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05近况分享

亲爱的主内家人,

谢谢你的祷告、支持和神的恩典。我天天登录教务系统的网站查询自己的成绩,其他科目的成绩都出来了而且都还不错,甚至我原来很担心的护教学也得了A,但是我最担心的希伯来文II和系统神学II的成绩还没有出来,给老师发信也没有回音。上次说过,希伯来文的成绩决定我是否能进入希伯来文解经课程,进而决定是否能如期在明年夏天完成学业。请继续为此祷告。谢谢!

虽然还在等成绩,我也没闲着。我自学了一门一个学分的教会体制(Polity)课程,选择的是心仪已久的长老会,读了五六本有关长老会历史、体制和体制比较方面的书籍(书单在此)。我的焦点放在两个方面:第一,美国长老会体制中的很多做法有哪些是来自圣经的直接教导,哪些是来自文化、历史和传统的回应;第二,在城市家庭教会中面临哪些困难。我欣赏长老会体制中一些具有圣经直接支持的部分,例如多位长老的集体领导、众教会之间的连结、彼此负责和服从高阶的教会议会等原则;但是对区分“教导长老”和“治理长老”两种职位我仍持保留态度,因为我认为相关经文(提前5:17)更多的是指出恩赐的多少不同,而非分别两种职位,而且长老的重要恩赐是“善于教导”(提前3:2),帖前5:12指出教会领袖都有教导和治理的职责,而不是说有一种长老只管教导,另一种长老只管治理。

在美国教会历史中提到长老会和浸信会中都有欣赏和采纳对方的教会治理立场的牧师和神学家,这些人被称为Presbygationlist,我想我大概就属于这种人吧。在城市家庭教会中,我觉得比较困难的就在于领袖的培养,按众长老平权治会的要求和圣经的命令,平信徒长老要有成熟的属灵品格、强烈的事奉和奉献心志,整全的圣经知识,还要有教导的恩赐,在以第一代基督徒为主的年轻城市家庭教会中能有一个就很难得,何况多位(一般家庭教会也就30~60人)。而拔苗助长的让一些还不够成熟的肢体成为领袖,结果必定是很不乐观的,徒然增加带领团队的张力和矛盾。辅导我学习这门课程的是福音长老会(EPC)的一位牧师,他有二十多年的服事经验,也给了我很多细心的指导和讨论,对我很有帮助。

评论已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