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告会

再从祷告会回来的路上,同学问我,“为什么牧师问大家有什么要代祷的时候大家都很沉默,没有人分享?”

“你也没分享呀。”我打了个哈哈。

“我以前分享的,但是大家都不分享,只有我一个人说,我也不好意思了。”他回答。

“我确实觉得没什么要代祷的……”我为自己辩护。

真的吗?不尽然,谁没有事情希望神帮助呢。我也有很多事情希望神的恩典,我有两篇论文要写、两个考试要考、七八本书要看;我的爸爸妈妈家人亲友还有很多没有信主的;我周日要讲道、主日学还没有备课……这些都可以成为代祷的内容,为什么我没有说呢?

一个原因是:祷告了很久了,说出来也于事无补,反而增加祷告会的时间。

第二个原因是:有些事情应该是我个人要去努力的(例如要把书看完),而且肯定是得自己做完的,难道基督徒祷告就可以少写论文少做作业吗?

但是自己反省,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不信。这里的不信包括两个方面:不相信神会在这些事上做工,也不相信与这个人群分享会获得同理心。前面提到的很多事情一直在我个人的祷告中,但是因为祷告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所以也灰心失望不愿意再带到祷告会去讲。另一方面,在不同的人群中人也会选择性的分享与这个人群有关的代祷事项。例如我会在教会的祷告会里分享跟教会事工有关的事情,也会分享父母信主等能够引起共鸣的事情,但是不太会分享神学院里的事情,也不太会分享我现在在机构和将来回国服事面临的挑战,因为分享这些事情都会需要费很多口舌去解释以免引起误解,还不如不说。但是在一群同龄的神学生或是传道人当中,我分享的代祷事项就会更多偏向事工和作业,因为我知道大家理解我在说什么。

但是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首先,祷告会有时间限制,每个人什么都分享肯定会吃掉祷告会过多的时间,使祷告匆匆过场;另一方面,神的家里不应该彼此信任,无话不谈的吗?

但是我知道不相信神听祷告(或者说不相信神会在某些特定的事情上会显出良善与恩慈)是肯定不对的。我相信神听祷告,我也相信神按着他的时间会将最美的赐给我们,可是很多事情对我来说似乎没有那么强烈的迫切感要像那个寡妇一样天天都在不义的官面前“情辞迫切的直求。”例如写论文看书做作业,我知道无论是否祷告,我都得摆上时间去做;还有例如父母信主,我知道很重要,可是不迫切,是不是我心中爱父母的心还太少、太自私呢?

太晚了,已经语无伦次了。以前写过一篇作业《祷告改变神的预旨吗?》,希望有机会整理一下再反思反思祷告的教义。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