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日时光》里的长子名分

对于以扫轻看长子名分,让同孪兄弟用一碗红豆汤换走了长子名分一节,迈尔在《圣经人物》里有这样精辟的一段。

雅各本性里有着强烈的对属灵价值和信心的渴慕。他能看到以扫所忽略的,就是长子名分所具有的属灵价值及荣耀。他能将不可见之事的幕帘拨开,衡量其中的应许,并将之与灵世的荣华比较斟酌。他梦想天上的事,这使得他的世界和天上搭起了一座奥秘的帖子。当以扫正沉湎于世上的享乐时,雅各可以感觉自己里面有一种奇怪的冲动,使他不能满足于他所处环境里的任何事物,只一心渴望得着属灵的产业,而那产业全部集中在一个词里,“长子名分”。

生活在特殊生育体制下的我们已经很难理解长子名分所包含的意义,或者在父辈和同辈人身上偶尔看见长子的谨慎、隐忍和责任的时候,我们以为这已经是长子所承担的全部。但谈到属天的继承权时,我不禁在想,以扫有天在审判台前是否也会就此而据理力争以期分享些许呢?

法国导演阿萨亚斯的《夏日时光》谈论艺术世家散落在各处的艺术品的后事时,把三兄妹间的遗产继承作为主线索,娓娓道来,给人许多想象空间。我留意的不是明星面孔的戏出戏入,而是作为长子由母亲一一交待后事时那种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避和妥协。家族巨大的收藏在他前半生的追求中毫无分量,除了儿时时刻被提醒的柯洛的画作以外,他对这份丰厚的产业避之不及。他爱他的母亲,也悄悄洞察家族中的秘密,但唯独这个家族里荣耀的皇冠他从不正眼以对。所以当处理遗产的事务交在他手中的时候,皇冠变成了烫手的山芋,他不甘心抛给弟妹,却只能在捐赠变卖的契约上写上名字。皇冠成了玻璃罩里的摆设,和赝品并没有太多的区别。而这一切早被他的母亲看在眼里,在她竭力保护而不得不撒手的那一刻,她的灵魂请求和这些珍藏一起安息。在这个世代里的长子没有更好的选择,正如我身处其间不会做出比他更明智的选择,就像他弟弟所说的,中国的房价涨得高得吓人,不卖掉柯洛的名画根本买不起好一点房子,就像他妹妹所期待的,在纽约安个家,那里有爱情和事业的果实。世间可见的产业实在丰富,超过了那眼不能见的精神和思念。

我羡慕那间巴黎乡野的居所,羡慕在其间所有的珍藏,但我此刻更羡慕那“长子名分”下所包含的一切测不透的丰富和恩典。我们无法说自己爱主而不去继承属灵的产业,我们也无法在与世界分享产业时保有长子的名分。更何况,丰厚的产业如今已是你我的,免去了继承的课税,因为神儿子已用宝血替我们付上,我们也无须和人争抢,因为这“重生”所带来的权利,乃是出于神的恩典,他是那样闪闪发光,如同君王冠冕上的宝石。

影片的开头和结尾都是一段在树丛藩篱中的追逐,是这样欢快、明媚,就像我们在奔跑属灵路上的快乐。

2条评论

  1. hippy说道:

    lupco :
    第一行的有个笔误吧,不是扫罗,是以扫

    正确,请ZBB修正。

  2. lupco说道:

    第一行的有个笔误吧,不是扫罗,是以扫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