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潜伏》是一个悲剧

最近一直在看《潜伏》,每天回家看几集。ZBB不喜欢看,因为里面充满了明争暗斗,阴谋诡计。我喜欢看,因为情节紧张,扣人心弦。

正如导演所说,这是一个关于信仰的片子。

余则成信仰共产主义,李涯信仰三民主义,谢若林信仰的是自己,而站长则信仰实用主义。

导演是一个很用心的人,无论是军调时期的军装,还是国军举办活动时的背景音乐,都经过仔细精心的设计。这里面的每一个人,都让人恨不起来,也爱不起来,好像是在冷眼旁观这个中国历史的决定性时刻。

在《流产的革命》一书中,历史学家认为国民政府败退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共的间谍太多。然而这无疑是一个原因,却不是根本原因。如果不是对现状失望透顶,怎么会有那么多人乐意为中共作马前卒?

当余则成缓缓地念出《为人民服务》一书中的文字时,我忽然觉得这些文字第一次对我有了实际性的作用。我忽然能够理解为什么我爷爷他们会甘心为中共利用,甘心冒那么大的风险去进行反政府活动。好像如果现在有一群这样高尚的人,在中国的某一个地方,写下这样的文字,同样对我有着莫大的吸引力。

因为中国的历史,就是这样一个死环。

过去这个环几百年转一次,现在几十年就转到了头。

我不喜欢余则成,他为一个女人就选择了一个信仰,而且还是一个错误的信仰。无论他有多么高尚,信仰有多么坚定,这仍然是一个错误的信仰。红色高棉的战士也很高尚,纳粹的很多军官也很高尚绅士,然而他们越高尚、信仰越坚定,灾难就越可怕。余则成和他的同伴们,就是沿着这条道路把中国带入了灭顶之灾。

我不喜欢李涯,虽然他的信仰是正确的,坚定的。他为国家可以说是鞠躬尽瘁,用心用力。他自己掏腰包给翠平买礼物,他恨那些国家蠹虫入骨。然而他是一个悲剧性人物,他没有后台,而那些有后台的人个个捞得盆满钵满。他没有被实用主义和功利主义所引诱,然而他的个人却是一个悲剧。李涯的悲剧,正是很多正直的中国人的写照。特别是那一幕,李涯为调查余则成挨了一个耳光,而排出去的三支队伍只回来了一个人的时候,他的那种落寞、无助,让我有一种想哭的感觉。

谢若林、站长之流,更是没有黑白好恶的败类。我每次看到他们中饱私囊、利欲熏心,我就为国家感到悲凉。一代过去,一代又来,然而这样的人永远在官场中立于不败之地。

《潜伏》不是一个历史剧,是一个现代剧,我的意思是说,他拍的不是过去,而是现在甚至将来。

60年前他们所说的那些话,今天依然没有兑现,依然会有人拿这些东西来蛊惑可怜的人们,进入下一个循环。

14条评论

  1. Roger说道:

    可惜你不是1940年出生的,长在美国、台湾。如果讨论一个问题脱离事实的话,那么谈话的根基都没有了。如果你是,我当然不需要和你谈这些问题;可惜你不是,所以我觉得你有问题啊。另外,我相信这个世界是有绝对真理的,并不是所有的问题可以简单归结为“标准”问题就可以带过的。比如,纳粹一定是恶的,反人类的,难道说你也可以把自己想象成二战时期出生的日耳曼人,从而认为纳粹是不“偏激”的么?

    请问“军事失败”的背后是什么原因呢?黄埔军校科班出生的官兵,打不过小米加步枪的农民?宣传上斗不过?当时“他们”可还没有CCTV呢,呵呵。还是因为国名党的腐败让自己失去了群众的支持?失去了像余则成这样的战士?

