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货

每次周末上整天的密集课程(就是从周五晚上上到周六晚饭的昏天黑地课),老师都会在课前祷告时特别纪念学生的配偶和子女,“因为我们要来这里学习神的话语、受装备服事教会,所以我们不得不将配偶和子女留在家中,无法尽丈夫或妻子的责任,求神怜悯和帮助他们,给他们力量和乐趣度过这一天。”每一次他这样祷告时,我就有一种内疚,因为我知道即便没有这个密集课程,我一样没有在家里陪他们。区别只是我在图书馆度过一天,还是在教室度过一天而已。这是一位很可爱的老师,虽然有时厌烦他的碎碎念(例如,他可以将同一件事情反过来复过去的讲上一个小时,有一次我问了一个问题,他足足讲了半个小时,让我都后悔问问题了),但又感到他长者的拳拳之心。有一次上课到晚上,外面是摄氏零下近30度,他就在下课时将我们按停车场的位置编好队(没错,像我们小学时的路队一样),说如果一个人的车打不起来了别人可以帮助他。结果有一位同学停在一个满偏僻的地方,没有人跟他同组,这位老师就说“我陪你走一趟吧,等你把车打起来我再走。”

不过我知道我的小崽今天不会无聊,因为我在eBay上给他买了一个乐高消防直升机,够他乐此不疲大半天的。果然,中午休息回到家时,他才搭了大半个,到下午才搭完。晚饭后不想再看书了,遂全家去沃尔玛买了些必需品(其实初衷只是想买两个水槽的下水,家里的坏了),然后去了我最爱的商店ROSS,意外的在清仓区找到了两条适合我尺寸的裤子(这有多难啊,谁瘦谁知道),小崽也发现了一个玩具小车五件套,遂精疲力尽(我有个奇怪的毛病,但我相信所有男人都有,那就是一到商店走几步就会觉得特别累)回家。

ROSS是一家专门卖换季、断码、清仓商品的商店,我说它是我的最爱,是因为我总能在里面发现一些惊喜,往往都是名牌、尺码合适,价格只有Outlet的四分之一甚至五分之一。我曾经在这里发现过20刀的Rockport的皮鞋、十美元的名牌牛仔裤,甚至有一次还发现了一双GoreTex面V底的Timberland登山鞋——只需30多美元——可惜尺码不合我。发现这家店也是个巧合:第二次去西雅图出差时,住的旅馆旁边不远就有一家ROSS。当时汇率是1:8,在没有克服乘以八的恐惧时,哪儿都不敢去。猛然发现ROSS卖的都是名牌而且价格极其低廉,顿时狂喜,买了无数内裤袜子回中国赠予亲友(即便乘以八也只买得起这些),当然当时对名牌鞋子牛仔裤还没有知识,袜子内裤上的CK、PUMA、REEBOK还是认识的。说出来不怕笑话——当时买的袜子现在还没用光,都七八年了。

给小崽买的消防直升机也是折扣货,价格仅是中国亚马逊的四分之一。我是上课无聊时才发现这货在中国亚马逊居然卖到人民币近500元,夸张啊夸张,顿时萌生了带回去卖掉的心。但是转念一想,挂淘宝卖的掉吗?谁会特意为自己孩子买旧玩具啊?这一点是我觉得中美价值观的一个重大差异。在美国这几年,我买进卖出玩的不亦乐乎。读的所有教材,要么是电子书,要么是上买的旧书或是图书馆借的——除非有的旧书的价格接近新书,而且看完后觉得不值得带回中国的都可以挂亚马逊卖掉。卖不掉的书,还可以插个价格信封放在学校礼堂的楼下,看到的学生如果有意就会直接把钱放在信封里丢到学校收发室去。除了亚马逊可以买到旧书,我常常光顾找书的旧书店还有eBay、abebooks,以及实体店HBP(Half Price Bookstore),据说芝加哥大学和西北大学附近有很多旧书店可惜无缘结识。至于卖书,还是挂亚马逊卖的掉,因为逛eBay的大多是来找电子垃圾的,买书的少。HBP也收购旧书,不过给的价格都是几毛钱一本,除非量大而且走投无路否则不会去卖给他。除了书以外,我的电子玩意儿在eBay上卖掉的也不少。

除了买书之处以外,像ROSS这样的积压商品调剂店、像每个小镇都有的Goodwill二手物品店比比皆是,也是妻子和一些师母们喜欢的场所。记得刚来这里认识一位长老会的牧师,第一次去他家做客时师母就拉着妻子的手推荐起此地的二手商店来。神学院里也有一处神学生们调剂物品的地方,可以免费拿东西,不要的也可以送过去。有时候也可以在救世军的物资商店里找到不错的二手衣服。

曾和妻子讨论过,像美国一样,教会接收弟兄姊妹捐赠的二手物资,消毒清洁后辟出一点空间来免费供应给有需要的群体,或是像救世军一样专门开展一项独立事工,低价销售与免费赠送结合,不知是否行得通。中国的二手交易市场不活跃,是因为面子问题,还是天性喜欢新货使然?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