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y 13 祂所爱的必管教| 相遇管教杖

教会的墙壁上多了几把竹尺。尺子刚拿来,众人一下子围了上来。年轻人们挨个拿起尺来掂量了一遍,看看是不是有千金重。好事的人认真地读出尺上写的字——管教杖。上面还有用隶书写的两段圣经的经文。当上面的文字被读出来的时候,人群躁动起来了,好像一个天大却又人所共知的秘密被揭开了。原来在他们中间的孩子真的要被管教,而且就和她们在儿时经历的一样。单身的年轻人们一边兴奋地在手上试着被杖尺的力度,一边寻找着人群中探头探脑的孩子。这件本来藏着掖着的家事,在教会这个大家庭中被霍然公开了。

接着几天,教会的家长群中也开始讨论管教杖在家中和教会执行的原则。原则虽是白纸黑字人人看得懂,但执行起来却是千奇百怪。作为很早在家中使用管教杖的母亲,我深知管教杖显露的是自己的内心。管教对大部分父母来说都不陌生,在习惯了粗暴严苛的东方教养文化下成长的一代,很少有在年少时不挨上几掌的。做错事当然难免一罚,不少时候却是父母情绪低落的牺牲品和出气筒。因此,当我举起管教杖的时候,我常留意到积蓄在内心的忿恨,甚至可以追古溯源到儿时所受的伤害,因此我杖打的不仅是不顺服的孩子,还有内心里那个不得反抗却又受伤的自己。也有些时候,我的杖带着幸灾乐祸的嘲笑,一面痛恨着愚蒙迷住了孩童的心,一面却好像一个被看穿了一切的母亲,掩饰不住里面的羞愧和失败,就恨恨地拿起那把杖。

我曾经以为自己每次拿起管教杖都是失败的时刻。难道不是因为孩子的反抗和不顺服才招致管教吗?难道不是因为苦口婆心的劝诫丝毫不奏效才走到这一步?但有一天我里面突然有个声音问我,你还记得你被神管教的时刻吗?是的,我记得。我记得自己落在情感的网罗里,挣扎着想用自己的方法逃避时,神管教了我。祂的管教出人意外的温柔,却在我所看见的每一句经文,每一次祷告,遇见的每一个人中深深地剖开我的骨与骨髓,心思和意念。直到我在降伏中完全没有他路可循。我也记得自己在对孩子的期待上一再觉得只要努力,将上佳的结果交在神手中就是好的,却在过程中悖逆神以自己取而代之。神也用我期待相反的结果管教我,让那急欲助长的鞭落在了我的心上,才方知自己是那艘失航的船。

神绝非因为走投无路、苦劝无果才将我管教,相反他说,凡所爱的,他必管教。他所管教的,是有福的。在爱的动机里,神给予了忍耐和接纳。即便知道罪蒙住了我的心眼,但那真正落下的管教之杖却是耶稣为我承担。他赐下的圣灵则开我的眼,为要叫我看见自己的悖逆,更要我看见那位因爱为我受苦害的耶稣基督。在他的管教中,我的悖逆连同我的伤害,我的期待都一并被更新。

被神赋予管教权柄的同样是有福的。因为我确信当管教之杖越过我的头顶时,有一双全能的眼察验着我。他辨明我每一次管教的动机,也体恤我每次执行后的软弱和自省。他知道我在严苛和溺爱之中的摇摆,甚至他没有单把我限制在完美之中,执行原本只有他才能完成的审判。他打破,又缠裹。他击伤,又用手医治。他管教我所带来的喜乐,帮助我在信心中去坚固那个被管教的孩子。

我今天还是时不时要举起管教的杖。有没有照着指示诵读尺上的经文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记得被神管教的时刻——帮助我适时地举起又放下。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