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事实“维稳”才是真稳

下载《西部风云》(Into the West)有三个原因,第一是因为它是斯皮尔伯格导演的,在看了《天劫》(Taken)和《兄弟连》之后,我就迷上了他执导的短剧;第二个原因是因为《西部风云》只有六级,貌似一个礼拜就可以看完。第三个原因是片头做的非常好,可以说是荡气回肠。一看片头就被吸引了(顺便说一句,《兄弟连》的片头其实很烂。)

但是下载以后才发现,虽说只有六集,可是每一集都长达一百分钟,也就是说如果我要利用吃晚饭那点可怜的时间看的话,得三天才能断断续续的看完一集,这种看法是我没办法承受的,于是就束之高阁……啊不对……束之某个文件夹里了。直到最近因为突然翻硬盘才找出来。断断续续的看完了。看完后决定继续收藏,说不定某一天谢慕溪需要看呢。

《西部风云》是描写《与狼共舞》那个时代的美国,可以说是一部史诗型的剧作,然而聚焦在大时代变迁中的两个家庭身上——白人惠勒的家庭和印第安人拉科塔部落,每一集的跨度都很大,有时候镜头一变换就是十年过去了,有西部淘金热,有中西部铁路大开发,也有白人和印第安人的战争。影片翔实的记述了几个残忍的、一边倒的白人对印第安人的屠杀,但这些屠杀并非政府方面有意为之,有的是因为根深蒂固的不信任而导致的沟通中的误会,有的是因为好大喜功或懦弱怯战的军官发出错误的信号所致。但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电视剧真实的将白人的错误和残忍记录下来。难道他们不害怕印第安人看了以后向政府索取赔偿吗?

按图索骥的找到Into the West的网站,还可以下载到两个提供给教育机构的PDF。老师可以在组织学生观看后,根据这两个PDF中的教师指南问学生问题(小学生),或者是让学生研究并撰写研究报告。该教师指南中的典型问题如下:

调查你的社区中最新的一个移民家庭,拜访他们,认识他们的国家发生了什么,他们在美国如何生存,是否面临任何挑战,并思考你有什么可以做的来帮助他们在我们的国家稳定下来。

人权和民主在美国人的生活中扮演着不可或缺的角色,然而在世界的很多地方——比如中国、缅甸、北韩,人民权利依然面临各种危机。你是否赞同美国政府在国际问题上表现出的对人权问题的立场?某些情况下——如伊拉克——的直接干涉是否正义?或者,我们国家支付了太高的代价?请在纸的反面列出你的想法。

      我不知道美国的中学生如何面对这些问题,但是我知道美国人民从过去对民权的侵犯——包括印第安人——中学到了非常多的教训和功课,并通过各种媒介一代一代的传下去。而我们呢?当我们抗议日本人修改教科书(其实只是一本民间出版的教科书且使用的学校相当少)的时候,是否思考过我们自己的教科书如何文过饰非,扭曲历史,甚至美化自己的民族吗?当很多民族主义者津津乐道于所谓中华文化的“海纳百川”时,可曾注意到在中国历史上的民族仇杀、灭族悲剧也不在少数吗?遑论本族人民之间的“阶级仇恨”带来的惨绝人寰了。或许,编写历史的人有它的苦衷,比如稳定。但是我想,如果我们连真相都害怕的话,这样的稳定有意思吗?正如《2012》中的那些“精英”如果放弃了舱外的求救,这样到人类保存下来还算人吗?
      进一步想到教会中追求“稳定”的现象。
      有时候,教会的同工也害怕听的人无法承受而不敢将某些真理传讲出去,比如“信与不信不可同负一轭”,比如“十一奉献”,比如“顺服教会”,比如“声张公义”。受美国的一些“目标导向”的影响,教会也在寻求对“访客友善”(Visitor Friendly)的方法,好让新来的朋友能够喜欢上我们,能够下次继续来。但是,掩蔽神的话的教会,即使来的人再多,节目再热闹,人和人再友善热情,还是神的教会吗?

    我觉得我们过多的去为那些“访客”忧虑了,而忘却了神的话本身就带着能力。为了迎接访客而刻意的隐藏真理,不但没有让神的话在“访客”身上彰显能力,而且还让“绵羊”没有得到喂养。很多时候传道人也面临来自基督徒的压力,因为大家都盼望自己带来的朋友能够喜欢我们的教会,能够以后继续来,而给传道人打招呼,或者挑信息的内容带人来,甚至只带人去风格“活泼”的小组,殊不知这样做都是把自己的信心建立在人的心理上,而不是建立在神话语本身的权能上。我们要相信:第一,神有拣选的主权,凭人的方法要留住人结果只会制造山羊;第二,神的话带着权柄,即使他一时听不进去,但只要信息正确,我们就尽了责。

    保罗给我们作了很好的榜样,他说“因为神的旨意,我并没有一样避讳不传给你们的。”(使徒行传20:27)我们的责任是尽力传道,毫不避讳,并把结果交托给神。如果害怕矛盾、害怕争议、害怕被拒绝而掩藏神的信息,那么你是在豢养山羊。如果我们要追求建立的是真信徒,就要让他接触真正的基督教,而不是我们化妆过的、User Friendly 的基督教。

参考阅读: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