    又凭什么说,我说“民主的背后还是为了当权阶级更平稳的统治”是来自“可怕的马克思主义”呢?这是我从人性出发观察的结论。当然如果马克思也有同样的观察,我很高兴,但我对马克思主义也不是很熟。我只知道人就是这样的本性,任何人有一点小权利、小利益,就会变本加厉的去维护,这是资源的稀缺性和人的动物性决定的——为了生存的更好,在有限的资源面前,在没有监管的面前,人就会这样演化的。除非,当他真正接受上帝的福音,在明白福音、生命本质的前提下,主动抛弃物质层面的追求。然而,政党不是教会,政客不是牧师,他们背后的利益集团不会允许他们走到这么高尚的一步。所以,我认为,在政治中的民主只是一个政党的选举口号,对广大弱势的百姓来说,专制和民主无非就是一只老虎和两头狼的变换。在民主制度下,百姓是更有自己的权利,但仍然是被统治的对象。民主无非是让百姓在他们眼界看来很大(实际还是很小)的利益面前,温柔的生活,忘记自己仍处在被控制、被奴役的状态下。看一下Matrix, Batman The Dark Knight吧,美国人对自己的生活也是如此的反思,在抨击中国专制的同时,他们的普通百姓不见得有本质区别的自由。真正的自由在上帝那里。

    • hippy说道:

      1. 人有这样的本性,所以才需要民主的制度去制衡。民主不能解决所有的问题,但在人性有罪的前提下没有神权政治之前绝对是比专制更好的解决方案。如果这一点你不同意,我们没有对话的基础。
      2. 国民党为何失败,还是那句话,多看看港台出的图书。否则我们还是没有对话的基础,因为我们所受到的教育、我们对历史的认识是不一样的。你认为某些观点是你琢磨出来的,但其实背后是潜移默化的党化教育已经不知不觉地渗入到你的潜意识中,只是你没有觉察罢了——比如说所谓的“统治阶级”等等。对于国民政府当初的失败原因,请看港版的《中国近代史》,高华的《红太阳是怎样升起的》、辛灏年的《谁是新中国》。
      3. 我认为我的观点是正确的,一点都不偏激。你认为我偏激,因为你的观点中带有太多他们教育的东西在里面,如果大家都在X轴上,我是+2,你是-10,你当然觉得我偏激了。所以我的原点和你的原点不一样。到底时你的更靠近绝对原点呢,还是我的更靠近绝对原点呢?还是留给历史和神来检验吧。
      4. 我从来没有说过民主能带来真正的自由,我同意真正的自由在福音里面。我只是说,民主制度相对于极权主义制度来说,更能彰显社会公义、保护弱势群体、避免民族悲剧。
      5. 你认为政治的本质是“统治”,而我认为政治的本质是“服务”。所以我认为永远有更美的政治和公共事务且要竭力追求,而你对此持悲观主义态度,认为天下乌鸦一般黑,这是我们认识上的一个重要分野。
      6. 回到原来的话题里面,我其实并不讨厌余则成,但是他选择了错误的信仰,而他所选择的信仰给中华民族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在信仰错误的时候,越是理想主义,灾难越可怕。红色高棉、纳粹党都不乏认真的理想主义者,他们都很单纯,都对原来的政治失望,都充满了理想主义的憧憬,但是结局都是惨绝人寰。余则成只是一个中国版本而已。

  2. Roger说道:

    《美国的本质》我看过,也看了网上看过此书的网友的各种评论。客观的说,这本书不能自称“本质”,因为它只是从宗教信仰角度探讨了一下美国,只是美国的一个侧面,并不是本质。书名只是抓人眼球而已。小布什自称“耶稣是他的老师”,但说说而已,是不是真的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神知道。很多热心的网友看完此书后,搜集了很多资料,证明该书作者的引用有问题,很多话没有注明出处,死无对证。相反,证明美国目前政治体制已经偏离建国时的新教信仰的证据比比皆是。

    如果你再读读《货币战争》,那么是否又会认为美国的政治、国家不过就是建立在货币、金融之上的一台机器呢,政客们无非就是金融大亨的代言人而已呢?谈什么信仰,目前的美国是最实用主义的一个国家机器。总统真的能左右美国的政局么?小布什为啥要入侵中东,是为了上帝的使命,还是为了石油?他可以声称是为了福音,但我觉得是为了钱、权、金融、经济——因为他的背后不是教会,而是金融资本家。

    所以说,兼听则明,偏信则暗。我们一辈子读不了多少书,也不是政治历史宗教的专家(专家也往往只有一个有限的研究领域),最多是爱好者而已。不应该因为读了几本书,就很“偏激”的完全否决一个政党,盖棺定论。

