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礼以基督为中心的九个提醒

第一,从来没有“史上最棒的婚礼”,这种设计婚礼的初衷只会让你们偏离福音这一中心,并变得骄傲、自义和以自我为中心。史上最棒的婚礼是基督将要迎娶他的新妇——教会,史上最棒的新郎是基督自己。

  • 很少有人会在结婚后再去回顾自己的结婚录影,连婚礼照片都不太会去看。
  • 婚礼上的窘迫和紧张在婚后会被迅速遗忘——无论是被你自己、你的亲人还是朋友。
  • 婚礼上的满足和骄傲(或是预备婚礼时的完美主义)却有可能在参加别人婚礼时涌进自己脑海,拦阻你为他人的喜乐而喜乐。
  • 预备婚礼过程中的高度自我中心会给你与别人、与父母的关系,乃至让你与地方教会的关系受到伤害,这种伤害可能需要相当长的时间才能恢复。
  • 正如我们不应该把婚姻当作偶像和满足,我们也不应该让婚礼成为偶像和满足,不要让婚礼的预备捆绑你。相比较而言,预备婚姻更加重要。

阅读详细 »

书评:《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

Catherine Parks; Linda Strode. 《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A Christ Centered Wedding: Rejoicing in the Gospel on Your Big Day),B&H Publishing Group, 2014. 256页.

在我们的生命中,有两次机会是神特别赐给我们、使我们能够公开地向我们的家庭、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同事见证和传扬福音的:婚礼和葬礼。无论是婚礼还是葬礼,都能见证神在他儿女的生命中所赐下的恩典,然而只有在婚礼的时候我们自己也能在场。

这是《以基督为中心的婚礼》一书在前言里所指出的,婚礼在上帝眼中、在我们的生命中,以及在我们所处的教会社群、各种社会关系中的独特地位:如果没有特别糟糕的事情发生,婚礼是一生中唯一一次你的朋友、家人、同事单单为着你的缘故、在你活着的时候聚集在一起,得以看到福音、听到福音、甚至领受福音的机会。所以,我们如何看待婚礼就极为重要。

阅读详细 »

谁授权你代表基督?

《教会成员制》,[美] 约拿单·李曼 著,徐震宇 译,九标志中文事工 出版。中文简体版下载网址:http://cn.9marks.org/toolkit/church_membership_leeman/

大多数教会都会教导他的会众要委身教会,大多数基督徒可能也会同意他们应该委身地加入一个基督徒团体,可是为什么?有直接的圣经依据吗?

在《四个属灵的原则》这一被广泛使用的传福音小册子里,这一原则是这样被表达的:

希伯来书10:25教训我们:「不可停止聚会……。」几根木材一起燃烧就光热倍增,若将一根抽出,放在一旁,热火就会熄灭。你和其他基督徒的关系也是一样。如果你尚未加入教会,不必等人邀请,请主动参加附近的一个教会。从这个星期开始,按时参加教会的聚会。

所以,基督徒参加一间地方教会,是因为(1)圣经的命令,(2)为了维持自己的信仰。如果单单从这一理由出发,基督徒似乎并不需要加入教会,任何一个小组、团契乃至两三个基督徒私下的聚会都能够满足圣经所说“不可停止聚会”的命令,亦能帮助参与者的信仰生活。基督徒也无需委身任何一个团体,只要他/她没有停止聚会,从他/她所参加的聚会中受益,又何必捆绑在一个团体中,而无法从其他团体的良好资源中受益呢?

阅读详细 »

推荐:《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

《山雨·富能仁传》,[英] 艾琳•克蕾斯曼(著),团结出版社(2014),264页。

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与傈僳族基督徒接触,是去怒江旅游徒步的时候,恰巧在卧铺大巴上遇见一位傈僳族传道人。下车的时候,他盛情邀请我们去他家里做客,虽然我们婉拒了他的好意,并继续我们的旅行计划。可是他不断地给我们发短信坚持他的邀请,最后我们终于决定改变计划,在返回六库的中途在他家住一夜。

那是一个难以忘记的经历,我们需要一个一个滑溜索过怒江,沿着几近五十度的陡坡走之字形迂回的小路上山。每一次问他还有多久,他都指着远处隐隐的白点告诉我们说:“就快到了。”事实是,我们走了五个小时才到,抵达的时候几乎用上四肢,望着山下小虫般的汽车担忧明天能不能按时下山赶上去保山的大巴。

然而晚上是振奋人心的。弟兄只要敲钟,全村人都会聚集、唱诗、读经,听道。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憨厚温暖的笑容。我忽然有点羡慕起在这些人当中服事的传道人来,他们一定不用面对汉族人当中的那些“江湖”和“政治”吧?这些人这么憨厚、这么追求,当初在这里植堂宣教一定是一个愉快的经历吧?

