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5 又是一年月圆时| 相遇饶恕

雨夜的月台本是凄清的,更何况又是一年月圆时。今夜望过父亲,未及时间就早早被赶出家门,唯恐我们误了车次。及至登车坐稳,望窗外雨湿桂花了无声,便生出秋思落谁家,父子何处逢的伤感来。两人本隐忍着情绪各自看书,却不知怎得拌起嘴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次来有许多做得不合适的?”
“你怎么还在揪着昨天的事不放?”
“我觉得你昨天不顺服我了,以后我看还是你带领吧。”
“我不过就提了个建议,就被贴不顺服的标签了。大半夜,大家都累成狗,找到能快点到家的方法不是最主要的吗?”
“但你用了为什么不这么走,为什么不赶快上去问有没有车去那里这样的词,让我听了非常不舒服?”
“我想知道你做决定背后的逻辑啊。”
“有些事就是没有逻辑的。”昨日因为赴杭的火车晚点一小时,到站已是夜半。偌大的车站内几乎所有的人群都涌向小小的出租车等候甬道。我们辗转了一圈决定出到地面。娃上完了一天的课,又跟着我们一脚深一脚浅地在雨夜赶路,早已抱怨不迭。我一心寻找最近的出口,他则执意往另一方向。两人早已没有心思把情绪藏在心里,各撂在面子上,谁也不服谁。他气我不能亦步亦趋地跟随,我则恨他不体谅我们母子的疲累。于是,我们一前一后地跟着,总算上了车,却怪着躲藏的月夜分外弄人,互不吭声。

没想到今日再提,两人又较上劲,非辩个明白。车稍稍提了速,飞奔在雨夜里。我们俩忽然对视了一眼,我问,“还生气吗?”他摇摇头。彼此的饶恕就这样清清楚楚地落在对方的双眸中。顿时,我放佛明白神将我们交在对方的手中时的慈怜。因为祂已为着这个生命付上了全然的代价,使他免于罪的咒诅,却又甘心交在我的手中,任我羞辱、挑战、使他心伤。我一个完全的罪人,却要从另一个罪人身上承受生命的恩情,成为一体。我们的饶恕,全因为祂已饶恕了我们。

这一刻相拥的我们,在神里面体会了与父联合的完全。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