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欧洲很多教堂的顶上不是十字架?

在温州拆除十字架的风波中,有人问说,欧洲很多教堂的顶上也不是十字架,为什么一定要在屋顶放十字架呢?的确,连我们三一福音神学院的礼拜堂屋顶上也不是十字架,而是一个风向标。欧洲很多其他教堂——只要是有一点历史的——屋顶上都不是十字架(至少不是那么明显),大多是一个公鸡+风向标,这是为什么呢?

有一种观点认为是马丁路德改教后占领了很多天主教堂,为了区分天主教与改革后的新教,路德将天主教的大教堂屋顶上的十字架换成了公鸡,以表明“宗教改革”给黑暗的中世纪带来黎明的曙光,这个教堂从此与天主教截然不同、彻底分离。

不过我今天从另一个教会的网页上看到更深入的解释。他们说,风向标和公鸡在教堂的屋顶上也有更深刻的属灵含义,表明基督教信仰的传承和宗教改革的精神。一方面,放公鸡是为了体现与当时天主教堂的差异(正如我前面所说),另一方面,公鸡也提醒基督徒不要拒绝基督,因为在太26中耶稣提醒彼得在鸡叫以先,彼得会三次不认主。

还有一个含义,是因为圣经中常常用“风”来比喻圣灵(在希伯来文和希腊文中都是同一个字)。所以公鸡+风向标是为了提醒人们黎明已经来到,要警醒、起来并准备好加入”圣灵“正在做工的战场,正如风向标指出风的方向一样,我们也要注意观察圣灵的工作。(我怀疑教堂屋顶上的风向标是不能转的,至少我从没看到我们的礼拜堂屋顶上的风向标转动过。)

维基百科进一步指出,在教堂屋顶放公鸡并不是宗教改革首创,教宗格利高里早就说过“公鸡是基督教最合适的标志”,因为他标志着“圣彼得”。在第九世纪的时候,教宗尼古拉斯命令公鸡和风向标必须放在教堂的屋顶上。直至今日,还有不少天主教堂用公鸡+风向标作为屋顶标志(例如这里)。

所以,我想一方面公鸡+风向标已经是基督教的标识,而路德等改教者使用了这个已经存在、众人能够理解的标识以示区分。

所以:

  1. 屋顶上的公鸡也好、十字架也好、风向标也好,都是基督教信仰的标志,而且是当地文化里面看到的人能够理解的标志;
  2. 无论是宗教改革还是教宗谕令,屋顶上放什么都是宗教团体自觉自愿、根据当地文化用来表现该建筑物宗教性用途的工具;
  3. 其目的都是表明信仰在社区作为公共存在的彰显,是信仰的标志。

最后,就温州拆十字架的问题,我想现在十字架已经不是关键了。正如很多人说,你可以拆掉外面的十字架不能拆掉基督徒心里面的十字架。但是我认为这里有一个正义的问题:第一,教堂建筑及十字架是信仰公共性表现的标志,拆除十字架就等于是要减弱(虽然无法消除)基督教信仰的公共性,政府强制挪走宗教标志无疑是侵犯宗教自由;第二,教堂建筑是私产,我在屋顶上放什么是我的权利,法无禁止皆为可行,这是一个物权的问题;第三,用行政命令拆除十字架这个行动本身无法可依,今天政府叫你拆十字架就拆十字架,下回就会叫你上缴奉献、解散教会,毫无法理依据。你至少先立个法规定“宗教建筑物不得在屋顶悬挂宗教标志”啊!他们连个形式主义都不给,直接赤膊上阵了。别说“法制国家”,连“法治国家”都不想做了。

2条评论

  1. jade说道:

    现在已经不是拆标的问题了,整个教堂被推倒了。

  2. Dicky说道:

    所以,他们肯定不会承认要拆十字架,而是咬定教堂违建。总之,整个过程毫无法律依据,乱的一塌糊涂。为这个乱哄哄的政府担忧,因为他们失去了上帝赋予的权威,什么都可能做得出来!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