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所传的福音(3):传福音的借鉴

我的叔叔是一个对政治很感兴趣的人。在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他每次来我家吃饭都会在饭桌上跟我爸大谈政治秘闻,并神秘兮兮的从包里掏出一本不知哪个地摊上买来的中南海八卦文学。大学毕业后我就搬离杭州,从此未能有机会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与他谈论政治。某年春节回家过年,他突然跟我说他知道基督教是怎么回事了。我大惊,心中感谢上帝带领人跟他分享福音。结果他跟我大谈了一通三自、家庭教会的区分和中共如何镇压基督教。呃……说的是没错,可是这不是福音信息啊!

追问之下我才知道,在他住院疗伤的时候,有一群基督徒来病房为病人祷告。我叔叔是个十分健谈的人就跟传福音的弟兄聊上了,可能那位弟兄也难得碰到一位福音对象如此健谈,顿时大吐衷肠。吐衷肠的结果是我叔叔完全不记得福音的信息是什么,但是记住了三自、家庭、逼迫等跟政治有关的话题。

在我看来,有意传福音的柴玲姊妹也犯了同样的错误。柴玲的第二封公开信大体上包括了以下内容:(1) 她要为自己在《天安门》一片中的表现辩解,她要说明当时自己是在被误导的情况下接受了采访,也说出了自己不成熟的观点;(2) 她要从基督徒的角度分享自己现在的政治伦理,并反思基督徒学生领袖应该怎样参与政治运动;(3) 分享福音信息;(4) 鼓励丁子霖在接受基督之后饶恕仇敌;(5) 分享自己的见证。在一封一万汉字(包括拷贝粘贴的经文)的书信中包含如此之多的内容,结果就是每个信息都是点到为止。而在次序的编排上,显然为自己辩解和宣告自己的政治伦理占了首要的内容。而这两点却恰恰是对方所关心的。当这些内容出现在整封书信中时,(1)和(2)抓住了对方的眼球,而(3)~(5)基本上被忽略了,拷贝粘贴的经文被读者假设为支持(1)和(2)而有意无意的忽略了经文本身有何意义。我想如果柴玲可以把这封信拆分为几封,效果都会比现在要好一点。

去年时候,我的教会邀请了一位牧师来作为教会宣教年会的讲员,他是一位很有恩赐和激情的传道人。他讲的主题是要在家庭里不但开展家庭崇拜,还要有家庭门训。然而他在讲的时候,稍微批评了一下公立教育和教会学校,主张在家教育(Home Schooling),引起了在座家长们的一些意见。大多数华人基督徒都是把孩子送到公立学校,好一点的多花钱送到基督教学校,所以听到牧师如此批评他们的选择,自然是愤愤不平。在问答的时候,就有弟兄姊妹请他再多分享一下他在这方面的观点,在分享之前,他说了这么一段话:

在我说我的观点之前,我再强调一下我今天的信息是开展家庭门训。我知道你们对上哪个学校会更有兴趣,但是这不是我今天所要讲的重点。我是有我的观点,但我不希望我对基督教教育的观点干扰今天我要说的、已经说了的重点,就是开展家庭门训。所以我在讲我的观点之前,我先要跟你们确认,你们是否已经知道我今天的重点是什么,是否清楚我接下去要说的不是我要强调的,是应你们的要求回答的,我希望你们记住我的重点是要开展家庭门训,而不是送哪个学校。

这是个很有智慧的开场白。

我希望我们记住这些借鉴,如果你要传福音,就单单传福音,不要让别的议题干扰传福音,就像我们在接受“四律”培训时所听到的教导:单单传讲主耶稣基督并他钉十字架。是的,基督徒要饶恕、基督徒要有更新的政治伦理和天国视野,但那是新生命带来的,而不是在旧生命上叠加的。所以,不要心急,好吗?

3条评论

  1. jade说道:

    我在读柴玲的公开信的时候觉得很不舒服,虽然不怀疑她是基督里的姊妹,但是总觉得这封信写得不合适。感谢你的分享,我知道问题在哪里了。
    另外还想分享2点:
    1. 柴玲在公开信里努力劝勉别人“饶恕”的时候,我看到却是她对自己在学生运动中的错误有回避和辩解的嫌疑。要求别人饶恕以前要先求自己被饶恕,而自己被饶恕则需要无私地剖析和认罪。我想这也是大家诟病这封信的主要原因之一。
    2. 在网上我看到一个评论,大概意思是一个非基督徒对一个基督徒被神饶恕的理解,大概意思是“你做错事以后躲到一个信仰当中被神饶恕,从此卸下错误的重担,反转过来轻松地大谈饶恕,似乎不是基督教的本意”。虽然我知道我们的信仰确实是关乎饶恕的信仰,但看到这个评论的时候心里非常不是滋味,因为我们很多时候就是这样利用了神的饶恕。我想这也是她这封信不成功的原因之一。

  2. joe说道:

    那后来你叔叔呢?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