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nge众生相

IMG_20140512_205915398芝加哥似乎越过了春季,直接从冬季进入夏季。闷热的天气与还没有从冬天喘过气来的依旧光秃秃的枝头非常的不协调。图书馆的空调更是一如既往的不给力,只好移师转战礼拜堂楼下的研究生休息室,那个被官方成为Graduate Lounge的地方。由于礼拜堂除了早会之外一般无人、无电脑、无电器,所以空调一开就冷劲十足。每逢暑期,我就把这个地方当作自习室,甚至暑假的时候全家都跑到这里来睡午觉。暑期密集课程的时候由于图书馆关门早,更是要在这里奋战到晚上一两点钟才打道回府。

由于这里有长沙发,所以是那些在校内没有宿舍的同学们(或者像我一样节省电费的同学们)睡午觉的好地方。但是沙发有限,一共只有四张,所以大家似乎产生了某种默契,一个睡完起身后5分钟之内就会有另一个同学从另一扇门走进来接着睡。所以整个下午那几张沙发上都没有断过人,大家都默默的躺上去,一个小时后手机震动后默默离开,然后下一个人走进来又默默的躺上去,整个过程在我这个旁观者眼中就像一个睡眠治疗室。

偶尔也有带着孩子来这里休息的部分时间课程学生,父亲在打盹的时候,孩子往往快乐的从这扇门跑进去、那扇门跑出来,绕着休息室疯狂的打转,好像浑身的精力不发泄掉就不能回家似的。

休息室不是自修室,理论上可以讲话也可以打电话。

有两个看起来像是第一年的神学生观望了一番以后决定进来复习希腊文。他们打开课本,互相抽查对方单词,然后一起将(可能)要考的经文用希腊文轮流朗读并抽问对方时态、翻译和解经问题。睡觉的同学们继续打着均匀的小呼噜,自修的同学们带上了耳机,最后他们终于满意地合上了课本。

“Awesome!”一个说。

“We are super!”另一个说。

“No one can beat us!”那个回答道。

他们吹着口哨离开了休息室,我却想起了两年前,我也是和四个同学这样复习到深夜,然后去食堂吃免费的期末复习宵夜。

祝他们明天能够考个好成绩。

有一个黑人大妈,拖着一个旅行箱,口中念念有词的从一头穿到另一头,又穿回来。不知道是在背书呢,还是在用蓝牙耳机打电话,抑或就是在自言自语。

我想不用多年以后,我就会怀念在这个异国地下室里所度过的夏天和午夜。

3条评论

  1. Linda说道:

    我也在那里自习过,注意到有人在那睡觉,可是观察不仔细,没注意还有这么好玩的现象。我怀念那个地方。谢谢分享!

  2. emir说道:

    这些年平均一天的睡眠时间有多少?

    • hippy说道:

      暑假密集课程的时候大概晚上两点睡,其他时间都是正常7小时睡眠。只有一次赶论文赶到凌晨,那是我第一次写论文。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