    我看过美国人拍的一个揭露911真相的影片,说911实际上是美国政府授意实施的,在楼内安装了无数炸点,飞机一撞大楼就会塌么?而且是以自由落体的速度坍塌?这只有定向爆破才能实现;撞五角大楼的不是飞机,是巡航导弹。911后,美国政府得以“顺应民意”入侵阿富汗,对国内也可轻易的以“维护国家安全”为借口实施非民主的手段(有一部新线的影片叫Rendition,讲美国政府911后的残酷引渡政策,可以看一下,根据真实资料拍摄的)……在这部揭露911真相的影片中,有无数资料、证据、研究,80多分钟的影片,非常让人瞠目结舌。你可以去google一下,如果没看过的话。看完后,我也不是完全接受“美国政府导演911悲剧”这一观点,但至少我又开始思考,美国这个标榜民主的国家,到底实际上是怎样的?小布什就是这样在贯彻“爱人如己”的信仰?国家机器,不管是共产主义还是资本主义,不管是所谓专制还是所谓民主,都不如教会的信仰那么纯粹。当里面糅杂了足够的多的利益、金钱、权利、美色、交易等世俗诱惑,一切都会腐烂发臭变味。我们应该坚持自己纯粹的信仰,也没用必要为这些披着羊皮的狼来辩护。

    另一方面,我个人并不对“他们”有啥好感,因为的确就像你说的,有很多历史是很让人气愤的。但在不满的同时,我也会想,KMT真的就那么好么?它的信仰基础“三民主义”可能是更好些,可是这个政党就真的那么好么?如果那么好,为啥内战时不争气,那么腐败呢?我比较认同,有人的地方就有腐败,有政客的地方更容易腐败,因为政客很贪婪。监管、三权分立是有些用,但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的。

    我想表明的一个观点是,政治是政治,不会因为它来源于一个比较正确的“信仰”就显得更高尚,政治可能永远是肮脏的!我们当然要追求民主的制度,但不要抱太大的幻想。民主的背后还是为了当权阶级更平稳的统治,除非当权的人是耶稣。

    我记得以前在啥地方,看到你写的文字,说你当老师的时候,在课堂上给学生讲青天白日旗的好,顺便讽刺一下五星红旗。如果我这段记忆是正确的话,我想告诉你我很久想说的话,这是一种不成熟的表现。政治和信仰隔了一层,国旗的设计和政治、信仰更是远的很。没有必要爱屋及乌或全盘否定。尤其你是老师,也是JH的带头人,这些话会“绊倒别人”。这也是为啥我感觉你比较“偏激”的一个原因。

    更何况,圣经的教导你肯定比我熟的多。神要求我们顺服掌权者,因为天下掌权的都是祂所允许的。我们可以对“他们”表达意见,但要明白自己的动机是什么——是帮助呢,还是嘲笑。

    • hippy说道:

      好长的回复。
      指出几点:
      1. 《美国的本质》,我也说了,是有失偏颇的,但仍然颇有见地。光凭这本书是不够的,我也没有为小布什歌功颂德的打算,但是美国政府没有CCTV说的那么坏,也没有于歌说的那么好。对于政治的观点,你说的没错,但是民主依然好过专制。我也没指望民主政治有多么完美,但是民主制度很少会制造文革这样的民族悲剧。
      2. “民主的背后还是为了当权阶级更平稳的统治” — 这背后的假设还是可怕的马克思主义“阶级”观点。你说来说去,还是没有跳出马克思主义教给你的那套东西。
      3. “顺服掌权者” 不等于不能批评掌权者。我如果嘲笑纳粹,你肯定不会说什么,为什么嘲笑他们就会有意见呢?说到底还是对他们的危害性和罪恶认识不够深。
      4. 戡乱时期国民政府的失败主要是军事失败,以及在宣传上斗不过他们的巧言令色。

      可能在你的眼中,我的观点是不成熟,如果这是不成熟,我宁可不成熟至死。
      我热爱青天白日满地红,痛恨他们的旗和镰刀锤子,这是我的情感,我无法隐藏。
      如果你把我想象成出生于1940年代的美国,或者台湾,在国民党的正统教育下长大,不就不会觉得我“偏激”了吗?“偏激”与否,在乎你的标准是什么。

  3. Roger说道:

    谢昉弟兄,我觉得你的政治观点比较偏激,一贯如此。对神的信仰是真理,但基于此的政治未必是真理,因为每个政党都有太多的人为问题、利益关系。“人性本恶”除了神以外,无其他办法可以消除,监管也不能。就像灵与肉的征战,律法无法提供根本的解决。

