铤而走险的兔妈妈

你再次迷上绘本是什么时候?

现在?

请别问我年纪了,你知道人总是在反思中看见成长的车辙一条条碾上自己的眼角。

你喜欢绘本是因为孩子吧。

不仅仅如此,在我们的里面都有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有一天他们被爸爸妈妈的呼唤声唤醒了,醒来时红扑扑的脸说不清是害羞还是惭愧。

一只小兔要离家出走,妈妈说你跑走了,我就去追你。小兔说我要变成鳟鱼,妈妈说我就变成捕鱼人。小兔要变成高山上的石头,妈妈说我就变成登山者。小兔说那我就变成小花,妈妈说我就变成园丁。小兔说我变成帆船,妈妈说我要变成风把你吹到你想要去的地方。小兔说我要变成马戏团的空中飞人,妈妈说那我就做走钢丝的人好遇见你。小兔说我要变成小男孩跑回家,妈妈说我就是你妈妈,张开手臂好抱住你。小兔说那我不如待在这里做你的小宝贝吧,妈妈给了小兔爱心红萝卜。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文字追逐游戏,却让我唏嘘不止。小兔和妈妈的追逐游戏好像慕溪喧闹着把自己藏起来好让妈妈来找一样,喜悦的巅峰总在找到时,而做妈妈的却不得不一次次放开自己的手,让宝贝离开。这就是称为绘本经典的《逃家小兔》。

妈妈说我要做捕鱼人好抓住你,妈妈说我要做登山者,爬到高山去找你时,我还忍不住告诉自己我的孩子我要放手让你飞,让你去大海,让你去高空,但翻到兔妈妈说我要变成风把你吹到你想要去的地方时,我却忍不住哭了。妈妈没有拴着小兔,也不是那个亦步亦趋的盯梢者,妈妈是那个悄悄的祝福,是那个不远千里只为远远看一眼我们的人。梅子涵在解读其中一页插画的时候特别说,母亲都是“铤而走险”赶将过来,那一根细的根本没法走上去的钢丝是母爱的最高形容和象征。我想起XPP说他来上海的时候,妈妈把他送上火车回去就掩面而泣;爸爸妈妈从不干涉他生活,却想给他介绍个杭州姑娘,好让他在身边安家。浮云一样的游子身上的哪一处没有父母的牵挂,年轻的我们出了门,父母的眼光也跟着一起出了门。

记得赞美诗里有一首诗歌叫《若》,诗歌唱得很美,不过现实中小花却只在乎和周围的花朵争奇斗妍,不经意被采回家就枯萎了,小鸟只顾着在枝头啁啾,却忘记城市里的鸟巢已经和房子一样被强行拆除。我们的父母可能已老得病得无力追着你,给你有力的膀臂安慰四处打拼的你。可每个逃家的小兔都有天上的父亲不疲倦不打盹地追寻着他。若我是路旁小花,天父就是我的阳光和露水,若我是林中小鸟,天父就是茂密的树林。我们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我们如何肮脏败坏,天父都会‘铤而走险’来把我们寻回。

《若》

若我是一朵路旁的小花 開放在陽光下樂無涯 我要活潑的吐露芬芳 讓人知造物主的偉大 祂既不輕忽那小花的榮華 必然更將我的生命看為可誇

若我是一隻林中的小鳥 飛躍在樹梢間多逍遙 我要盡情的歌唱讚美 讓人知造物主的奇妙 祂既不輕忽那小鳥的曲調 必然更將我的生命看為重要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