侬好,张阿姨

四点三十分,解冻的鸡丁无力地躺在水槽里,即便空气中的热量在它们身上发生了奇妙的震荡,它们仍保持着僵硬的姿态,聚拢在一起,只是没了起初凝结的力量。我的孩子和丈夫将在30分钟后陆续踏进家门,眼看着手机买菜已赶不上配送,我匆匆奔向了菜场。
“拿五块香干,再来一盒老豆腐。””小姑娘,交关辰光么来了嘛。”胖阿姨嗔怪地对我说。手上的动作迟缓得让人着急。“五块香干?”在她的再次确认中,我才注意到那张原本馒头似的圆脸越发涨开去,像发过了头的面团,透出了皮下酱紫的面色。她陷在一尺见方的摊位里,一下子把豆腐、半成品包子、豆浆、腐皮、烤麸都挤开了,杂乱地堆在摊位上。看来这一日没什么生意,进的货卖不出去,就只好一日日堆着。冷柜里塞不下了,自然往摊位上堆。”最近在网上买得多“,我不好意思地说,”有时在外面或者不想出门,就手机上买点算了“。”是呀,你们年轻人都喜欢在网上买菜,我这里的生意越来越差了“。胖阿姨说着说着声音却小了起来, 原本嘈杂的菜场冷清得随便说句话,整层都听得清清楚楚。隔壁的菜贩肉贩们看似都在低头看着手机,其实顾客一进楼层,大家的眼睛都紧紧盯着,等着你在摊位前站定,方移了眼。而这会儿,每个人都竖着耳朵有意无意地听着。

阅读详细 »

起来建造你的关系——读绘本《花园墙》

大雪山的山谷里峦霭浮浮,林铺翠湿,一对正值妙龄的少年少女因为一个梦想,携手建造了一个带围墙的花园。 经历了各样艰辛和挑战的他们,在建造的友谊中发现对方就是自己等候的良人。两人决定在自己建造的花园中缔结婚约,关上属于他们的花园之门。

初看绘本《花园墙》这乌托邦的设定,绝大部分人会震惊于作者极度保守传统的婚姻观:一男一女,一生一世,早恋早婚。包容不伦的情感,逃避现实的艰辛,寻求刺激和自我个性才是这一代人的标签,二次元的少男少女们早把玩过摇滚,听过重金属,穿过朋克的上一代剔除在异世界门外,谁还敢用保守、传统去贴近这群“选择自由”的幸运儿呢?也许正因为如此,《花园墙》这本不足三十页绘本的出版足显勇气,它不是堂吉诃德的长矛,指向这世代的风标,也不是卫道士建立的贞节牌坊,意欲摧毁异世界的次元壁。相反,它藉着一个寓言故事中向我们展示了一个真正的“异世界”,当人成为神的建造者时,他们的渴望将被满足,生命将被塑造,关系将被保护,而提供保护供应的正是那对主人公建造的墙。

阅读详细 »

跟着盲人弟兄姐妹去旅行

按:我有幸受邀陪伴上海盲人教会的弟兄姐妹参加雅歌旅行社组织的信仰文化之旅(上海站),不仅了解了上海这个城市中散落的信仰文化,也在这些盲人弟兄姐妹的身上看到了福音的大能。参观路线为:徐家汇的土山湾博物馆——徐光启公园——徐汇天主教堂——犹太人纪念馆。本文原刊登在雅歌旅行社的公众号上,因为众所周知的原因刊登一天后被删。此文也特地请莎莎姐妹录了音,特此感谢!

阅读详细 »

别让你箭袋中的利箭成了随时爆炸的火箭——读《培育男孩》

最近因为出版社的需要,写了几篇书评。写完了才发觉自己根本不会写书评,充其量只能算读后感罢了。几篇给出去的稿子不知什么时候能发表,就暂且存在这片自留地里。如果你读后有什么建议、想法,也欢迎在后台留言,帮助我成长。

马斯克创造人类航天新壮举!空中炸毁火箭,然后成功实现载人舱逃逸_凤凰网
阅读详细 »

《子女心,父母情——牧养孩子的心》书评

在一个陪伴才是孩子健康成长王道的世代,凭心而论,没有人敢说这届父母不行,无论从文化程度还是陪伴时间上,从知识的学习能力还是家庭成员的参与上,这届父母都要优于往届。根据中国少儿基金会联合北师大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家长的民主意识、科学意识有了明显提高;家庭教育科学观念与方法的传播更加有效和多样化;家长更加注重儿童成长的全面性,特别是儿童健康人格的培养;家长的学习热情持续高涨;注重科学陪伴;关注亲子阅读;父亲参与度有所提高。其中68.37%的家长表示对待孩子时愿意选择“理解、信任和欣赏孩子”。

