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你箭袋中的利箭成了随时爆炸的火箭——读《培育男孩》

最近因为出版社的需要,写了几篇书评。写完了才发觉自己根本不会写书评,充其量只能算读后感罢了。几篇给出去的稿子不知什么时候能发表,就暂且存在这片自留地里。如果你读后有什么建议、想法,也欢迎在后台留言,帮助我成长。

马斯克创造人类航天新壮举!空中炸毁火箭,然后成功实现载人舱逃逸_凤凰网
阅读详细 »

《子女心,父母情——牧养孩子的心》书评

在一个陪伴才是孩子健康成长王道的世代,凭心而论,没有人敢说这届父母不行,无论从文化程度还是陪伴时间上,从知识的学习能力还是家庭成员的参与上,这届父母都要优于往届。根据中国少儿基金会联合北师大家庭教育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中国亲子教育现状调查报告》显示,家长的民主意识、科学意识有了明显提高;家庭教育科学观念与方法的传播更加有效和多样化;家长更加注重儿童成长的全面性,特别是儿童健康人格的培养;家长的学习热情持续高涨;注重科学陪伴;关注亲子阅读;父亲参与度有所提高。其中68.37%的家长表示对待孩子时愿意选择“理解、信任和欣赏孩子”。

但报告同时显示,87%左右的家长承认自己有过焦虑情绪,其中近20%有中度焦虑,近7%有严重焦虑。这些焦虑并不会伴随着硬核父母的自我求生、夫妻协作而消解,相反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在升学择校和同侪比较的压力下,焦虑似瘟疫般传染给家庭中的每个人。很多家庭以为这是一场教育资源的争夺战,他们毫不犹豫地带着孩子们在各类教育产品中冲锋陷阵,或许能获得成功收获喝彩,却也成了依附于教育产品、鸡娃指南、名校攻略的人,娃能不能优秀成了这届父母能不能幸福的源头。那什么才能让陪伴中日益焦虑的心止渴,什么才能让中年人的幸福不被娃捆绑呢?什么才能让教养儿女的目标不被放逐在世俗消费文化的荒原里呢?

阅读详细 »

雪夜珍宝——读《我爱吕西安》

十一岁的儿子奋力而快速地蹬着地面,上半身紧贴着滑板车的龙头,当初速度达到理想状态时,他像一只瞄准猎物的鹰隼飞驰而去。伴着呼啸而来的风声,滑道上的孩子们还来不及躲闪,他却早已与他们擦肩而过。观看这一切的老母亲忍不住叫停他的“猎捕“行动,建议他换上轮滑,好在这双挤脚的轮滑易手前物尽其用。而私底下我却害怕他的横冲直撞酿成灾祸。在我三番五次的建议直至命令后,儿子一屁股坐在了离我几尺外的台阶上,沮丧地看着我,”你可以不要管我吗?“ 这种陌生却频繁出现的对质让我们之间原本亲密依存的爱变得混乱和脆弱。我不明白那个原本顺服、常乐于询问我的意见,接受关心的男孩哪去了,而他也不明白父母为什么总在他”做自己“、最快乐的时候用其他的指令打断他,改变他的计划。聪明而有经验的读者看到这里也许会提醒我,这是青春期必经的磨合。确实,在孩子身体的第二性征还未出现时,心灵的成长已昭然可见。它打破了幼年时”我需要,你给予“的爱的模式,在孩子”不要管我“却不知去往何方的迷茫中,挑战做父母的我们和孩子们一同探索爱的新疆界。尤金·毕德生说,”正如婴儿是神赐给年轻父母的礼物,青少年是神给中年父母亲的礼物。青少年在我们步入中年时‘出生’在我们的生命里。……所有现实中已经变得陈腐、老旧的事物,突然间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我们眼前,命令我们回应,要求我们参与。“(摘自《清晨的甘露,p 3-4》)

阅读详细 »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地区、一个城市乃至一个国家的人民不能自己决定自己的命运,而要听命于一群既不生活在这片土地上、也不爱这群百姓的气势汹汹的外地人?

我不明白,为什么把国旗扔进海里、或者喷涂国徽就成了“丧心病狂的暴徒”,甚至愿意为此悬赏百万?而对拿着棍棒打人的黑社会人士却视而不见?难道一块布、一个标记,比人的生命、安全和自由还要重要吗?

