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张国焘《我的回忆》

东方出版社的这套“现代稀见史料书系”耗费了我300块人民币,总的来说还不算太离谱,毕竟这套书叠起来也有50厘米高,卖废纸估计也能卖个10块钱什么的。

在这套书中,最吸引我的是张国焘著的《我的回忆》,上下两册,据说是在《明报》连载过的。张国焘此人,我只在历史书上看到过,对他的评价无非就是分裂中央,执意带西路军打通与苏联的交通线,最后西路军全军覆没。但我不知道张国焘居然是北京大学的理科生(相对于毛泽东的土包子而言算是很了不起的了),曾经担任过中共中央的总书记,一大的代表。要了解中国革命的历史,这样一位亲历者的自传可以说是非常有意义的了。

然而自传毕竟是自传,只要是自传,就会夸大和美化自己。在《李宗仁回忆录》中李宗仁几乎把自己美化成先知,蒋所作的正确决策都是李代总统告诉他的;蒋所作的错误决策都是李代总统警告过他的。王明的回忆录中则充斥着对自己执行共产国际路线的辩解。张国焘也是如此,有几个事情他是绝口不提的:

  • 西路军到底是谁派出去的?他在西路军的指挥上到底负有什么样的责任?
  • 豫鄂皖苏区对红四军的肃反扩大化到底是谁主持的?张国焘只说他制止了别人的肃反扩大化,却绝口不提自己搞的肃反一样是红色恐怖。

当然,在张国焘的回忆录中也有一些有意思的发现,比如他一口咬定长征途中分裂中央的是毛泽东而不是张国焘,是毛泽东擅自北上而不是张国焘擅自西征——因为当时西征才是中共中央的一致决定。所以毛泽东的“中央”是伪“中央”,他的才是正统——可惜被共产国际给取缔了。

在此书中也可以看到国共两党的确是列宁主义一棵藤上的难兄难弟。张国焘声称自己是反对共产党员集体加入国民党这一决定的(这个决定并非陈独秀创造,而是共产国际的指示),理由很简单:如果共产党不保留自己的组织全心全意帮助国民党,那还要共产党干什么?如果共产党要保留自己的组织,势必要发展自己的组织,这样在盟友内部拉人,是江湖袍哥都不齿的行径。对于这一点,张国焘在他的回忆录中一再坚持他坚持了这个观点,无论在陈独秀、马林还是毛泽东的面前。如果当时真能采纳他的观点,两党采取党外合作的方法,历史就是另一个样子了。一个追求“民主”的哥哥和一个追求“专政”的弟弟,是很难兄弟齐心的。

我怀疑《人间正道是沧桑》的编剧是看过这套书的,因为里面很多场景都很熟悉,特别是南昌起义时张发奎坐火车欲阻止南昌兵变被叶剑英下令用机枪扫射那段……

书中讲到中共发动南昌叛乱后的一幕令人唏嘘:“起义”的中共部队与前来“平叛”的国民党部队发生交火,双方的军官与士兵都互相认识——或者是黄埔同学,或者曾经一同打过陈炯明。“起义”部队的军官留着泪喊“你为什么要去做反动派”,“平叛”部队的官佐也留着泪喊“你为什么要叛变革命”?双方都认为自己是革命的,对方是反动的,留着泪却还要打,兄弟阋于墙的痛苦就在这里。

另一个感受是,大时代中的大人物,其实和你我一样是普通人。当他被卷入到一个历史事件中的时候,他也并非预见到将来会如何,只是被时代推着走罢了。

相对于其他书来说,张国焘的这两本可读性最强。

2条评论

  1. Dave说道:

    共早期高层就这么一个人出过回忆录,这本书是被拍革命片的编剧研究烂掉的

  2. Samuel说道:

    五六年前读过,当时是上图里书店买的单本。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