一样。”,这样回答的人肯定是在教堂的,属于捣糨糊大法。
  • 回答“我在三自服事。”,顿时进入沉默,他/她赶紧补充,“不过我家庭聚会也去服事的。”,或者“我们那边分的不是很清楚。”,有时候还会列举当地家庭教会的几名领袖的名字以表明自己的“政治正确”。

我其实也和室友讨论过像这样的培训会不会有不怀好意的人混进来以获取名单和认识人为目的,我觉得这样的事肯定免不了,但是我也挺佩服这种人,明明自个儿不相信还要忍辱负重的在这里听五天课,还要装模做样的热心记笔记,浅薄的我以为这比混无间道要困难。

回到三自的话题上,诚然这些来自三自的同工的确学习也不比我们偷懒,上课时最在我前面的就是一位来自广东三自的传道人,听课非常认真,每次都坐第一排。我和别的同工在讨论起“三自”和“家庭”的这个话题时,也觉得今天的家庭教会基督徒对中国教会的历史非常缺乏了解,如果说二十年前的基督徒选择在家庭教会聚会是为了信仰的纯正,那么今天很多基督徒选择在家庭教会聚会更多的是因为肢体关系、节目的丰富、同龄人和同文化的缘故,而不是为了信仰的纯正与否。我们无需去妖魔化三自,更不用去诋毁三自中很多爱主的传道人和弟兄姊妹的摆上,但是今天如何对21世纪以来中国大陆信主加入教会的基督徒解释和让他们明白“三自”与“家庭”不是单纯的教会差异的问题,而是一个教会观和信仰的问题,是一个新的课题。

到目前为止,我还没有发现和我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同学。遇见最多的是温州同学,他们至少来了三批人还互相不认识,人数远远超过最近的广东同学。所有的老师和同工都说着听起来很困难的普通话,但是看得出来他们非常尽力在学习普通话,我去到香港的基督教书店买书,同工也基本上都会说普通话。香港的弟兄姊妹和教会在很努力地面向内地,至少做一个欢迎者,我们在这方面怎么样呢?

第一门课是《约书亚记的史地背景》,或更像是《圣经考古导论》,被我们戏称为“看图说话”,因为老师是从事圣经考古方面的研究,所以总是给我们一张张的看考古图片,然后把这些图片和旧约圣经当中的情节一一联系起来,比如为什么贵重的膏油要一直流到胡须,原来那时候的人不洗澡所以用香膏来掩饰身上的味道;约书亚记中的喇合很有可能是住在城墙之间的顶上,等等。

我不晓得这样的一门课对于解经、讲道和牧会到底会有多大的帮助,因为我平时也是靠参考书、注释书来获得这方面的信息,既然有好用的二手资料,有必要在原始资料上花那么多时间吗?或许是我太肤浅了,还不明白其中滋味吧。

顺便说一句,老师很牛,是第一个在以色列的中国人,师从以色列国防军第一任总参谋长亚丁(此人后来历任以色列副总理,最后做圣经考古和死海古卷研究),也很可爱,因为总是就一副图画讲了很多然后说“不讲了不讲了时间不够了”。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