阅读详细 »

推荐:《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

《健康的教会成员》,安泰博(著)/恩典合一教会(译),九标志中文事工(2014),112页。电子书合法下载点此

“教会有没有考虑过开展……事工?”

“教会有没有计划向……传福音?”

“教会为什么不……?”

在省略号处你可以填入很多不同的选择。无论在芝加哥、华盛顿还是上海,类似的问题从未停止过进入我的耳朵。

问题在于,当一个基督徒问出这个问题时,他心目中的“教会”是谁?圣经中的“教会”又是指谁?在一般情况下,上述问题中的“教会”其实指的是教会的领袖(牧师、长老或者所谓“同工团队”),而圣经中的“教会”则指的是全体会众。

在《健康的教会成员》一书中,安泰博牧师指出:

地方教会的健康取决于她的成员健康与否:教会的成员是否愿意省察自己的内心、校正他们的想法,并且参与到事工里面去。

阅读详细 »

推荐:《认识圣经》,史哲罗(著)

《认识圣经》,史哲罗(著)/张百合(译),改革宗经典出版社(2010),123页。

“这个问题在基督教界本来就有很多观点。”

这句话几乎是所有圣经学习的终结符。当组员们说出这句话时,这意味着他们厌倦了对这段经文或是这个观点的讨论;当组长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这意味着他试图给出一个总结并转向下一个讨论点。

作为一个传道人,在试图想要澄清某一个观念,或是想要引导会众在充满迷雾的森林中寻找一个清楚明确的圣经立场时或作出某些实践决定时(例如,姊妹是否可以教导),有时也会听到会众当中有人如是说。言下之意是:反正前辈们已经做了很多探索,他们仍然有很多不同的观点,他们也都比我们要更明白圣经,那我们何必重复纠结呢?何必费事呢?为什么不选一个对大家都能接受的观点呢?

“我尊重每个宗派都有自己的领受。”

当我试图和一个传道人探讨婴儿洗礼问题时(我决没有试图说服他接受唯独信而受洗的意图),他匆匆忙忙地下了一个结论。这看似谦卑的回答让我一下子张口结舌又无从说起。

阅读详细 »

和孩子谈论罪

giraffe

早晨的天空多少带着昨夜西风刮过后的僵硬,雾霾轻扑其上,粉饰得恰到好处。从高处望去,那一点蓝色勾勒的眼影已经够了,足以有心情在早餐桌上谈论接下去的行程而不至失了胃口。小崽在高椅上大口嚼着面包,早餐的胃口总是不差的。

“我们要坐高铁去杭州看爷爷奶奶了,我真高兴。”也许坐高铁本身比见到谁更来得高兴,我仍为他能表达对家人的情感感到欣慰,“你还会见到好久不见的表哥,你们可以一起玩了。”我进一步帮助他回忆那些长年不见的亲戚们。“我们住在爷爷奶奶家吗?”小崽关心地问。“是啊,不过爷爷生病了,而且他还没有相信主耶稣。”游学在外时,子欲侍而亲不待的个中滋味如今归来时嚼在嘴中更是五味杂陈,因此孩子也常常在我们的祷告里品到那一味焦虑。“那爷爷如果不相信的话,是不是会下地狱。”“没错,在神所命定的生命年岁里,如果我们一再拒绝福音,结果就是地狱里永远的刑罚。那你相信吗?”孩子自然地点了点头。这种经过儿童主日学长期熏陶并基督教家庭影响下所流露的单纯并未让我释然。“你相信什么呢?”  “相信主耶稣爱我。” “还有呢?“孩子显然不明白我到底在追问什么。”除了相信主耶稣爱你外,你也要承认自己犯了罪得罪神,只有神能赦免你的罪,并且要离开罪。” “什么是罪呢?”孩子认真地问。

阅读详细 »

如果手贱没有保存文件的话……

首先,请不要嘲笑我曾经身为某司员工居然不知道这个!

手贱的人到处都有,过去曾经告诉别人:“没救了,谁叫你不保存!”

没想到自己也有那么一天……

pic1

阅读详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