我不明白,连最不想对公共议题发表看法的各大保守宗派、神学院和基督教机构都已经表示谴责当局在激化矛盾,并呼吁当局面对问题,那些既不住在这块土地上、又不是当事人的基督徒有什么自信认为自己对整件事情的认知比当地的弟兄姊妹要更有洞见?

我不明白,为什么十字架被拆毁、教会被逼迫、同龄人被被毒打侮辱,并没有看到很多基督徒愤怒;但是代表那逼迫教会势力的旗帜和标志被毁损,他们却如丧考妣、视另一方基督徒为寇仇?他们究竟爱谁、看重谁?

我不明白,只看单方面信息的人,为什么不动一根手指头去想想为什么相反意见——无论有多温和——一出现就被删除、被举报,甚至连链接都点不开?

我不明白,为什么意见不同就要使用强权来让人闭嘴?

我不明白,那些声称爱国的人,究竟爱的是政府、土地、还是人民?是爱自己想要看到的国,还是爱当权者勾画的国,或者还是真的爱这国中一个一个的百姓?

我不明白,这是为什么?

敲一下

在学校当老师的时候,常常有这一幕:上完课,几个学生拿着U盘道讲台前面来对我说:“老师,给我敲一下。”

刚开始摸不着头脑,心想“你是叫我用你的U盘敲你的头吗?”

原来他们是在要我把上课的PPT复制到它们的U盘里,“敲”的来源是这样的:

复制 –> 意译到英文“copy” –> 音译回中文“拷贝” –> 简化为上海话的“拷” –> 意译为普通话的“敲” –> 敲

糗事005:零陵路历险记

WeChat Image_20171124172426

首先,我在闲鱼上卖掉了一对音箱。

其次,为了发这对音箱,我在淘宝上买了气泡膜和纸板箱,由于双十一,等了三天才收到。

第三,呼唤快递,快递来了以后觉得体积太大(60厘米立方体),要我发物流。

第四,呼唤物流,物流表示太晚了没有车可以派出来取件。叫我自己送去营业部。 阅读详细 »

上去得那地,你足能得胜| 写给即将生产的姐妹们

现代社会给了女性很多的机会和自由,尤其在这样一个快节奏的商业社会中,我们几乎很难一眼看出一位女性的身份。她们手上有着精巧的戒指,却可能仍然单身;她们身材轻盈面容稚嫩,身边却可能跟着几个孩子;她们尽可能地把自己掩藏在各种面具后,面无表情地在你身旁翻阅着手机,让你不敢随意揣测。但一位有身孕的女性却总能在人群中吸引你的注意,你一眼就看出她即将成为母亲,忍不住为她浮想联翩。看她肚子的大小,猜测着她腹中宝宝的月份,从她疲惫的表情里和她一同期待宝宝早日降生,又或在她习惯地将手护住肚子时,为她做母亲的这份神圣而快乐。就如她日益鼓起的肚子所启示的,她不仅将拥有一个新的身份,也将踏向一片未知之地。你可能正是站在这片未知之地的边界上那位,心中有焦虑,有恐惧,有快乐,也有盼望。这不竟让我想起千百年前同样站在一片未知之地前的以色列先祖,经过将近两年的旷野流浪,耶和华神带领他们来到了巴兰的旷野,距离他们不远的就是被耶和华神称为“流奶与蜜”的应许之地。神清楚地告诉他们,我要领你进入要得为业之地,赶出那地的国民,因为我拣选了你,并且专爱你。

阅读详细 »

教会论的排列组合

Inhabitatio Dei网站上,作者Halden提供了对教会论的四种非常概括的分类:

高派教会 High Church Ecclesiology

这一派的基督徒极度推崇教会历史和教会传统,强调教会的崇拜礼仪和圣礼的超越性。他们往往是用主教制或长老制来组织教会,建立一个主教团体/长老区会及总会的教会间层级架构。他们强调救恩与教会的成员制、和参与圣礼的紧密关联。这一派的基督徒大多支持婴儿洗礼,并且主张婴儿洗礼与进入信心的团体有紧密的联系。

低派教会 Low Church Ecclesiology

低派教会一般情况下对历史和传统持质疑的态度,强调讲道——而不是圣礼和敬拜礼仪——是教会的核心事工、圣经是教会的最高权威。低派教会往往是以会众制的方式进行治理的(即会众选立他们的长老们来带领教会)。低派教会强调救恩是透过信靠基督和相信基督的代赎而来。低派教会在洗礼问题上大多持有信而受洗的观点,相信救恩、洗礼以及在信仰共同体中的生活是紧密关联的。

阅读详细 »