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州永嘉三江教堂被拆除案中的不同基督徒观点

三江教堂案从被要求移除十字架开始,到主堂副楼全数拆除为止,历时一个月之多,吸引了海内外基督徒的注意力,乃至世界主流媒体的报道。尽管最后教堂被彻底拆除,但是中共政府的形象和信用也受到全面的质疑,乃至三自体系内部都出现了公开的不同声音。政大左同学硕士论文中所叙述的三自“统合主义危机”在温州首先得到了显露。我也观察到,在家庭教会公开、兴旺的地方,三自对底下堂会的控制也减弱,此非三自所愿也,而是三自不这样做堂会就没有活力,也就无法与家庭教会“竞争“。所以北京、温州等地部分三自堂会的自主、兴旺乃是拜家庭教会的公开化和复兴所赐,是“两会”无奈的放权。

我们可以看到一个机会:如果家庭教会体制健全、讲台解经教导纯正,摆脱“家长制”和“乱”的印象,是可以倒逼三自堂会的复兴,让堂会的教牧向两会提出挑战,而堂会的复兴将会倒逼两会的放权或者架空上面的两会。最终可能是两会的节节退让,也更可能发生类似“东南互保”时期的情形:基层两会、堂会或公开或暗地里与上级两会渐行渐远。

由于这次被拆除的是三自旗下的堂会,所以在我身边的朋友、网上的朋友当中也产生了不同的声音,还好他们之间没有彼此大骂,不然可就伤感情了。到底关键矛盾在哪里?基督徒怎么看待这个问题?我没有答案,但是我可以将我这个月所看的不同观点放在这里。中共执法时有意识的将拆除教堂、十字架、所谓“非法宗教场所”(也就是家庭教会的聚会点等)和大的“三拆一改”混在一起。你说他针对教会嘛,人家也义正词严;你说他不是针对教会嘛,那拆十字架、教堂不准亮灯又是怎么回事呢?

总的来说,基督徒当中有如下这些观点:

观点1:三江教堂是违章建筑,应该拆,基督徒要顺服政府。该观点以在三自的部分基督徒为主,也有一些被怀疑是“五毛”、“水军”,因为发帖内容几乎完全相同。(见范学德博客文章,和此文

观点2:三江教堂是违章建筑,但是政府的确选择性执法,且法律手续不全、不合程序。种种迹象表明,整个事件有借机打压、逼迫教会的嫌疑,也是政府粗暴执法、程序违法的典型作风。(见《拆除十字架运动中的法律问题》)

观点3:三江教堂确系违章建筑,但是有因在先(见政协网站相关文件信函),政府也先给予了肯定,接受、认可了违章。(据我所知,这种做法一直是温州的“潜规则”)现在出尔反尔,以更加违法的暴力手段拆除。基督徒保护教堂的做法,本质上是一个维护私产的行动,要从“公义”的角度看待这个问题,不一定是宗教迫害。但无论如何,基督徒应该支持三江教堂的维权,因为这是公义。(一些微博上的基督徒)。

观点4:三江教堂隶属于三自,这是一个让三自信徒看到三自的丑恶面目(浙江省两会的公开信真是猪一样的队友)、退出三自的好时机。所以教堂拆不拆不要紧,不要在乎这些地上的建筑物,认识三自真面目、做出抉择才是关键。(王怡牧师4月4日的微博)。

观点5:中共拆除十字架、家庭教会最后连三自教堂都要拆除,表明这是一个以温州为试点的信仰逼迫,针对的就是广义上的基督教,因为基督教发展太快给政权带来了威胁。所以这是一个争战,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声援浙江众教会。

在没有舆论自由、信息流通不畅通的社会里,我们要问自己几个问题:

  1. 我怎么知道我所获得的信息是客观、正确、全面的?
  2. 那些与我观点不同的基督徒,是不是知道我所不知道的信息?他们是不是不知道我知道而且相信的信息?
  3. 我是不是忽略了那些与我观点不同的基督徒所强调的重点?
  4. 如果只是着重点不同,是否可以搭配带出共同的行动或呼吁?例如:观点2、3、5都支持三江教会的维权,而观点2、3、4、5都支持追求更大的宗教自由。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