但报告同时显示,87%左右的家长承认自己有过焦虑情绪,其中近20%有中度焦虑,近7%有严重焦虑。这些焦虑并不会伴随着硬核父母的自我求生、夫妻协作而消解,相反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在升学择校和同侪比较的压力下,焦虑似瘟疫般传染给家庭中的每个人。很多家庭以为这是一场教育资源的争夺战,他们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们在各类教育产品中冲锋陷阵,或许能获得成功收获喝彩,却也成了依附于教育产品、鸡娃指南、名校攻略的人,娃能不能优秀成了这届父母能不能幸福的源头。那什么才能让陪伴中日益焦虑的心止渴,什么才能让中年人的幸福不被娃捆绑呢?什么才能让教养儿女的目标不被放逐在世俗消费文化的荒原里呢?

阅读详细 »

雪夜珍宝——读《我爱吕西安》

十一岁的儿子奋力而快速地蹬着地面,上半身紧贴着滑板车的龙头,当初速度达到理想状态时,他像一只瞄准猎物的鹰隼飞驰而去。伴着呼啸而来的风声,滑道上的孩子们还来不及躲闪,他却早已与他们擦肩而过。观看这一切的老母亲忍不住叫停他的“猎捕“行动,建议他换上轮滑,好在这双挤脚的轮滑易手前物尽其用。而私底下我却害怕他的横冲直撞酿成灾祸。在我三番五次的建议直至命令后,儿子一屁股坐在了离我几尺外的台阶上,沮丧地看着我,”你可以不要管我吗?“ 这种陌生却频繁出现的对质让我们之间原本亲密依存的爱变得混乱和脆弱。我不明白那个原本顺服、常乐于询问我的意见,接受关心的男孩哪去了,而他也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总在他”做自己“、最快乐的时候用其他的指令打断他,改变他的计划。聪明而有经验的读者看到这里也许会提醒我,这是青春期必经的磨合。确实,在孩子身体的第二性征还未出现时,心灵的成长已昭然可见。它打破了幼年时”我需要,你给予“的爱的模式,在孩子”不要管我“却不知去往何方的迷茫中,挑战做父母的我们和孩子们一同探索爱的新疆界。尤金·毕德生说,”正如婴儿是神赐给年轻父母的礼物,青少年是神给中年父母亲的礼物。青少年在我们步入中年时‘出生’在我们的生命里。……所有现实中已经变得陈腐、老旧的事物,突然间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眼前,命令我们回应,要求我们参与。“(摘自《清晨的甘露,p 3-4》)

阅读详细 »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要听命于一群既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不爱这群百姓的气势汹汹的外地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国旗扔进海里、或者喷涂国徽就成了“丧心病狂的暴徒”,甚至愿意为此悬赏百万?而对拿着棍棒打人的黑社会人士却视而不见?难道一块布、一个标记,比人的生命、安全和自由还要重要吗?

我不明白,连最不想对公共议题发表看法的各大保守宗派、神学院和基督教机构都已经表示谴责当局在激化矛盾,并呼吁当局面对问题,那些既不住在这块土地上、又不是当事人的基督徒有什么自信认为自己对整件事情的认知比当地的弟兄姊妹要更有洞见?

我不明白,为什么十字架被拆毁、教会被逼迫、同龄人被被毒打侮辱,并没有看到很多基督徒愤怒;但是代表那逼迫教会势力的旗帜和标志被毁损,他们却如丧考妣、视另一方基督徒为寇仇?他们究竟爱谁、看重谁?

我不明白,只看单方面信息的人,为什么不动一根手指头去想想为什么相反意见——无论有多温和——一出现就被删除、被举报,甚至连链接都点不开?

我不明白,为什么意见不同就要使用强权来让人闭嘴?

我不明白,那些声称爱国的人,究竟爱的是政府、土地、还是人民?是爱自己想要看到的国,还是爱当权者勾画的国,或者还是真的爱这国中一个一个的百姓?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敲一下

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常常有这一幕:上完课,几个学生拿着U盘道讲台前面来对我说:“老师,给我敲一下。”

刚开始摸不着头脑,心想“你是叫我用你的U盘敲你的头吗?”

原来他们是在要我把上课的PPT复制到它们的U盘里,“敲”的来源是这样的:

复制 –> 意译到英文“copy” –> 音译回中文“拷贝” –> 简化为上海话的“拷” –> 意译为普通话的“敲” –> 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