    你说“三民主义”基于有神论,所以是正确的信仰,这点同意!但这并不能代表,宣传三民主义的国民党就一定好过共产党。可能孙中山是一个很好实践他信仰的革命者,但他的部队未必如此。另一方面,基于无神论的共产主义是有偏差的信仰,同意!但这也并不代表,宣传共产主义的共产党就一定不如国民党。可能周恩来、温家宝就是在身体力行正确的事情。

    所以,我想说的是,因为一个信仰就全盘肯定或否定一个政党是片面的。因为从信仰到实际发生的事情,要经过很多环节:信仰是否是真理 –> 是否是真的信 –> 信了以后是否体现在行动上 –> 领导信的真,他的部队如何?打个比方,天主教刚建立的时候,它的信仰比国民党的信仰更接近真理吧,可是照样出现中世纪的暗无天日,我们现在想明白的人还拥戴天主教么?美国建国时,是纯正的清教徒国家,In God We Trust,那么到了小布什的统治时期,还在贯彻这一点信仰么?

    我觉得你除了看信仰的基础,还应该看这个政党的具体施政纲领,具体的作为,而不应该全盘否定的!

    在《潜伏》里,李涯、余则成我都喜欢,李涯是个悲情热血男儿,余则成是个善于思考的人。则成的转变不是仅仅为了左蓝,左蓝只是帮助她接触到了“福音”,但真正的转变是来自于则成对国民党腐败堕落的灰心!仅仅为了左蓝而投身革命,他是无法坚持到最后的!我觉得你对共产党的成见影响了你客观的评价这几个人物。

    • hippy说道:

      谢谢楼上弟兄的评论,顺便说一句,在网络世界里,别扯上真名,也别说什么党什么党的,你看我都隐晦,都说“他们”。我想你的意见对我来说并不奇怪,因为我也是从这样的思维方式里走过来的。我的回应如下:

      1. 是不是偏激是在乎你从什么角度来看。在某些地区长大的人可能会认为我的观点偏激,而在自由地区长大的人则不会这样认为;
      2. 国民党不一定好过他们,但是民主一定好过专制。我并不相信国民党一定有多好,但是我相信民主制度和权力制衡一定比一党专政好。实行三民主义并不表示一定由KMT来执政。我同意从信仰就全盘肯定和否定一个政党有些片面(因为认同民主制度的除了国民党,当时还有民社党等),虽然正确的信仰不一定有正确的政党(正如你所说的,有各种因素),但是错误的信仰一定导致错误的政党,以至于给民族带来深重的灾难。
      3. 周恩来、温家宝就在身体力行正确的事?依据何在?一厢情愿罢了。当朝宰相我不了解,周恩来……还是那句话,要发表评论,多看看书,起码我是正面负面都看过的,人家干的……可以让你瞠目结舌。小布什政府没有贯彻信仰?依据何在?只是看CCTV的宣传吗?我先劝你看看这两本书:《美国的本质》、《现代化的本质》,大陆出版的。虽说有点以偏概全,倒也不失公允。
      4. 如果说我对他们有成见的话,那也是因为他们的事迹实在是劣迹斑斑甚至泯灭人性,没法不让人没有成见(你会说人们对纳粹有成见吗?不会,因为大家都知道纳粹干了些什么)。有兴趣了解的话,从维基百科、港台版的历史教科书、当年亲历者的回忆录一个个去了解1921年到2009年的历史事件的真相是什么,我相信你也会“偏激”的。

  4. Sean说道:

    真知灼见,分析的真有道理…
    我现在就去读读《戏侃马克思主义》

  5. sonic6说道:

    我觉得潜伏就是一“上班这点事”的凶险电视剧版~

    要说信念信仰民国还素看“人间正道是沧桑”吧~~偶大爱~!
    话说黎叔的剧都夹带私货严重~偶爱黎叔!

  6. lily说道:

    恩,你这样一说我明白了。你说的他们信仰正确与否是基于思想上的。也决定政权建立的根基正确与否。我同意你的看法,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上的共产主义其实已经证实是没有出路的。但关于三民主义我还不了解,打算看看你推荐的书。开始我以为你所说的正确和错误的信仰单只党派之争,看来我见识有点短了。

  7. hippy说道:

    今天看到最后一集
    李涯和他的下属(那个总是跟着他的小伙子)相信国军一定会打回来的而愿意执行潜伏任务。尤为感动。在大多数人都失望、绝望、为自己打算的情况下,坚持信念,比余则成他们眼见胜利在望而坚持信念更加可贵。
    李涯牺牲,尤为痛心。

  8. lily说道:

    哇,你这个网站真让我闹心,回复了两次都不行,非要登录不可,我还没找到地方修改密码呢。还得找邮件里的密码,真伤身。

    话说“笔者”的笔误,回复的时候就想到了,可惜一键送出也拿不回来了。真惭愧。总也改不掉毛躁的毛病。
    对待历史和政治我一向希望自己能立场客观,不带有色眼镜和偏见,但在我党统一思想的方针下,想寻找点不一样的言论也着实不易啊。要是博主能不吝赐教提供个数目那是最好了,让我等社会主义大旗下的愚民顺民也能解放个思想。

    • hippy说道:

      首先,我同意你关于他们二人都是理想主义者的论述。但是理想有对的,也有错的。纳粹主义认为认为消灭了低等民族,就能实现德意志的复兴,他们也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也是真诚的相信这个理想是真实的,然而他们带来的是欧洲的灾难。红色高棉的战士相信从肉体上消灭资产阶级,就能实现柬埔寨的共产主义,他们也是理想主义者,他们也很真诚,然而他们的理想导致柬埔寨1/7的人口被屠杀。余则成和李涯都是理想主义者,但是如果理想和信仰是错误的,则是灭顶之灾。

      第二,为什么我说余则成的信仰是错的呢?余则成的理想没有错,但是信仰错了。余则成希望的消灭腐败,希望天下为公,延安也这样许诺他。然而余则成并没有仔细考察延安的信仰。为什么当时的著名知识分子胡适等人都极力的反对延安的信仰?因为这是错的。具体可阅读《戏侃马克思主义》(网上有)、《论中国之命运》、《苏俄与中国》、《通往奴役之路》、《从延安一路走来的反思》。延安的信仰建立在无神论基础之上,相信消灭阶级差异就可以建设人间天堂,从本质上来说就是完全错误的。延安的信仰在二十世纪在全世界盛极一时,最后轰然倒塌,无一成功。

      第三,为什么我说李涯的信仰是正确的呢?因为三民主义在中国曾经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分别在30年代全面抗战爆发之前在中国大陆(所谓的军阀混战,其实是国民经济和民主政治高速发展的几年),和50年代至今在台湾地区。三民主义、五权宪法起源于有神论的“人性本恶”,相信人都是有罪的,所以权利必然导致腐败,无限的权力必然导致无限的腐败,从而相信权力需要制衡。蒋介石曾经讲过要独裁,那是在战时(从28年到58年,从来没有停止过战争:剿共、抗战、戡乱)而非平时。1947年全国大选是中国第一次全国性选举,有很多照片和史料表明当时的大选是非常民主公开和透明的。推荐阅读《中国近代史》(港版)、《三民主义的本质概述》、板蓝根的博客(可以搜索到)、《三民主義及中華民國憲法概要》。

      关于历史事件的真相,比如皖南事变、长春战役,维基百科足矣。然而看一件事不能只看事件本身,比如皖南事变,而要看它的来龙去脉。

  9. lily说道:

    我不觉得于则成选择的是错误的信仰,也不觉得李涯选择的是正确的信仰。为什么说于则成之类就是被中共利用,而李涯就是为国家鞠躬尽瘁呢?我觉得他们的信仰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理想主义,这理想就是实现真正的人民幸福安居乐业,改变黑暗的现状。只是于则成认为只有推翻当时政府才能实现。而李涯认为只有肃清乱党才能安定发展。说他们是理想主义是因为他们都没有看清一个现实就是所有的政党一旦当权为统治阶级都是一样的丑陋。过去的和现在的有什么区别。一句古话说:只准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人还是百姓的时候都是愤青,恨不得革有钱人的命,但百姓一旦翻身当了州官还是一样不许百姓点灯。
    所以我不明白笔者何来如此自信,字里行间总是认为国民党才是真正富有正义感的正确的政党?在我看来没什么不同。中共和国民两党都是人组成的,期间都有真正正义者和龌龊者。

    • hippy说道:

      “笔者”一般是指发贴者自己,你应该说是“博主”或“楼主”比较合适。
      至于我的自信,来自于阅读,如果你能够在这方面有一些客观的阅读,包括历史和哲学,就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说了。需要的话我可以提供一个推荐书目。:-)
      单单只看一家之言是不够的,单单只看眼前的经验和经历也是不够的。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